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五百四十章 憑什麼是我

第兩千五百四十章 憑什麼是我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山洞內這五六人的修為也是層次不齊,從道源一層境到三層境都有,楊開目光一掃,發現並無帝尊,也就沒太在意了。.

而這些人在楊開進來之後也都看了他一眼,除了在看到張若惜之後眼前一亮外,並無太大的反應。

「小哥小姐這邊來,這裡還有位置」班老招呼一聲,帶著楊開和張若惜朝山洞右側走去。

那邊還有一點空餘的位置,三人依次盤膝坐下,靜待風嘯離去。

山洞內其他人似乎也都是單獨行動的,個個都沉默是金,是以一時間整個山洞都靜悄悄一片,只有風聲不斷傳來,讓人感覺像是進入了寒冬臘月一樣。

等了一陣,風聲漸大,又有幾人灰頭土臉地從外面衝進來,將剩餘的位置都佔據了。

這山洞確實不大,只能容納十幾個人避難,再多的話就沒辦法了,那幾個人後來的武者都站在山洞邊緣處,一副提心弔膽的樣子,唯恐罡風吹進來,若真發生這樣的情況,他們必定首先遭殃。

「班老,這風嘯會持續多久」楊開觀望了好一會,發現外面的風聲正在不斷地增大,並無停歇的架勢,便朝班老打探起來。

班老回道:「說不好,長則五六天,短則半日功夫,風嘯起落,毫無規律,不過雷潮之後卻必有風嘯,小哥他日從古地返回時,可要記清楚了。」

楊開點頭道:「多謝班老提醒。」

班老微笑道:「不過小哥其實也不用太擔心,風嘯雖然恐怖。但只要能在它來臨之前找到這些山洞避難。便可高枕無憂。」

楊開眉頭一揚,道:「聽班老話中的意思,這樣的山洞在通道內不止一處」

班老頷首道:「自然不止一處,整個古地通道兩面環山,中間約莫百里不到的峽谷,靠近兩面山壁的地方,都是有山洞存在的。雖然小老兒沒有仔細算過,但十處總是有的。而且這山洞似乎是天然生成,受此地環境特殊的影響,堅硬無比,尋常攻擊根本破不開,也沒辦法擴大,所以想要尋找避難之地的話就得趕早,一旦晚了可就沒位置了,我們這次算是運氣不錯。每一年都有無數武者因為找不得避風之地死在通道內,就算運氣不錯找到了,時間上也來不及了。」

張若惜聞言,不禁吐了吐舌頭道:「怪不得進這裡的時候,我發現洞口處那麼多骸骨。」

班老冷笑一聲,道:「這些骸骨可不都是因為罡風而亡。絕大多數是死在他人之手。」

張若惜皺了皺眉。還沒聽明白班老是什麼意思,班老卻道:「稍等片刻,小姐就知道小老兒所言何意了。」

張若惜一臉狐疑,卻也沒再多問什麼。

就在這時,一道人影忽然從外面飈射而來,直接朝山洞內部衝來,一副氣勢洶洶,急不可耐的模樣。

可還不等這人靠近,那站在洞口邊緣處的一個消瘦武者便臉色一沉,忽然抬手朝前方拍出一掌。

來人倒也不甘示弱。同樣一掌迎上。

轟地一聲響動之後,交手的二人皆是身形微動,似乎勢均力敵的樣子。

下一刻,一道狼狽的身影落在了山洞口處,目光怨毒而又急切地朝那阻擋自己進山洞之人望去。

消瘦武者冷哼一聲,面色不悅道:「此地已沒位置了,朋友去別的地方吧。」

「哪還有什麼別的地方」來人咬牙低喝,他一路飛奔至此,看樣子在風嘯之中吃了不小的虧,身上光芒也是閃爍不定,顯然消耗巨大,此刻又被人阻攔了一下,顯得氣急敗壞。

但剛才動手阻攔他的那人實力不弱,真要打起來,誰贏誰輸還真說不定,現在最緊要的是要找個避風的地方,他自然沒心情再與消瘦武者交手過招。

他目光越過站在洞口邊緣處的消瘦武者幾人,往內部一掃,一下子定格在班老身上。

班老不過道源一層境的修為,在這山洞之中算是最弱的一員了,他若是想搶個位置避風的話,班老無疑是最好下手的對象。

既然沒位置,那搶一個就是。

不過還不等他開口趕班老出去,便忽然眉頭一皺,目光有些忌憚地在楊開身上掃了一下。

楊開雖然只是盤膝坐在那裡,並沒有釋放自身的氣息,可他畢竟是帝尊境,那人根本無法看透他的修為。而且楊開與班老坐在一起,顯然是同伴,不管楊開修為到底如何,他也不想以少敵多。

只是略一猶豫,那人的目光便從班老身上移開了,伸手一指,口中爆喝道:「那邊的小子,給我滾出來,你的位置大爺要了。」

他所指的方向處,有一個三十齣頭的青年,躲藏在陰暗處,一直把身子縮著,似乎不想讓任何人發現自己的存在。

而他的修為,與班老一樣,也都是只有道源一層境而已。

聽到這人喊話,那青年把身子縮的更緊了,裝著聽不到的樣子。

那人冷笑一聲:「給你三息功夫,你若不自己滾出來,大爺就出手了,到時候是死是活全看你自己造化。」

眼看躲不過,那青年這才抬起頭來,一臉委屈地道:「為什麼是我,憑什麼是我」

他在雷潮之後第一個來到這山洞,也是躲在最深處的,卻沒想到一下子就被人給揪出來了。

來人實力比他高出兩個小層次,真要對他用強的話,他根本無力反抗。

可是此刻風嘯即將來臨,被搶佔了位置,無處避風,他出去也是必死無疑。

所以他儘管憤怒,卻又無可奈何。

聞言,站的洞口處的那人冷笑一聲:「實力低微,就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