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五百六十三章 老三

第兩千五百六十三章 老三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對上這種人,楊開還真沒什麼脾氣,若是她神智清楚的話倒是可以坐下來聊聊,問問她的來歷和出身,偏偏她一副瘋瘋癲癲的樣子,想聊也得她給機會才行。

楊開氣的牙痒痒,卻又不敢打草驚蛇。

這瘋女人來無影去無蹤,隱匿功法又古怪的很,真要是把她嚇跑了,只怕想找她就不容易了。

定了定心神,楊開面上擠出一絲微笑,努力擺出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沖前方招了招手,道:「你過來!」

瘋女人壓根就不為所動,只是一個勁地嬉皮笑臉道/:「快來抓我呀。」

她來來回回,似乎只會這麼一句,而且樂此不彼。

楊開嘗試著呼喚了幾次也沒有效果,心中也是無奈。

「先生,拿點東西誘惑她,看看她會不會過來。」張若惜忽然開口提議道。

楊開一聽,覺得也是個不錯的主意,埋頭在空間戒里一陣翻找,很快便找出了一枚紅彤彤的果子。他手上如今的煉丹材料數量不少,大多數都是殺人越貨得來的,更有上次在那上古葯園中尋到的。

這一枚碧沙果好歹也是帝級煉丹材料,賣相自然不凡,而且葯齡十足,一拿出來便散發出撲鼻的香氣。

楊開手一翻,將那碧沙果攤在手心上,沖前方道:「給你東西吃,你過來,別害怕。」

他一副要拐賣小丫頭的壞叔叔模樣,心中對自己膩歪的不行,偏偏還得裝著若無其事。

那倒掛在樹上的瘋女人果然對這果子很感興趣,一雙明眸大眼瞬間定格在果子上面,毫不掩飾眼中的渴望之意,甚至還砸吧砸吧了幾下小嘴。一副食指大動的樣子。

不過也不知道是不是天性使然,她依然警惕無比,儘管一臉的渴望卻沒有如楊開所願衝過來撲搶。

嘩啦啦……

樹葉一陣晃動,瘋女人忽然不見了蹤影。

楊開怔在原地,連忙放出神念想要鎖定她的行蹤。這次要被她脫身了,這茫茫古地。猶如大海撈針,真的不知道該去哪找她了。

嘩啦啦……

另一邊又傳來一陣響動,楊開扭頭望去,赫然發現那瘋女人居然重新出現在另外一顆大樹的樹枝上,單掌扶著樹榦,靜靜地站在那裡。

快!好快!

楊開眼帘一縮,總算是領教了這女人的速度,他壓根就沒來得及鎖定住對方的行蹤,她就神出鬼沒般地重新現身了。

不過這次比剛才的距離似乎近了不少。

楊開暗暗鬆了口氣。知道手上的果子應該是引起她的興趣了。

楊開微微一笑,語氣輕柔,將手上的果子往前送了送,道:「要不要,不要的話我就吃了啊。」

說著話,又將果子收了回來,慢慢往自己嘴邊送去。

見此情形,那瘋女人大急。一副恨不得撲過來橫刀奪愛的架勢,卻又不知道在顧忌些什麼。來回在樹榦上走動,就是不下來。

楊開氣的牙痒痒,一狠心,直接張口朝碧沙果咬去。

一口下去,滿嘴生津,這畢竟是一枚帝級靈果。其中蘊藏的靈氣自然是極為驚人的,而且口感非常不錯,本就誘人的果香味愈發濃郁了。

吧唧吧唧……

楊開吃的那叫一個津津有味,一邊吃還一邊弄出些怪異的響聲,勾的那瘋女人心裡直痒痒。

她再一次瞧了瞧碧沙果。美眸中閃過一絲堅定,似乎是下了什麼決心一樣,身子一轉,化作一道白光朝楊開射了過來,迅如閃電。

楊開等的就是這一刻,哪還會錯過,手上靈果當頭朝她打了過去,同時一探手,臂出如龍,抓向虛空某處。

人影一閃,瘋女人忽然出現在楊開面前不遠處,那一雙閃亮亮的眼睛死死地盯著被楊開仍過來的碧沙果,彷彿這世上再無東西能夠吸引她的注意力。

靈果飛來,若無意外,定會砸在她的額頭上。

楊開這一擊雖然沒有要她命的意思,但也並非隨手一仍,而是灌入了一些帝元,本意是想干擾一下這瘋女人,好方便他接下來的行動。

哪知這瘋女人在關鍵時刻竟是身子往後一仰,差之毫厘地避開了靈果的襲擊,緊接著檀口一張,直接將那靈果咬在了嘴上,眉眼瞬間彎成了月牙形,一副喜不自禁的模樣。

說時遲那時快,楊開已經閃到了她身邊,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

瘋女人大驚,連忙扭頭朝楊開望來,一直笑眯眯的美眸中閃過一絲難以言喻的森寒。

身子猶如無骨一般扭動了一下,瞬間就變幻了體位,與楊開面對面而立。

她一抬手,另一掌狠狠朝楊開拍了過去,攻擊未到,一股及其冰寒的意境卻已蔓延四方,似乎要將這天地都凍結。

楊開倒吸一口涼氣,忍不住打了個哆嗦,沉喝道:「冰之法則!」

如果說先前只是猜測這瘋女人跟冰心谷失蹤多年的那個老三有什麼關係的話,那麼現在幾乎就可以確定下來了。

冰心谷的所有弟子,修鍊的都是冰系功法。

楊開臉色一正,不敢怠慢,同樣一掌拍去,掌心之中,空間法則之力跌宕。

轟……

巨響聲傳出,兩人的身體都猛地搖晃,猶如在狂風驟浪之中顛簸流離的兩隻小船,兩種不同的法則之力彼此交鋒,竟是旗鼓相當。

瘋女人的修為畢竟要比楊開高出一個小層次,又是含怒出手,反而楊開卻是倉促應對,能與她打個平手已是楊開能做到的極限,換做其他的帝尊一層境,只怕要吃個大虧。

不待兩人的法則之力分出高下,那瘋女人忽然胳膊一扭,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