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五百五十二章 活該你有今天

第兩千五百五十二章 活該你有今天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前後不過十息功夫,那黃泉宗弟子便忽然渾身一陣抽搐,緊接著斷絕了生機,躺在地上一動不動。而他的身上此刻無一完好之處,連那花花綠綠的腸子都被他自己給扯了出來,看起來駭人至極。

漆黑的能量依然在他身上燃燒著,似要持續到天荒地老。

咻咻咻

一道道黑光,接連不斷地從天羅封絕大陣內飛射出來,精準無比地朝一個個黃泉中弟子射去。

那些弟子們被嚇得魂飛魄散,紛紛起身逃遁,口中大呼長老救命。

華飛塵哪有功夫救他們的命,此刻他與尹樂生兩人聯手也依然被楊開追得雞飛狗跳,連口氣都喘不過來,所以即便知道那些弟子正在遭受萬鬼噬身之苦也無能為力。

不過就算他此刻空閑,也是沒辦法救下那些弟子的。

對黃泉宗的弟子來說,萬鬼噬身是最恐怖的酷刑,是最讓人難以忍受的死法,這與他們修鍊的功法,祭煉的秘寶有關。

但這畢竟是黃泉中的根本,又有哪個弟子不去修鍊

一聲聲慘叫傳出,這次卻不是那些陰魂了,而是被萬鬼噬身的黃泉宗弟子們。

短短三十息功夫,黃泉宗這邊的人手便折損了一小半,全都是因為黃泉煉獄幡破損而受到反噬身亡的。

不過大陣卻是依然在運轉。

天羅封絕大陣是個比較奇特的陣法,也是及其靈活的陣法。五個人可以布陣,十個人也可以布陣,二十個人也可以

所以即便這邊死了不少,那陣法也沒有停止運轉。

只不過黑球的顏色似乎變淡了不少,已經隱約可以看到裡面有三道身影正在急速飛竄。激烈交鋒。

自己這邊的人手一下子死了一小半,剩下的黃泉宗弟子們自然是膽戰心驚,他們知道。再不逃的話自己跟那些死去的師兄弟們肯定沒兩樣,早晚都要被反噬而亡。

但華飛塵不開口。他們又哪裡敢逃真要在這個時候逃走,他們必定會遭到整個黃泉宗的追殺,所以只能咬牙苦苦支撐。

「召喚鬼王啊,一群蠢貨」尹樂生忽然破口大罵起來。

那些黃泉宗弟子聞言全都一震,緊接著面上閃過一絲決然的神色,忽然齊齊掐動靈決,渾身源力涌動。

緊接著,一口口精血從他們口中噴出。朝那黑球噴去。

殷紅的鮮血印入黑球之中,就如雨水落進了大海,很快消失不見。

可是黑球內的幡魂卻像是受到了什麼刺激一樣,不斷地沸騰咆哮起來。

華飛塵適時地飛撲過去,擋在楊開面前。尹樂生則迅速抽身後退,一臉怨毒地望著楊開,下一刻,他手上忽然出現一面鬼幡。

正是黃泉中弟子的標誌黃泉煉獄幡。

他雙手握住這鬼幡,也是一張口,沖自己的秘寶噴出一口精血。猛地揮動之下,那鬼幡迎風便張。

呼哧呼哧

鬼幡之上忽然傳來一陣有節奏的聲響,仿若呼吸之聲。讓人感覺及其詭譎。

而伴隨著這個聲音的響起,那黑球之中的濃鬱黑氣和無數幡魂竟像是受到了什麼吸引一樣,齊齊地朝尹樂生手上的黃泉煉獄幡匯聚過去。

不到片刻功夫,所有的黑氣和幡魂都消失不見。

楊開三人所在之地,視野一片清明,只剩下一個太乙玉桂碗的潔白光幕籠罩大地,封鎖空間。

楊開心頭一跳,本能地察覺到一些危險的感覺,與華飛塵爭鬥之時。忙裡偷閒地朝尹樂生那邊望了一眼,只見尹樂生獰笑不止。厲喝道:「楊開,這下看你死不死。」

他話落之時。手上的黃泉煉獄幡忽然爆為一團黑霧,而在那黑霧翻騰之中,兩隻猩紅的雙目忽然閃爍起妖異的光芒,似能吞噬人的神魂一樣,讓人無法移開目光。

緊接著,兩隻巨大的鬼爪從黑霧之中探出。

撩撩繞繞之際,一個巨大的身影呈現出來。

這身影高達五丈有餘,通體漆黑,卻是面目可憎,額頭處甚至還有一支朝天彎曲的獨角,嘴中遍布獠牙,身影悠一出現,便給人一種極為壓抑的感覺。

四周的空氣似乎也一瞬間降至冰點。

呼哧

那身影的鼻孔中噴出一道白氣,竟將虛空都凍結。

「鬼王」符老眼帘一縮,知道黃泉宗這些人是要拚命了,否則也不會祭出這樣的秘術,此秘術一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啊。

這個鬼王,與古地通道內的鬼王可不一樣,古地通道內的鬼王是自然生成的,經年累月修鍊到那等強大的修為,而眼前這一隻卻是黃泉宗眾多弟子利用自己所掌控的幡魂融合而出。

不可否認,這鬼王散發出來的氣息及其強大,竟堪比帝尊三層境強者,那陰氣一盪,便是在外面觀戰的符老也是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反倒是修為更低的琳兒相安無事,不過她的身上卻閃爍出一層微弱的光芒,似乎正是這光芒的籠罩,才讓她避免了被陰氣侵蝕的命運。

「師叔助我」尹樂生厲喝。

華飛塵當即虛晃一招,逼退楊開,身形連閃之下直接退到尹樂生身旁,一拳砸在自己的胸口處。

鮮血從華飛塵口中噴出,正噴在那鬼王的身上,讓鬼王的氣息又增不少。

靈決掐動之下,華飛塵與尹樂生兩人神色一片肅然,似是產生了什麼共鳴,與那鬼王建立起了一層莫名的聯繫。

楊開神色凝肅地站在原地,眼珠子滴溜溜轉動,不停打量那鬼王。

不愧是東域的頂尖宗門,竟有如此離奇的秘術,他本以為自己勝券在握,卻不想還有這樣的變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