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五百五十五章 真要殺

第兩千五百五十五章 真要殺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我黃泉宗……絕不會輕饒了你!」

一聲近乎呢喃般的聲音從不遠處響起,楊開扭頭望去,只見那邊生機快要斷絕的華飛塵躺在地上,瞪大眼珠子朝這邊望來,一雙眼睛裡全是灰白,彷彿不知道死了多少天的魚眼。

說完這句話,他也腦袋一歪,徹底沒了氣息。

中了歲月如梭印,強撐到現在才死去,他也算是不錯了。

死人的威脅楊開自然不會在意,伸手一挑,將尹樂生手上的空間戒取下,丟進自己懷裡。

這位可是黃泉宗的首席大弟子,身上的好東西必定不少,楊開豈能錯過。

還不等他轉身去處理華飛塵的實體,楊開忽然臉色一變,急忙將手中握著的帝絕丹扔了出去。

碰……

一聲爆響,帝絕丹一下子爆開,化為齏粉消散在空中。

楊開臉色陰晴不定,好好的心情一下子壞透了,咬牙道:「禁制!」

他不知道這帝絕丹上被設下了什麼禁制,但肯定跟尹樂生的生死有關,這畢竟是黃泉宗宗主賜予尹樂生的護身寶物,尹樂生一死,那禁制就被觸發了,導致這枚帝絕丹就這麼白白浪費。

楊開心疼死了,可事到如今,心疼也無用,只能收拾了一下情緒,走到華飛塵身邊將他的空間戒也收了起來。

那邊失去控制的鬼王已經不足為慮,無數噬魂蟲在它身上啃咬著,將它當成了可口的美餐,想必用不了多久就會將其吞噬殆盡。

地上橫七豎八趟了二十多具屍體,血腥味刺鼻。

楊開自己也受傷了,那被鬼王一鐮刀劈中的傷口直到現在也沒能癒合,傷口邊緣翻卷的血肉上漆黑的能量纏繞,不斷地腐蝕。

楊開伸手一招,立刻便有一小片噬魂蟲朝他飛了過來,落在他的傷口處。

噬魂蟲既然能啃食鬼王。那對付鬼王的陰寒之氣肯定也沒問題,召它們過來是要處理傷勢的。事實正如他所想的那樣,噬魂蟲一落入他的傷口處,便賣力地吞噬起來。

不大片刻功夫。那漆黑的能量就被吞噬乾淨,沒了這陰寒之氣的侵蝕干擾,楊開體內金血的強大恢復能力終於發揮出了作用,傷口處血肉蠕動,恐怕用不了幾日便能痊癒。

直到這時。楊開才扭頭朝紅衣少女那邊望去。

雙方目光悠一接觸,琳兒便忍不住吞了口口水,別看她剛才嘴上說的漂亮,其實心裡也是怕的要死。她可從來沒見過有人能如此兇殘,竟能以一敵多,反而將敵人全部斬殺,而且他殺的還不是一般人,那可是黃泉宗的兩個帝尊境,外加一群布置了天羅封絕大陣的道源境啊。

再配合著楊開胸口處那巨大的傷口,更添一份猙獰的感覺。

眼看楊開朝這邊望來。說不慌那是假的,琳兒現在也是有些後悔,早知道就跟符老逃了算了,留在這裡逞強做什麼啊。

她也不想想,以楊開的本事,即便她想逃也逃不了多遠,除非她與符老遁回古地通道,藉助奇霧的干擾方才能擺脫掉楊開。

沙沙沙……

楊開一步步朝那邊行去,目光冰寒,給了琳兒極大的壓力。

符老護主心切。已經閃到了琳兒面前,一臉戒備的神情。

「還算老實!」楊開走到他們面前三丈處,站定身形,劍鋒一指。冷冷道:「看在你們這麼老實的份上,本少可以給你們一個痛快,說吧,想怎麼死?」

符老一聽就急了,這位還來真的啊?這天底下有幾個人敢拿劍指著自家大小姐問她想怎麼死?看楊開那一臉殺機的樣子,似乎是真的不打算放過自己兩人了。

想來也是。先前他被小姐用帝寶束縛,差點命喪在黃泉宗的人手上,換誰心裡也有氣。

可是小姐如何能死?她若死了,這天下只怕是要大亂。

符老沉聲道:「這位少爺,冤家宜解不宜結,這次是我們做錯了,你高抬貴手,就當今日之事沒發生過怎樣?」

「沒發生過?」楊開斜眼望著他,一肚子惱火,冷哼道:「本少身上的傷口難道是假的?如何能當沒發生過?」

傷口還沒癒合呢,白森森的骨頭還露在外面,這豈能當沒發生過。

符老臉色一沉,道:「老夫這般說也是為你好,你若執迷不悟的話,必定大難臨頭。」

楊開氣及反笑,道:「本少知道你們來頭不小,背後有大人物撐腰,但那又如何,落在本少手上,生死只在我一念之間,失敗者當有失敗者的覺悟,還敢這般大言不慚,信不信我一劍捅了你!」

說話間,楊開劍鋒一轉,直接頂在符老的胸口上,手腕晃動著,那鋒銳的劍尖切割的符老衣衫裂開,嚇得他連忙往後退了一步,強撐起來的氣勢也瞬間煙消雲散,如霜打的茄子一樣。

他還真怕楊開一怒之下將自己給捅了,小姐若是被殺這傢伙肯定大難臨頭,可若是自己被殺的話可沒人替自己出頭的。

自己本就是一個護衛,負責保護小姐安全的,如今連自己的命都保護不了,如何保護小姐。

碰到不要命的了!

符老心中那個恨啊,早知道這人如此強大,早知道黃泉宗那群人那般廢物,他怎會主動找上門來與黃泉宗合作,帶著小姐三番兩次地挑釁楊開?

可話又說回來了,誰知道一個帝尊一層境這麼猛啊。

「那、那你想怎樣?」符老軟了氣勢,弱弱地問道。

如今人為刀俎,我為魚肉,不低頭不行啊,什麼屈辱暫且放到一邊,等活命了再說,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嘛。

楊開臉色一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