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五百三十四章 還有什麼話說

第兩千五百三十四章 還有什麼話說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這紅衣少女,一看是那種被嬌生慣養壞了的大勢力的小姐,雖然實力不俗,但實戰經驗卻是少的可憐,此刻憤怒之下,出手更是毫無章法,只曉得胡亂揮動軟鞭,根本沒發揮出自身的全部實力。,..

張若惜儘管也沒參與過多少爭鬥,可在紫岳城那二十多天的時間內,她每天都在擂台上與人生死之斗,經驗比起紅衣少女自然要豐富的多。

所以兩人這悠一交手,局面便呈現出一邊倒的趨勢,紅衣少女徹底被壓制。

砰砰砰

爆響之聲不斷傳出,張若惜的兩隻手化為殘影,不斷地朝紅衣少女身上招呼,每一擊都讓她踉蹌後退,反倒是她的攻擊,被張若惜輕鬆避開。

不過即便在一瞬間吃了幾十掌,這紅衣少女也是沒受半點傷,一身狠戾的氣息絲毫不減,只是這般打法讓她極為憤怒,口中哇哇大叫,俏臉扭曲,一副要吃人的樣子。

「防禦帝寶」楊開眼帘微縮,總算看明白紅衣少女為何沒有受傷了。

因為張若惜每一擊打過去,這紅衣少女身上都會閃過一道微光,將張若惜的攻擊全部化解,根本不會傷她分毫。

能有如此強大的防禦能力,絕對是防禦帝寶無疑。

這紅衣少女身上絕對是穿了寶甲

帝寶難得,防禦帝寶更是珍貴至極,能有一件防禦帝寶傍身,這紅衣少女果然來頭不小。

「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紅衣少女雖然沒有受傷,但被張若惜打的狼狽不堪,不斷地往後退去,口中還惡狠狠地叫嚷。

可打了一陣,她發現自己竟完全不是張若惜的對手。頓時嘶叫起來:「符老還不出手殺了她」

符老此刻也是有苦說不出,他剛才被楊開神魂反制,雖然受傷不嚴重。但在楊開虎視眈眈的注視下,也不敢輕舉妄動。此刻聽到自家小姐召喚,只能一咬牙朝張若惜撲去。

他這邊身子才剛剛動彈,楊開便鬼魅般地閃到他眼前,輕飄飄地一掌朝他推了過來,淡淡道:「老丈,小丫頭們打架,你別插手了吧,以大欺小可沒什麼意思。」

「嘶」符老倒吸一口涼氣。身形爆退,楊開那一掌看起來平常至極,沒什麼太大的名堂,但他卻是感覺到了一種致命的危險。

這真要是被拍中了,他估計自己會立刻丟半條命。

這小子什麼人怎有如此強大的實力他一雙眼睛滿是驚疑不定,即便有心去救主,此刻也無能為力了。

那邊老班頭護著叫小靈兒的小女孩,早退到了房屋的拐角處,他將小靈兒死死地護在懷中,一臉驚懼地望著屋內的爭鬥。

他雖然在荒城內生活了一輩子。可畢竟只是道源一層境的武者而已,如今又有小靈兒需要照顧,自然是害怕惹火上身。

但是現在。自家的屋子裡,兩個少女打的不可開交,兩個帝尊正面對峙,讓他不禁有些頭暈目眩之感。

這兩撥人,似乎來頭都極大,沒一個是他能招惹的,儘管他心中感激楊開和張若惜出手相助,此刻也是不敢吭上一聲,只能暗暗祈禱別鬧出人命才好。

碰碰碰

張若惜雙掌齊揮之下。已將那紅衣少女逼到了牆角處,紅衣少女退無可退。所有攻擊又都被張若惜輕鬆避開,整個人彷彿變成了沙袋一樣。只能被動地承受張若惜的擊打。

好在她那防禦帝寶極強,張若惜也沒動殺機,所以儘管看起來狼狽不堪,卻是沒有什麼性命之憂。

只是這麼打,臉面都丟光了,紅衣少女委屈的眼眶都紅了,也不知是被氣的還是想哭。

「小輩,叫你家這女娃娃趕緊住手,給我家小姐賠禮道歉,否則你們必死無疑」符老被楊開震懾,無法出手去救援自家小姐,只能咬牙怒喝。

「還敢威脅我」楊開冷哼一聲,目光森冷地望著符老,讓後者心頭一顫,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符老強自鎮定下來,爆喝道:「你可知道我家小姐是什麼人,她可是」

不等他將後面的話說出來,楊開便一轉頭道:「若惜啊,人家穿了防禦帝寶的,你這樣打是沒用的。」

也不知道他動用了什麼力量,那符老只感覺腦海中嗡鳴一下,後面的話竟是沒法說出口了。

「防禦帝寶」張若惜聞言,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自己打過去的感覺這麼奇怪,彷彿打在一團棉花之上,原來人家跟自己一樣,都有帝寶傍身啊。

「那怎麼辦」張若惜往後退了一步,收手而立。

紅衣少女被狂攻一陣,雖然芳心震怒,卻也臉色蒼白,任誰被這麼瘋狂地毆打一陣,也會被嚇得不輕,儘管她有帝寶防護。

此刻她望著張若惜的眼神充滿了驚懼的神色,從小到大,還沒有哪個人敢忤逆過她的意思,她便是要這天上的星星,也會有想方設法地給她摘下來。

她更沒有被人打過一下。

可是今日,在這荒城的破敗石屋中,她被張若惜打了何止百下

這一刻,她對張若惜又駭又懼,還有無與倫比的憤怒,恨不得殺之而後快的仇視。

聽到張若惜問話,楊開摸了摸下巴,悠悠道:「帝寶雖然厲害,可也守護不了全部,人家剛才不是說要刮花你的臉么」

張若惜聞言,頷首道:「若惜懂了」

說話間,她冷冷地朝紅衣少女望去,一雙美眸不斷在她精緻的臉蛋上掃去。

「你、你要幹什麼」紅衣少女瞧著張若惜那不懷好意的眼神,美眸里立刻溢滿了驚恐,一邊叫喊一邊往後退去,可背後是牆壁,她能退到哪去手上的軟鞭也早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