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五百四十八章 這算什麼

第兩千五百四十八章 這算什麼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ps:早起,忽然心情鬱結,哎,男人啊,每個月總有那麼幾天……

兩日之後,四周的奇霧忽然變得淡薄了一些,也不知道是不是楊開的錯覺。

而行走在前方的班老忽然停下了步伐,開口道:「小哥,這裡已經快到出口了,此地奇霧對神念的壓制也不太明顯,以你的實力,應該可以找到安全的道路。」

聞言,楊開連忙放出神念查探四周,發現果然如班老所說,此地的奇霧對神念的壓制比之前要好很多,他能探查的範圍也變大了。

只要神念能夠探查到更多的地方,那他就絕對不會迷失在這奇霧中。

而且越往前走,奇霧的壓制越小,他就越安全。

「這一路多謝了,班老回去的時候定要小心。」楊開抱拳道。

班老微微一笑,道:「小哥不必擔心我,倒是你們,返回之日若還需用到小老兒的話,可去那邊一處山洞等候。」他說著話,朝一個方向指了一下,接著道:「小老兒每個月都會在那邊等候一日,帶人離開古地通道,不過時間不定。」

楊開心中瞭然,微笑道:「班老做的是雙向生意啊。」

若有人想進古地通道,他可以帶人從荒城進入,離去之時還能帶些人出去,這生意確實做的不錯。

班老笑道:「小老兒實力低微,雖對地形了解頗深,但若遇到實力強大的陰魂實在無法抵擋,帶些人出去正好也可以保護一二。」

「班老考慮的周祥。」楊開頷首道。

「好了,那小老兒就此告辭,小哥小姐一路順風,早去早回」班老說完,便朝他先前所指的方向行去,應該是去那邊等著帶人離開了。

待到班老的身影消失不見後,楊開才將目光投向前方,望了片刻後他開口道:「若惜。剩下的路我一個人走。」

張若惜面上浮現出一絲苦惱之意,雖有心替楊開排憂解難,無奈此刻實力不足,繼續留下來的話搞不好會成為楊開的累贅。只能咬牙答應了下來。

光華閃過,楊開將張若惜收進玄界珠內,這才邁步朝前方行去。

越往前走,奇霧的影響越小,楊開的神念所能探查到的範圍也就越廣。

眼看著便要離開這古地通道。踏入真正的蠻荒之地,某一刻,楊開忽然停下了步伐,轉頭瞧了一下四周。

到了此地,奇霧已經變得及淡了,幾乎對他沒有任何影響,所以周旁一切都瞧的清清楚楚。

四周一片靜悄悄的,並無半點活物的蹤跡,甚至也沒有絲毫靈氣的波動。

楊開卻是咧嘴一笑,道:「尹兄。等待多日不就是為了這一刻,我既已至,你又何必藏頭露尾?」

話落之時,那天空某處,彷彿一塊完美的錦帛被撕下來一片,忽然露出一行二十多人的身影。

凌厲的殺機一瞬間轟然爆發出來,一雙雙眼睛虎視眈眈地朝楊開望來。

與此同時,一道流光閃過,化作一面斗篷模樣的秘寶,落在一個紅衣少女的手上。

楊開目光在那斗篷之上流連了一會兒。眉頭一揚:「隱匿秘寶」

先前他神念所過,並沒有察覺到此地有人,但是直覺告訴他,黃泉宗的人絕對就埋伏在這裡。出言一試,果然如此。

現在看來,倒不是黃泉宗這些人的隱匿功法有多麼精妙,而是這斗篷的功勞。

這東西也不知道是誰煉製的,竟能將這麼多人全部隱藏起來,讓楊開都毫無發現。神妙至極。

「你也在這」楊開望著那紅衣少女,微微有些意外。

雖說他早就知道紅衣少女和符老早他一天進了古地通道,但他卻沒想到這兩人居然跟黃泉宗攪和到一起去了,也不知道他們是不是黃泉宗的人。

此刻,紅衣少女用一副要吃人的目光瞪著他,似乎極為不忿,咬牙道:「你怎麼發現我們的。」

符老忍不住扶了下額頭,道:「小姐,他應該是沒有發現我們,這無影可是大人親自賜予你的寶貝,區區一個帝尊一層境如何能窺破它的玄妙。」

紅衣少女愕然道:「沒發現,怎麼可能?他分明說了那樣的話。」

符老頓時啞口無言。

尹樂生與華飛塵也是一臉無語,心想別人只是隨口一詐,你就主動解開了這秘寶的隱匿神通,現在還問別人到底是怎麼發現的,就這智商,怎麼敢出來亂跑的。

本來他們還指望利用紅衣少女這帝寶打楊開一個措手不及,而且也只需要楊開再往前走出十丈就可以了,哪曉得現在卻功虧一簣,己方陣容一暴露,根本無法再偷襲。

一時間,尹樂生和華飛塵的臉色都黑如鍋底。

早知如此,他們怎會藉助紅衣少女的力量,自己隱匿起來不是更好。

「你們也是黃泉宗的?」楊開望著紅衣少女和符老問道。

符老還沒答話,紅衣少女就率先開口了,冷哼道:「黃泉宗算什麼,本小姐豈會來自那種地方。」

這話一出,符老臉色一變,而華飛塵和尹樂生的表情就更難看了。

紅衣少女出口無忌,可這話當著黃泉宗人的面說出來,不啻於打臉啊。黃泉宗好歹也是東域的頂尖宗門,說出去都是響噹噹的招牌,可到了紅衣少女嘴中,居然成了算什麼。

這算什麼?

華飛塵和尹樂生臉色不難看才怪。

若是旁人說這話,華飛塵早一巴掌拍過去了,偏偏這紅衣少女,他連一根寒毛都不敢動。

符老連忙乾笑道:「華長老別在意,我家小姐她向來如此,並無他意。」

華飛塵心中雖然惱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