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五百五十八章 日子苦啊

第兩千五百五十八章 日子苦啊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幽魂怒道:「段紅塵你適可而止啊」

這已經不是看得起那小子,而是看不起自己了,幽魂焉能不怒。

段紅塵淡淡道:「他精通空間之力」

「有這事?」幽魂微微驚訝,段紅塵既然說那小子精通空間之力,那就是真的精通,這樣的人還真不好殺。

「他還學了歲月如梭印」

「什麼?歲月如梭」幽魂這下是真的震驚了,歲月如梭,那可是歲月大帝的神通,普天之下唯一一時間法則牽扯到的神通,連他幽魂都沒法窺得門徑。歲月如梭印一出,搞不好還真能拿自己女兒陪葬。

「對了,山河鍾也在他手上」段紅塵一點點信息往外拋著,卻彷彿一次次重擊打在幽魂身上,讓他的表情越來越誇張。悄悄打量過去,段紅塵心中爽的不行。

也不知道他怎麼知道這些的,畢竟當時在碎星海中,楊開可沒暴露過這麼多底細。

幽魂大帝已經一臉獃滯,嘴角不斷抽搐。

好半晌,他才沉聲道:「元鼎那傢伙的山河鍾?」

段紅塵揚眉道:「除了那個山河鍾,還有什麼山河鍾?」

幽魂的表情抽搐的更厲害了。

雖說他是十大帝尊之一,手上帝寶不缺,但山河鍾是什麼東西,那可是洪荒異寶,想不覬覦都不行啊。當年圍攻噬天的時候,噬天拼著受傷也要先斬殺了元鼎,最大的原因就是忌憚山河鐘的鎮壓之力。

連噬天都忌憚的玩意,他幽魂豈能無視。

空間之力,歲月如梭,山河鍾……

這小子的運氣未免也太好了吧,怎麼什麼好東西都能被他給得到,普通武者能得其一便是祖墳冒青煙了,他倒好,居然全捏在手上,也不知道他家祖墳埋在什麼地方。

無福者無運。這小子的福源有些逆天了。

默然了一會兒,幽魂冷哼道:「你跟我說這些幹什麼,真是無聊」

段紅塵呵呵一笑,道:「隨便聊聊嘛……」

他知道。幽魂應該是不會對楊開下殺手了。因為他也沒有把握以魂降之軀將楊開斬殺,若非如此,段紅塵也不會透露出這些情報來。

說話間,段紅塵又不耐地催促道:「你倒是快點把那邊的事情解決了啊,老夫還等著你將我和噬天分開呢。這老狗一直盤踞在老夫身體內,搞的老夫想去青樓找點樂子都不方便」

幽魂大帝封號幽魂,自然是極為精通神魂力量的,也是十大帝尊中對神魂力量研究最透徹的一人,所以段紅塵才會來幽魂宮,找幽魂大帝幫忙,看看他有沒有辦法將噬天的神魂從自己身軀內剝離出來。

若是連幽魂都沒辦法,那他只能暫時保持這種狀態另想他法了,想想以後的日子,段紅塵就忍不住打了個冷戰。

說起正事。幽魂也肅然起了神色,道:「紅塵,我也不瞞你,你這情況有點棘手,我不一定能幫的上忙。」

「幫不幫得上,試過再說。」段紅塵沉聲道。

幽魂點了點頭,重新閉上眼睛。

古地通道外,楊開提著百萬劍,心神一直關注著符老,不敢有絲毫掉以輕心。

魂降而來的幽魂大帝跟他說了一句等著之後。便忽然沒了動靜,這讓楊開有些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這傢伙到底要做什麼。

要不要趁其不備,先跑了再說呢?

可這邊的事情不解決的話。搞不好會被幽魂宮給盯上,幽魂宮與黃泉宗可不是一個等級的,被幽魂宮的人盯上了絕對不是什麼好事情。

想著想著,一個更大膽的念頭浮現出來。

要不要先下手為強,將面前這兩人給殺了,一了百了。

不過這個想法也只是在腦海中轉了一圈。便被楊開給拋之腦外。真要是這麼做,那就徹底得罪幽魂大帝了。

先看看情況吧,楊開決定以不變應萬變,如果幽魂大帝真要衝自己下手的話,再做打算也不遲,想到這裡,他朝琳兒那邊望了一眼,正好碰見她的目光。

四目對視之下,楊開咧嘴獰笑,模樣可怖。

琳兒嚇了一跳,趕緊撇開視線,心想父親大人在搞什麼,殺了這小子不就完了,自己女兒被欺負了也不出頭,真是讓人傷心。

就在這時,一直站在沒動的符老忽然像是回過神一樣,抬頭朝楊開望了一眼。

楊開忍不住吞了口口水,硬氣道:「大人有何指教?」

符老嘴角微微一揚,上下打量楊開,又瞧了瞧那邊死掉的二十多個黃泉宗弟子,知道這些人實在是死的不冤。一個人有那麼多福源,又與紅塵大帝聯手對付過噬天,他們如何能是對手。

山河鍾啊,這洪荒異寶自幾萬年前被元鼎從這裡帶出去之後,居然還有再回此地的一刻。

「事情的經過我了解的差不多了。」符老淡淡說道,「此事確實是小女有些無理取鬧,沒你什麼事。」

「哈哈,大人果然目光如炬。」楊開聞言一下子放鬆下來,知道自己沒什麼危險了,幽魂好歹是大帝,既然這麼說了,定然就不會再找自己的麻煩。

反倒是那邊的琳兒聽了,氣的一噘嘴巴,滿臉的不樂意。

符老點頭道:「古地兇險,你好自為之吧。」

說話間,朝琳兒那邊伸手一攝,帝元涌動便將琳兒擒了過來,這便要走了。

「等等」楊開一見他這架勢,連忙喊了一聲。

「還有什麼事?」符老轉頭,有些不耐地望著楊開。

楊開嘴角一抽,道:「大人,你不會是想就這樣一走了之了吧?」

開什麼玩笑,自己因為那胡攪蠻纏的女人受了傷,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