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五百五十章 太乙玉桂碗

第兩千五百五十章 太乙玉桂碗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琳兒小姐,還請出手相助」華飛塵眼看天羅封絕大陣即將被破,再也忍不住,轉頭沖紅衣少女爆喝一聲。

琳兒噘嘴道:「什麼破陣法,二十多個人出手居然連一個人都困不住,還好意思說這陣法如何如何厲害本小姐之前說要幫忙的時候,你們不是還說不用么,現在曉得求我了。」

華飛塵聽的吐血,心想這可不管陣法的事情,完全是敵人太過強大,而布陣之人的實力不足的原因。

這天羅封絕大陣,布陣之人的實力越高,黃泉煉獄幡的等級越高,威力就越大,否則也不至於能成為黃泉宗的護宗大陣。

他與尹樂生本以為這次出手萬無一失,畢竟楊開才剛晉陞帝尊,能厲害到哪去?只要封鎖了空間,那不是隨便他們蹂躪。

可事實跟想像的完全不同,這楊開的實力根本不是能用常理來推斷的。

「琳兒小姐莫說風涼話了。」華飛塵急的額頭冒汗,道:「這楊開若是逃了,琳兒小姐的事情恐怕也要落空。」

琳兒這才猛然驚醒,道:「也對那就幫你們一次。」

說話間,她手上忽然出現一隻晶瑩剔透的玉碗,那玉碗並不大,被她一隻纖纖玉手拖在掌心中,散發出潔白的光芒,碗中還有一株古桂圖影,那古桂也不知道何人雕刻,看起來栩栩如生,甚至還在微微搖動,仿若活的一樣。

琳兒嬌叱一聲,一抬手,將那玉碗跑出,口中低喝道:「去」

玉碗一下子化作一道白光,飛射到黑球上方,迎風便張,眨眼功夫便成了一個半圓形的潔白光幕,直接倒扣著籠罩了下來,將黑球罩在其中。

不但如此。那玉碗之中的古桂虛影也化作真實般的存在,紮根在大地之中,成為一顆參天古樹,奇香陣陣。飄蕩開來。

轟……

與此同時,楊開的攻擊再至。

那黑球猛地再度膨脹開來,可是有玉碗所化的潔白光幕在外阻擋,黑球這一次竟沒有漲大多少就被壓制了下去。

二十多個黃泉宗弟子本來都面色蒼白,以為這次大陣肯定要被破開。受到反噬,可一見那光幕籠罩之下,大陣安然無恙,都驚喜交加起來,愈發賣力地鼓動自身源力,催起大陣威能。

華飛塵瞧的一陣眼熱,吞著口水道:「這便是那太乙玉桂碗?」

這件帝寶可是有極大的名頭,東域強者鮮少有人不知,只是見過它真面目的人卻是少之又少。華飛塵也是頭一次見到,以他的眼力和見識自然知道這帝寶的威能可怖。

「怎麼。你想要啊?」琳兒扭頭瞪著他。

華飛塵一臉惶恐,連忙道:「不敢不敢,只是今日琳兒小姐讓老夫大開了眼界,真是不虛此行啊。」

「那麼多廢話,趕緊動手,我奴駕不了這東西太久的。」琳兒臉色微紅,一身源力如泄閘的洪水一般不停地往外流逝,看的出來,她祭出這帝寶的消耗也是巨大無比,確實無法長時間維持。

華飛塵如夢方醒。肅然道:「還要請琳兒小姐配合一下。」

說話之時,他沖尹樂生打了個眼色,兩人心照不宣,齊齊晃動身形。朝那黑球撲去。

琳兒手掐靈決,待到兩人靠近,這才忽然將潔白的光幕打開一道缺口,讓兩人通過。

那二十多黃泉宗弟子自然也如法炮製,讓華飛塵和尹樂生順利衝進天羅封絕大陣之中。

大陣內,楊開輕咦一聲。表情古怪至極。

因為之前他幾乎快要將這狗屁大陣給破開了,可不知道為什麼忽然又多出一股及其堅韌的力量,將紊亂的陣法重新穩定了下來。

不但如此,連四周的空間也被封鎖的更加緊密了,他整個人更是生出一種被壓制住的感覺。

身在這鬼蜮一般的大陣內,楊開就如置身那奇霧,神念也無法延伸太遠,自然不知道外面有琳兒從中作梗,使用了一件威力極大的帝寶。

他還以為自己小瞧了這個陣法的威力。

嗤嗤嗤嗤……

四周不斷地傳來破空之中,一隻只面目可憎的陰魂鬼物游弋在他的四周,瞅准機會便發起攻擊。

天羅封絕大陣是以黃泉煉獄幡為根基布置下來的,封鎖天地的黑霧也是黃泉煉獄幡中釋放出來的,大陣加持之下,自然能極大地提升黃泉煉獄幡的威能。

楊開身處在大陣之中,等於要與二十多個手持黃泉煉獄幡的黃泉宗弟子為敵,這根本不是一加一那麼簡單。

那一隻只陰魂鬼物的實力似乎也得到了極大的提升,楊開雖然極力將其振開,但也沒殺掉幾隻,先前他一心破陣,導致此刻竟被圍困了。

到了這時,他才發現這陣法的詭譎之處。

被陣法籠罩中,楊開發現自身的生機正在緩緩流逝,四周的黑氣之中蘊藏了一種及其難纏的腐蝕之力,正在侵蝕自身的血肉和帝元。

嗚嗚嗚……

耳畔邊全是那種讓人毛骨悚然的鬼叫聲,一隻只鬼影隱藏在黑霧之中,不斷地從四面八方發起進攻。

楊開屈指連彈,一道道月刃四面八方地斬去。

這一片天地雖然被隔絕開來,讓他無法瞬移出來,但是在這黑球內部,他動用空間力量還是沒有什麼限制的。

月刃威力恐怖,撕裂空間之下,一隻只鬼舞被打成飛灰。

就在這時,楊開忽然生出一種危機感,本能地反手一掌朝身後推去。

可這一掌竟是打了個空,反而是右肩處被人狠狠攻擊了一下,讓他渾身氣血翻滾,踉蹌後退。

幸虧他身體結實,否則這一掌便足以讓他胳膊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