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五百六十章 血門之變

第兩千五百六十章 血門之變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漠然了許久,張若惜壯著膽子再次運轉起功法來。

這一次她倒是仔細感受了一下,發現在這裡修鍊的話,吸收進體內的除了天地靈氣之外還有蠻荒之力。但是古怪至極的是,這兩種力量都對她有極大的好處,尤其是那蠻荒之力,竟讓她有一種食髓知味,欲罷不能的感覺。

這是怎麼了?自己的身體不會出什麼問題了吧?這可是蠻荒之力啊……

張若惜忽然害怕起來,也不敢再修鍊了,斷了功法的運轉,默默地坐在原地,表情驚疑不定。

這事她實在找不到緣由,唯一可能的解釋便是自己的血脈,因為先生說過,她的血脈之力及其古怪,也不知道有什麼樣的傳承。

她自己也很奇怪,因為她修鍊所用的功法是自己領悟出來的,並非張家傳授,似乎這些東西就刻在她腦海深處,一修鍊便知道該如何運功。

呆坐在原地也沒什麼事,四周靜悄悄的,一片安寧。

張若惜想了想,將那空靈玉璧從空間戒取了出來。進這裡之前,先生就將這東西交給了自己,讓她多研究研究,說是有可能解開她血脈之力的秘密。

此刻一拿出來,張若惜便忽然身軀一震,抬頭朝某個方向望去。

那種感覺又來了!

冥冥之中,似乎有什麼東西正與手上的空靈玉璧發生了共鳴,正在遙遙呼喚著自己,讓她渾身血液都加速流動,燥熱無比。

這感覺之前有過一次,此刻再次經歷,讓張若惜能夠確定這並非是錯覺。

不過也僅僅只是轉瞬即逝,等到張若惜再仔細感受的時候,卻又什麼都發現不了。

空靈玉璧之上,依然閃過各種秀麗風景,張若惜拿在手上翻來覆去地研究了好大一會,也是毫無頭緒。不知道這到底是幹什麼用的。

……

茂密叢林,古地深處。

這裡是蠻荒古地真正的深處,是從來沒有人族踏足的地方。億萬年來,只有各種蠻荒遺種生活在此。繁衍連綿。

這裡儼然是另外一個世界,與星界四域完全不同的世界。

巍峨高山之上,一個橢圓形正在散發著血紅光芒的東西熠熠生輝,這東西一片血紅,仿若由鮮血澆築而成。卻又散發著奇異的香味。

血門!

生活在蠻荒古地深處的妖族們都知道此地有個血門,只是沒人能夠進入其中,更不知道這血門到底隱藏了什麼樣的秘密。

不過在古地之中,卻傳言這血門內有能讓古地生靈進化成聖靈的奧秘。如今的古地生靈,體內或多或少都殘留了上古聖靈的血脈之力,只是多寡不同而已。

即便是看起來極為普通的一條小蛇,追溯遠古之上,說不定也能與龍族牽扯上關係。

那隱藏在體內的上古血脈一旦被激發,古地生靈便能擁有與祖上聖靈媲美的實力。古往今來,億萬生靈。又有幾人成功挖掘出自身血脈的力量,進化成聖靈?

滿打滿算,不超過兩掌之數。

可在古地各族的傳言之中,那血門卻是擁有神秘的力量,能讓進入其中的妖族或者蠻荒遺種完全開發出血脈的力量,一旦成功,便有極大的機會重現祖上輝煌,進化為聖靈。

正因這個傳言,所以血門所在之地,乃是整個蠻荒古地各族的聖地。無數自以為有實力或者有機緣的生靈,前仆後繼地想要通過血門,想要激發自身的血脈。

卻沒一個能夠成功。

甚至連靠近血門都做不到,但凡靠近血門十里之內。大多數古地生靈都會化為一灘膿水,死的及其凄慘。

曾有一位實力達到十二階頂峰的強悍妖王在大限將至之前也來到此地,想要奮力一搏。因為他的壽元將盡,若不想想辦法的話只怕會很快老死。

血門是他最後的希望。

十二階頂峰,那可是相當於人族的帝尊三層境強者,整個星界。又有多少這樣的存在?

可他拼盡全力,也只來到血門三里之外,再也無法寸進,最後堅持了三天三夜,還是化為了膿水,魂飛魄散。

從那之後,便再無古地生靈敢隨意靠近血門了,連那十二階頂峰的妖王都無法進入血門,開啟血脈,其他生靈又哪有膽子嘗試?

血門一時間成為了古地中的禁地,任何一個古地生靈都不敢隨意靠近,唯恐不明不白的死掉。

這事雖然年代久遠,但古地生靈中,無論是妖族還是那些蠻荒遺種,都壽命極長,所以很多妖王或者一方霸主都是親歷此事的,也親眼見證了那位十二階頂峰妖王的悲慘命運,在他們的嚴厲告誡下,他們的手下根本不敢靠近血門。

此時此刻,那矗立在高山之巔,無數年來沒有絲毫變化的血門忽然綻放出耀眼的紅光,那紅光匯聚成光柱,直衝雲霄,將天上的雲彩都破開一個大窟窿。

不過很快,這光柱就消失不見了,只留下點點紅芒,逐漸消散在半空之中。

血門百里之外,一條通體漆黑的烏蟒正用那粗壯的身軀卷著自己的獵物,緊緊勒死,張開血盆大口將獵物吞在口中。

它所面對的方向,正是血門所在之地。

那紅色光柱乍起而消的場景被它看的清清楚楚。

烏蟒的眼珠子一瞬間瞪圓,死死地凝視著血門所在之地,眼中滿是驚恐的神色。

不怕不行啊,血門的傳說太恐怖了,這麼多年來血門一直都矗立在那裡沒什麼變化,忽然來了這麼一出,誰不提心弔膽?

不過這變故發生的極快,倒也沒有波及到它,總算讓它心中稍安。

等了許久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