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五百四十一章 大浪淘沙

第兩千五百四十一章 大浪淘沙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洞口那人氣急敗壞,爆喝道:「姑娘這是要替人打抱不平你可想過,這般做是否值得,依在下看,你與這人也是素不相識吧何必為了他去得罪人。籃。色。書。巴,...」

張若惜輕哼道:「值不值得我不知道,反正我看不下去,看不下去要出手。」

「簡直不可理喻」洞口外的那人大怒,心中火氣猶如火山爆發,差點將他點燃了,真是流年不利,也不知道哪裡蹦躂出來的小娘皮,竟然這麼喜歡管人家的閑事,偏偏還是在這種性命攸關的時候。

若是平日,他還有功夫與張若惜理論幾句,但是現在他哪有這個閑心。

在這時,楊開忽然抬起眼帘,朝那洞口之人瞧了一眼,淡淡道:「外面的風越來越大了,朋友若是再不去尋找別的避風之地,恐怕晚了啊。」

那人聞言,深深地瞧了楊開一眼,眼眸中滿是怨毒之色,忽然一轉身,急速朝前方馳去,轉眼消失不見,連一句狠話都沒功夫留下。

他也知道,再與張若惜糾纏下去,會錯過最好的時機,還不一定能在這裡搶得一席之地,到時候必定會死在風嘯之中。此刻離去,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他也只能賭一賭了。

「多謝這位姑娘,今日救命之恩,在下沒齒難忘,他日必有厚報」那躲藏在山洞最深處的青年沖張若惜不斷地拱手,感激之情溢於言表。

剛才若非張若惜出手替他打抱不平,此刻他肯定已經被丟出山洞自生自滅了,所以他對張若惜極為感激。

張若惜擺了擺手,微笑道:「沒什麼的。」

這一笑,讓整個山洞似乎都明亮起來,那青年頓時看的眼珠子都直了,露出一副驚艷的神情。

察覺到他的神色,張若惜臉色微微一紅,芳心暗惱。

班老輕咳一聲。苦笑道:「小姐宅心仁厚,小老兒佩服,但是這並沒有什麼用啊。」

「什麼」張若惜轉頭望向班老,一臉疑惑的表情。

班老嘆息道:「風嘯來臨之時。這避難之所會成為所有武者爭奪的地方,你能趕走一人,難道還能趕走全部」

他話音剛落,外面忽然傳來幾聲咻咻之聲。

緊接著,幾道身影如長虹一般從那奇霧之中竄出。直接奔襲到了山洞口處。

這幾人顯然也是來尋找避風之地的,待到洞口處往內一瞧,發現山洞裡已經擠滿了人,都是臉色一沉。

但他們似乎早已預料到了這種情況,所以根本沒有停留和廢話,直接祭出了各自的秘寶,齊齊朝站在山洞最邊緣的幾人釋放出最兇猛的攻擊。

光華閃滅,靈氣紊亂之中,伴隨著兩聲慘呼。

那站在山洞最邊緣處的武者中,有兩人根本沒來得及反應過來。便直接被轟殺當場,鮮血飛濺而出,刺鼻的味道一下子瀰漫開來。

後來的武者中,有人哈哈大笑,隨便踢了一腳,將那兩人的屍體踹了出去,口中爆喝道:「不想死的趕緊給大爺們讓出位置來」

話落之時,那幾人的攻擊愈發兇猛,打的最邊緣的幾個武者叫苦不迭。

張若惜瞧的目瞪口呆,也一下明白為何這山洞口處有那麼多骸骨了。

原來這些骸骨真的不是死在罡風之下。而是死在他人之手,每一次風嘯來臨之時,這山洞都會爆發出無數次爭鬥,都會有人隕落在此。常年累月下來,此地被稱為武者的墳墓也不為過。

這個山洞的情況如此,其他的山洞恐怕也都一樣。

這並不是單純的切磋,而是真正的生死拚鬥,因為無論是誰都知道,若無法在這山洞中搶奪一席之地。早晚都會死在罡風之中,所以出手毫不留情,招招致命。

洞口處一時間打的天昏地暗,飛沙走石。

這邊的戰鬥還沒完,外面又有幾人飛奔而來,一言不發地兇猛出手。

戰局混亂至極,不時地有人慘呼隕落,大地都被鮮血染成了殷紅之色,洞口處殘屍斷臂隨處可見,濃郁的血腥味簡直讓人聞之欲嘔。

大浪淘沙,在這種混亂的局面下能夠活下來的,都是極為厲害的強者,實力稍微遜色一點的根本沒資格苟活。

這些強者闖過洞口,無比兇猛地往內擠去,似乎是想擠到山洞深處來。

因為只有擠到山洞深處,那才是真正的高枕無憂,留在外面,只會成為後來者攻擊的對象。

不大一會功夫,整個山洞徹底亂了套。

洞口邊緣處戰鬥的如火如荼,山洞內也是打殺聲一片,秘寶秘術的光芒不時地綻放。身邊的人似乎全是敵人,根本沒有一個同伴。

楊開等三人本在山洞右側深處,但此刻也不免被捲入到了戰鬥之中。

不過在楊開隨手斬殺了兩個想對張若惜和班老出手的道源三層境強者之後,情況總算是好了一些。那些從外面衝進來的武者應該都察覺到了楊開的不好惹,所以本能地避開了他所在的位置,連帶著張若惜和班老也都清閑了下來。

不時地有武者被更厲害的人丟出山洞,隨著時間的流逝,山洞內最初的十幾人只剩下一半不到了,其他的全都是後面闖進來的。

風聲呼嘯,風力漸增。

某一刻,那些沒能成功衝進山洞躲避,還停留在外面的武者忽然齊齊驚呼起來,一個個睚眥欲裂,露出極為驚恐的神情,不要命地往裡面衝來,可卻被其他人擋的死死的。

而在眾目睽睽之下,這些人裸露在外的血肉像是被無形的刀子割過一樣,一片片地剝離出來,露出裡面的筋骨。

驚叫之聲慘絕人寰,那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