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五百六十二章 來抓我呀

第兩千五百六十二章 來抓我呀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一日後,楊開從山洞中走出,肩膀上的傷口已經痊癒,也換了套新衣服穿上,免得血腥味招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守在洞口處的張若惜聽到動靜,連忙起身,現楊開面色紅潤,這才放下心來。

雖然她也知道楊開所受的傷並不嚴重,可依然還是焦心不已。

兩人對視一眼,楊開點了點頭,張若惜道:「先生,我現一件怪事。」

「怎麼了?」楊開奇怪地問道。

張若惜連忙將自己之前運功修鍊的情況說了一遍,然後望著楊開,期待他能解答一二。

楊開哪知道這是什麼問題,當著張若惜的面又不好展現自己的無知,只能故作姿態地沉吟片刻,道:「小心無大錯,你在這古地內暫時不要修鍊了,若是需要恢復力量的話,盡量使用源晶和靈丹,實在不行就進小玄界。」

張若惜自然是惟命是從,不帶絲毫遲疑的,遲疑了一下道:「那先生怎麼辦?」

楊開笑道:「我無妨,這裡的蠻荒之力還奈何不了我。」

張若惜訝然,一臉崇拜地望著楊開,美眸里差點冒出了小星星,心想先生就是厲害,聽聞這裡的蠻荒之力即便是大帝親臨也多少會受到點影響,可到了先生這邊居然一點事都沒有。

楊開輕咳一聲,道:「走吧……」

這話剛說完,他便忽然臉色一變,扭頭朝一個方向望去。爆喝道:「什麼人鬼鬼祟祟!」

張若惜也是嚇了一跳。她一直守在這裡,根本沒現有什麼生靈靠近的痕迹,沒想到先生一現身就來這麼一出,不過先生不可能無的放矢,換句話說,這裡真的有人。

她扭頭四顧,順著楊開的目光朝一顆大樹望去。

那邊毫無異常。安靜的有些不像話。就連她神念掃過,也沒現絲毫不對勁的地方。

楊開冷哼道:「藏頭露尾,要本少請你出來么?」

話音落下,只見那大樹的樹冠之上,一陣淅淅瀝瀝的聲音響起,緊接著,一個腦袋從茂密的樹叢中探出,一雙明亮的大眼睛滴溜溜轉了一下,在楊開和張若惜身上瞧了瞧。齜牙咧嘴一笑。

張若惜臉都黑了。

在這種鬼地方,忽然有人沖自己這麼笑,給人的感覺實在太突兀了。

「嗯?」楊開驚疑一聲,目光仔細地在那人臉龐上打量,只見這人披頭散,一縷縷頭仿若無數年沒有洗過一樣。都糾結在了一起。彷彿一條條黑蛇覆蓋在頭頂上。

而這人的臉龐上也是烏漆墨黑一片,看不清真容,唯獨那一雙眼睛明亮無比,一口牙齒也潔白如洗。

女人!

儘管看不到面容,可楊開一眼就瞧出來,這人是個女子!

哪有女子不愛美,可偏偏這個女子一副亂糟糟的樣子,比起楊開當時在楓林城見到的紅塵大帝還要狼狽不堪,也不知道在這蠻荒古地中遭遇了什麼。

不但如此,楊開本能地感覺這人的神智似乎有些問題。因為此刻她竟是倒掛在樹榦上,眼神雖然明亮,卻給人一種及其混亂的感覺。

不過更讓楊開在意的是她的隱匿功法。

若非剛才她忽然在樹上鬧出一點動靜,楊開還真沒現她隱藏在這裡。

這是什麼人?

神念掃過,感受到她體內微弱的能量波動,楊開悚然一驚,這人竟是一個帝尊兩層境強者!

就在楊開心中猜疑之時,那女子忽然笑嘻嘻地道:「來抓我呀!」

說話間,身子忽然如柳絮一般從樹榦上掉落下來,還不等落到地上,腰身一扭,轉瞬間射入叢林之中,一下不見了蹤影,只留下一串銀鈴般的笑聲:「來抓我呀,來抓我呀!」

抓你老娘!楊開嘴角抽搐,愈確定這女人神智有問題了。

要不然堂堂一個帝尊兩層境強者怎會如此行事?不但打扮的邋裡邋遢,說話也是莫名其妙的。來到蠻荒古地竟碰到這樣一個瘋女人,楊開實在不知道說什麼好,哪有心情去跟她玩躲貓貓。

「先生,她的衣服……」張若惜卻是像是現了什麼,伸手掩住了紅唇,震驚地盯著那瘋女人消失的方向。

「衣服怎麼了?」楊開皺了皺眉頭。

先前那瘋女人從樹榦上落下的時候,楊開倒也掃了一眼,與她本人的賣相一樣,衣服破破爛爛的,稍微一動便是春光乍泄,也不知道本來是什麼顏色,反正現在是灰色,彷彿許多年沒洗過一樣。

「先生不覺得有些眼熟么?」張若惜不答反問。

楊開愕然,經她這麼一提醒,他倒忽然疑惑起來。

「那是冰心谷弟子的服飾啊!」張若惜急急道。

「你確定?」楊開瞪大了眼珠子。

張若惜道:「前次在北域冰輪城的時候,我也見過不少冰心谷的弟子,她們穿的衣服與剛才那位應該是一樣,雖然破爛,可胸口處那冰花的標誌卻做不了假。」

「冰心谷弟子怎麼跑這裡來了!」楊開震驚無比。

冰心谷在北域,這裡是東域,兩域之間間隔千山萬水,尋常人不可能來到這裡,不過一想起這蠻荒古地是整個星界強者都覬覦的寶地,倒也釋然。

他也算是南域的弟子,他都能跑到這裡來,北域的人來這裡有什麼好稀奇的,這裡本就是四域強者匯聚,龍蛇混雜之地。

可他有一點不太明白,冰心谷自開派祖師冰雲之下,強者數量並不多,帝尊境更是稀少,怎會有一個帝尊兩層境的弟子淪落在這裡,而且神智還出了問題。

想著想著,楊開忽然眼前一亮,記起了一件事。

當年冰雲從寂虛秘境返回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