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五百三十九章 鬼王

第兩千五百三十九章 鬼王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班老聞言,苦笑道:「安全現在才是災難的開始啊」

楊開臉色一變,凝聲道:「難道那落雷」

班老搖頭道:「落雷已經無需顧慮了,雷潮已經既過,那一個月內便不會再有那般密集的落雷,我們現在需要提防的只有一樣罡風」

之前在荒城之中,皮三就曾提醒過楊開,進入古地的這個通道內有三險,奇霧,落雷,罡風。

奇霧自不必說,常年充斥在這通道之中,不熟悉道路之人很容易就會迷失在其中,那落雷的恐怖威能楊開也見識過了,以他強比帝尊兩層境的神念,也在一瞬間被落雷斬斷,可見其殺傷之蠻橫。

罡風既然能與奇霧落雷並列,顯然也不是能輕視的。

而且班老此刻臉色極為嚴峻,愈發讓楊開感覺不妙。

「那罡風威力如何」楊開沉聲詢問。

班老道:「單比較殺傷的話,落雷自然勝出一籌,但熟悉此地通道之人,恐怕無論是誰都寧願遇到落雷,而不願遭遇罡風。」

「這是為什麼」張若惜一臉茫然。

班老苦笑不迭:「因為罡風連綿不絕,雖然殺傷力不比落雷,可勝在持久啊,那罡風所過之地,猶如最鋒利的秘寶切割,不但能刮下武者的血肉,甚至能動搖神魂,若是在罡風之中待久了,只怕會死的無比凄慘。」

張若惜聞言,不禁打了個冷戰。

聽班老這話中的意思,被罡風襲擊,就好比鈍刀割肉啊,最恐怖的是這罡風竟還能動搖神魂。

班老肅然道:「雷潮之後,必有風嘯。而且是席捲整個通道的巨大風嘯,我們若不能在一炷香時間內找到合適的地方躲避,必死無疑。」

「風嘯」楊開臉色一沉。雖然第一次聽說這個詞,但他也能想像出這到底是什麼樣的情景。連忙道:「這附近可有避風的地方」

班老轉頭看了看四周,沉聲道:「先前為了躲避落雷,小老兒有些慌不擇路了,此地我也瞧著極為陌生。不過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裡應該是通道的中心地帶。」

「中心地帶」張若惜皺了皺黛眉,忽然臉色微變道:「班老你不是說過,這通道的中心地帶有」

她話還沒說完,在那極遠的位置處。忽然浮現出兩團殷紅的光芒,籠罩在這通道中的濃濃奇霧竟無法遮擋住這兩道光芒的印射,直讓三人瞧的清清楚楚。

一種極為冰寒的感覺忽然瀰漫出來,那陰寒的意境直接將班老和張若惜籠罩,讓他們手腳冰涼,渾身發冷。

「啊」張若惜不禁驚呼一聲。

因為她發現那兩團殷紅的光芒竟是兩隻極為可怖的眼睛,那眼睛之中充斥著難以想像的戾氣,似由鮮血澆築而成,讓人瞧上一眼就心神震蕩,驚恐翻騰。

「鬼王」楊開低喝一聲。目光毫不避諱,直朝那兩團殷紅光芒迎了上去,浩瀚如海般的神魂力量迸發出來。化為精純的神魂攻擊,朝那邊迎去。

無聲的碰撞之後,楊開身形一晃,臉色微微有些發白。

那不知距離多遠的殷紅光芒卻是忽然紅光大勝,威力不減反增,一路逼迫而來,似要乘勝追擊,將楊開碾壓成齏粉。

一瞬間,楊開腦海之中。亂像叢生,只感覺自己似乎跌進了九幽煉獄之中。身旁全是張牙舞爪的小鬼,口中發出怪異的叫聲。撲咬而來,欲要將他抓住,食肉飲血。

那一隻只小鬼面目憎惡,猙獰可怖,極為駭人。

「滅世魔眼」楊開再也不敢藏私,右眼一瞬間變成了金黃之色,威嚴的豎仁呈現出來,從那金瞳之中,一股奇特的力量瀰漫出來,一下子驅散了腦海中的幻像,穩住了心神。

不但如此,那右眼之中還傳來一股奇特的吸引力,似乎化為一汪無底的深淵,欲要將鬼王的視線吸入其中,讓其永遠無法掙脫。

識海之中,溫神蓮七彩光芒大放,一股股清涼之意將楊開的識海充斥的嚴嚴實實。

「哼」在那奇霧深處,一聲冷哼傳出,鬼王似乎因為楊開的反擊而有些震怒,霎時間,四周陰風陡生,寒意暴增,大地瞬間成為凍土。

嗚咽悲鳴之中,從地面處竟深處一隻只半透明的鬼爪,朝三人腳踝處抓去。

這一變故發生的極快,班老和張若惜實力不夠,在鬼王哼出那一聲之後,兩人便陷入了一種迷茫的狀態中,似乎失去了意識一樣,只是瞪大了眼睛朝前觀望,並無絲毫其他的反應。

楊開伸手一抬,將兩人從原地抬起,口中爆喝一聲:「鬼王,我等只是逃避雷潮,無意中路過此地,並無打擾之意,還請行個方便。」

「桀桀」及其刺耳的笑聲響徹起來,跌宕四面八方,讓人根本無從分辨那聲音是從哪個方向傳來的,與此同時,奇霧深處兩團殷紅光芒也湮滅了下去。

鬼王直接隱去了蹤影。

陰風大盛,那奇霧甚至都流動了起來,因為雷潮而消失的鬼物們也不知何時重新出來,隱藏在奇霧之中,游弋在楊開三人四周,伺機而動,那些從地面探伸出來的鬼爪更是逐漸凝實,不斷地朝楊開抓來,卻都被他的護身帝元擋開,發出嗤嗤的聲響。

楊開目光游梭,盯著奇霧的某個方向,冷哼道:「鬼王,你自逍遙便好,可千萬不要自誤」

此言一出,鬼王似乎是被徹底激怒了,一隻巨大的鬼爪忽然從奇霧深處探出,猶如一座大山降臨,猛地朝楊開所在之地拍下,那爪鋒鋒銳至極,似能將空間撕裂。

「給點顏色就敢開染坊」

楊開神念涌動,一道流光忽然從腦海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