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五百五十一章 萬鬼噬身

第兩千五百五十一章 萬鬼噬身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得意之際,尹樂生猖狂大笑:「楊開,你可想到自己會有今日?」

不得意不行啊,一個精通空間力量的強者,可以隨手撕裂空間,如今卻被自己活活困死在這裡,心中那份喜悅簡直難以描述。

所以儘管明知這個時候不宜跟楊開多話,尹樂生還是忍不住叫囂一聲。

華飛塵一言不發,不斷地找機會猛攻。

楊開擋下一擊,抽身後退,百萬劍橫在胸前做防禦狀,冷哼道:「井底之蛙,觀天如井大,今日本少且叫你們這群垃圾開開眼界,看清楚我如何破了你們這狗屁大陣」

說話間,他手上一翻,忽然出現一隻鐲子,那鐲子雖是女子的飾品,但看起來卻不是女子適合佩戴的,因為鐲子上滿是繁奧的符文,靈能涌動,一看便是威能不俗的帝寶。

「還敢這般囂張」尹樂生怒及,借著天羅封絕大陣的掩護,偷偷摸摸地欺近楊開身旁,一抬手正欲發起偷襲,卻不想耳畔邊忽然傳來一陣嗡嗡的聲響。

那聲音古怪至極,聽起來像是無數蚊蠅飛舞而來。

「什麼東西」

尹樂生眉頭一皺,為免有詐,也不敢動手了,反倒是抽身後退了少許。

「要你們狗命的東西」楊開站在原地,冷笑不迭,揮手之間,從那鐲子內放出無數漆黑的蟲豸。

鐲子自然是奴蟲鐲,而那漆黑的蟲豸自然就是進化後的噬魂魔蟲了。

先前在那山洞中被無數陰魂鬼物圍攻的時候,楊開就忽然崩出一個念頭自己的噬魂蟲不知道對這些陰魂有沒有克制的效果。

因為噬魂蟲可是專門吞噬神魂力量的,而且它們連魔氣都可以吞噬。

而那陰魂鬼物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也正是神魂能量的集結。

只是那個時候人多眼雜,楊開也不好將噬魂蟲給放出來做試驗。

直到剛才,他才悄悄放出幾隻噬魂蟲,一邊與尹樂生和華飛塵周旋,一邊靜候結果。

一試之下,情況果然如自己預料的一樣。那些陰魂鬼物簡直就是為噬魂蟲們準備的美味佳肴,噬魂蟲不但能將那些陰魂鬼物吞噬,連這裡的黑氣也不放過。

它們似乎極為喜歡這些能量

既然已經試驗出了結果,楊開自然不會再跟黃泉宗這些人客氣下去。奴蟲鐲一出,無數噬魂魔蟲從中飛舞而出,四面八方地散開,一隻只蟲子就像是餓狼衝進了羊群,逮住那些飄蕩的陰魂鬼物不放。

霎時間。一陣陣凄厲的慘嚎響起,那些陰魂雖然沒有了生前的思維,但在啃咬之下還是發出慘呼聲,讓人聽著毛骨悚然。

尹樂生和華飛塵都是一驚,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只明白自己這邊似乎有些損失慘重。

情況不明,他們也不敢再貿然發起攻擊,唯恐著了楊開什麼道。

「什麼情況」華飛塵無奈之下,只能朝那主持大陣的二十多個弟子喝問。

大陣內的情況,也只有他們最清楚不過。因為布陣之人是他們,布陣的根基是他們的秘寶,可以說他們的性命與這個大陣息息相關,存亡與共。

「不不好了華長老」有弟子驚恐大叫,「那人忽然放出來一群蟲子」

「一群蟲子?」華飛塵眼珠子一瞪,暴怒道:「一群蟲子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給我滅了。」

真是一群廢物啊,天羅封絕大陣內,連帝尊境都能絞殺,還怕了一群蟲子?這些年宗門內收的弟子怎麼都如此不堪大用。

那弟子惶恐道:「長老。這些蟲子殺不死啊,反而在吞噬幡魂」

「什麼?」

華飛塵這下可是真的嚇了一跳,充斥在黑球內的陰魂鬼物都是黃泉煉獄幡的幡魂,並無實體。與古地通道中的陰魂如出一轍,都是人死後的怨氣凝結,陰寒詭譎,及不好惹。

這世上竟有蟲子可以吞噬幡魂?

那是什麼樣的蟲子?

不等華飛塵再繼續發問,一股寒意卻忽然從前方襲來,直朝他面門撲來。

華飛塵大驚失色。爆喝道:「小兒還敢偷襲」

這寒意顯然是楊開偷襲所至,他大喝之時連忙出手抵擋,轟隆隆一陣爆響,他眼角幾乎撕裂,身形爆退,一臉駭然的表情。

這算是他與楊開第一次正面交鋒,先前那多次交手只是他藉助大陣之威下的黑手,所以壓根沒想到楊開的實力竟強悍如斯。

有大陣壓制,他竟將自己這個帝尊兩層境打的踉蹌後退。

這小子還是人?華飛塵不禁生出一種不真實的感覺,恍若置身夢境。

楊開大笑道:「你們做初一,就不允許我做十五了?偷襲你有什麼好稀奇的,華長老莫不是以為本少該洗好脖子等你們來砍才是正道?」

華飛塵嘴角抽搐,卻是忍不住哼道:「那樣最好不過。」

楊開嘿嘿一笑,道:「那就看你們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說話間,身形爆閃,也不知道他如何準確地判斷到了華飛塵所在的位置,一出手便是毀天滅地般的攻擊襲來。

華飛塵大驚失色,連忙吼道:「尹師侄助我」

一個帝尊兩層境,在自家大陣中被低自己一層修為的對手攻擊,卻還要喊師侄相助,這老臉算是丟盡了。

但與自身性命比較起來,臉面又算得了什麼?

尹樂生自然不會讓華飛塵孤身涉險,聞聲便沖了過來,厲喝道:「楊開休要猖狂」

師侄二人瞬間聯手在一塊,帝元涌動之下,黃泉宗秘術眼花繚亂地綻放出來,與楊開纏鬥在一起,打的不可開交。

一聲聲爆響傳出,劇烈的能量波動朝四面八方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