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五百六十九章 彌天大禍

第兩千五百六十九章 彌天大禍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大人,是牛大人那邊的人馬!」一個妖族忽然湊近羊有為身邊,低聲說道。

羊有為聞言,面色微變,連忙浮空看去,待看清那邊行來的龐然大物的模樣之中,忍不住低喝道:「牛全!」

牛全這個名字他之前提到過,楊開雖然沒有細問,也知道那牛全是一個妖將,應該與羊有為是平起平坐的存在,卻不想今日居然在這裡碰到了。

楊開正在考慮要不要讓羊有為配合自己殺人滅口,免得讓那些不相干的妖族發現自己與羊有為攪和在一起生出變故,卻不想羊有為居然直接朝那邊飛了過去,待到那半空中,朝下大聲呼喚道:「老牛,你幹什麼去!」

沒有任何回應。

羊有為的臉色再次一變,急急道:「老牛,我是老羊啊,你醒醒看著我!」

那些跟著牛全一路飛過來的妖族顯然都認得羊有為,當即有妖族痛哭流涕道:「羊大人,你快施法救救我家大人吧,大人他今日不知怎地,忽然現出了真身,不管不顧地朝這邊跑來,我等攔也攔不住,喊也沒有任何回應。」

聽他這麼一說,羊有為立刻印證了自己心中的猜測,目光朝那無形的墓門所在之地瞧了一眼,面上浮現出一絲哀傷之色,重重地嘆了口氣,擺擺手,又飛回到楊開身邊。

轟隆隆……

樹木攔腰而斷,那龐然大物終於從樹林中衝撞出來,楊開定眼望去,發現那前方出現了一隻體型巨大無比的牛形妖獸,渾身泛著青濛濛的光澤,一身獸皮上溝壑滿布,縱橫交錯,明顯是歲月流逝留下的印痕,那四隻蹄子一個個都宛若房屋般大小,每一次落下都是地動山搖。

這妖獸頭顱兩旁長了兩隻彎如鐮刀般的尖角。不過其中一隻角卻是斷了一截,也不知道是何人所為,斷角不但沒有削弱這妖獸的氣勢,反而愈發讓它顯得猙獰。

這應該就是那個叫牛全的妖將了!楊開心中有數。卻不清楚這妖將為何會現出自己的真身,雖說妖族現出真身之後戰鬥力會大幅度增加,但畢竟不如人身靈活,所以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妖族是不會現出真身的。

「怎麼回事?」楊開扭頭望著羊有為。

「大限已到。這是要進墓地了啊。」羊有為微微嘆息一聲,語氣中有些兔死狐悲的味道,他早就知道牛全活不了太久,卻沒想到這一日竟來的這麼突然。

楊開瞧了瞧那牛全,又瞧了瞧眾妖之前所指的墓門所在的位置,幡然醒悟道:「它能感受到萬靈之墓的召喚?」

羊有為頷首道:「所有古地的生靈,在大限將至之前,都能感受到萬靈之墓的位置,會不由自主地進入其中,老牛他……哎……」重重一聲嘆息。凝噎無語。

「這個倒是可以看看。」楊開眉頭一揚。

他與這牛全沒什麼交情,先前正不確定這萬靈之墓是真是假,現在居然就有驗證的方法了,所以楊開倒是沒什麼感觸,反而瞧的津津有味,就當開個眼界了。

牛全的那群手下依然在不斷地呼喚,可化作真身之後,它似乎聽不到任何聲音,只知道一步步地朝墓門所在的位置行去。

不大一會功夫,所有跟來的妖族都從羊有為的手下這裡得知了事情的真相。知道自家大人是要進萬靈之墓,頓時一個個都神情黯然,表情悲慟。

眾目睽睽之下,那牛全行至山谷空曠地帶。忽然頓下了步伐,仰天哞叫了一聲,一頭朝前方扎去。

楊開一瞬間瞪大眼珠子。

因為在那虛空之中,一扇呈現出灰黑色的光門忽然閃了一下,那光門高達十幾丈,明明一直矗立在那裡。卻隱匿在無形之中,若非牛全進入掀起了一絲漣漪,只怕其他人還看不到。

正如羊有為此前所說,只有古地里那些將死的生靈,才能看到這一扇墓門。

牛全通過那墓門,龐大的身軀很快消失不見,漣漪盪過,墓門也同時隱匿下去。

跟著牛全來到此地的那些妖族俱都痛哭流涕,一個個哀嚎不已。

羊有為也是砸吧砸吧嘴,一臉不是滋味的表情。

「還真有墓門!」親眼見證了之後,楊開知道羊有為等人剛才沒有說謊欺騙自己,也由此印證了老三是真的進了萬靈之墓!

這下可如何是好?楊開一個頭兩個大,他也不知道那裡面到底有什麼危險,若是進了裡面又該如何出來,萬一這萬靈之墓是有進無出之地,進入其中豈不是自尋死路?他雖有空間力量傍身,也不敢輕舉妄動。

倒是若惜那丫頭,之前居然能看到墓門,實在讓人奇怪。

想到這裡,他扭頭朝張若惜望去,不看還好,一看卻是嚇了一跳,因為張若惜居然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墓門所在前方,伸出一手朝那無形的墓門探去,一雙美眸中泛著奇異的光芒,看起來極為古怪。

「若惜你幹什麼!」楊開大喝一聲。

張若惜嬌軀一顫,猛地回過神來,待發現自己不知不覺來到了墓門面前,花容頓時失色,想要抽身後退。

可就在這時,那隱匿的墓門居然再一次顯露出來,而且這次是完整地顯露。

空曠山谷之中,一扇巨大的灰黑色光門散發出奇怪的光芒,一閃之下,光芒將整個山谷都籠罩其中。

所有被這光芒籠罩住的妖族都驚駭地發現自己居然不能動了,一雙雙眼睛中透出及其驚恐的神色,大呼小叫不斷。

楊開也是睚眥欲裂,在那灰黑色的光芒籠罩下,任憑他如何催動力量,竟也無法挪動步伐,空間力量施展出來,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