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五百七十三章 謝無畏

第兩千五百七十三章 謝無畏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三人的出現似是鬧出了一點動靜,不遠處一個妖族飛速馳來查探,還沒等靠近這邊,被楊開提在手上的妖王便已一聲低吼,閃電般竄了出去,直撲那個妖族。

一聲慘呼傳來,那妖族連什麼人偷襲自己都沒看清就被摁倒在地上,妖王張口就朝他頸脖處咬去,大口大口地吞噬著鮮血,霎時間,慘嚎聲陣陣,那被撲倒在地上的妖族不斷掙扎卻始終無法擺脫,逐漸沒了動靜。

片刻後,妖王起身,抹了一把嘴角,折返回來。

那妖族的鮮血對他而言似乎大補,原本瘦的皮包骨的樣子也有了一些改善,最起碼皮膚多出了一些光澤,連血肉都生出了不少,萎靡的生機也增加一些。

他瞧了一眼楊開,目光有些複雜,可最終還是低下了腦袋,重重嘆息一聲。

「妖王怎麼稱呼?」楊開問道。

「謝無畏!」妖王沒好氣地回了一聲,不過見楊開並沒有因為自己身為魂奴而有絲毫怠慢,倒也寬心不少,他還真怕楊開一上來就對他頤指氣使,真要是那樣,以他的爆脾氣,肯定忍不了。

「無懼無謂,妖王好名字!」楊開微微一笑。

謝無畏一擺手道:「瞎起的。」默了一會,他又問道:「本王要怎麼稱呼∑≌你?」

楊開道:「叫楊少好了。」

謝無畏微微頷首,道:「楊少此前說要本王辦一些事,不知具體是什麼事。」

他一副迫不及待將楊開的事辦完,然後好擺脫他控制的意思,絲毫沒有掩飾。

「不急。」楊開輕笑一聲,「先帶我回你的地盤再說,我要辦的事。人手少了可不行。」

還要回自己的地盤?謝無畏一臉膩味,他身為三十二路妖王之一,身份地位尊崇,真要是被人看到跟一個人類攪和在一塊,還被這個人類指示著做這做那,以後這老臉該往哪放?

似是看出他心中所想。楊開道:「妖王放心,不會叫你難做就是,若是你手下人問起來,你大可以說本少是從外面來探訪你的朋友,古地妖族在外面結實一兩個人類朋友沒什麼關係吧?」

謝無畏嘴角一抽,違心道:「沒關係。」

要不是魂印被楊開掌控,他豈會聽從號令,但如今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啊。

當下。三人展開身形,朝古地深處馳去。

謝無畏對蠻荒古地無疑是極為熟稔的,帶著楊開與張若惜一路橫衝直撞,根本不需要隱匿。

沿路偶有幾個不長眼的妖族前來查探,都紛紛成了謝無畏補充生機的食物。

半日之後,前方出現了一座巍峨高山,山上隱有一些建築,湊近了看。楊開才發現那些建築分明都是用大塊小塊的石頭堆砌而成,並沒有多少美感可言。卻顯得粗狂豪放,一如妖族的秉性。

自山腰處,有數之不盡的山洞,那些山洞中都居住著不少妖族。

楊開等三人飛來,顯然驚動了這些妖族,紛紛走出山洞查探。不過還沒看清楚,三人就已經衝進了那唯一的大殿內。

殿內立刻有幾個美貌婢女迎上,畏懼地望著謝無畏,欠身行禮:「大人!」

謝無畏心情不佳,壓根懶得理會這些婢女。目不斜視地闖了進去,倒是跟在謝無畏身後的楊開和張若惜,惹的那些婢女頻頻側目。

畢竟兩人身上沒有半點妖氣,分明是人類,她們也不知道謝無畏出門一趟怎麼帶了兩個人類回來,而且看這兩個人類的架勢,似乎也不是大人的俘虜啊。

大殿之上,有一白骨寶座,也不知道什麼妖獸的骸骨雕刻而成,一如既往地粗狂,謝無畏徑直走上前去,轉過身來,長袍一抖,端坐其上,一雙虎目睥睨四方,倒也有一番威嚴。

不過很快,謝無畏就表情一訕。

乍一回到自己的地方,心安下來,他倒把如今的處境給忘記了,看見站在下面笑吟吟地瞧著自己的楊開,謝無畏又趕緊站了起來。

「妖王坐下就是,我們只是你外面來此的朋友。」楊開傳音一句,他見識到這妖王寧死不屈的脾氣,所以也不想弄的他太難堪,畢竟還有事要讓他去做,這些表面功夫就無需太在意了。

謝無畏心中感激,覺得這人類還算通情達理,心中的排斥倒也沒那麼強烈了,順勢就再次坐了下去,伸手道:「楊少請坐!」

楊開微微一笑,轉身走到一旁,找了個位置坐下,舉目打量四周,發現這裡比羊有為那一畝三分地大氣的多,無論格調還是布設都不是一個檔次的,心想妖王不愧是妖王,羊有為一個區區妖將壓根沒法比。他剛才來這裡的時候也感覺這山上有不少十二階妖獸的氣息,換算下來差不多就是人類的帝尊境強者。

一路妖王手下就有這麼多帝尊境,三十二路齊聚又有多少,更不要說這蠻荒古地內還有四大聖靈。

這樣一群妖孽,真要是拉出去的話,除了十大帝尊聯手抵擋,恐怕真的能橫掃整個星界。

蠻荒古地,果真不容小覷啊。

張若惜就乖乖地站在他身後,一雙美眸也是好奇地打量四周。

「來人!」謝無畏沉聲朝外吆喝。

外面立刻閃進來六位氣勢十足的妖族,似乎早已恭候多時,個個都氣息彪悍,楊開瞧的眼帘微縮,因為這幾個妖族給他的感覺,絲毫不弱於帝尊兩層境。

六個妖族進了大殿,齊齊抱拳,道:「見過大人!」

謝無畏虛抬了下手,示意他們不必多禮,這才開口道:「本王離開的這段時間,沒發生什麼事吧?」

他也沒告訴自己的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