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五百七十四章 大塊頭

第兩千五百七十四章 大塊頭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謝無畏一臉不忿的表情,口出狂言讓幾個手下心驚膽戰,暗想大人果然還是這爆脾氣,幸虧這裡沒有外人,否則這話要是叫那幾位聖尊聽去,只怕大人要吃不了兜著走啊。

「血門,是什麼東西?」楊開在一旁聽了半晌,終於忍不住好奇問了出來。

之前他也聽羊有為提起過血門,知道這地方跟萬靈之墓一樣,是蠻荒古地的兩大禁地,不過並沒有具體打探。可現在見謝無畏的神情和言辭,這血門似乎牽扯極大,竟連古地的四位聖靈都出手干涉了。

這可不是什麼小事。

楊開如今要在蠻荒古地內尋找小小,還要尋找老三,多了解一點這邊的情況也不是壞事,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嘛。

聽到楊開問話,謝無畏一怔,忽然意識到這裡還有兩個外人,頓時嘴角一抽。他剛才也是太激動了,竟忘記了這茬。

「要是不方便說就算了。」楊開輕輕一笑,拿起旁邊婢女之前奉上的殷紅色茶水,聞了聞,還是沒敢喝下去,生怕這玩意是用鮮血泡製出來的。

他說的輕巧,謝無畏卻不敢就此帶過,畢竟楊開已經來了興緻,誰知道他心裡怎麼想的,只能順勢道:「也沒什麼不方便的,血門之事與人類無用,是我古地生靈的禁地。」

楊開道:「我之前聽人提起,血門與萬靈之墓乃古地兩大禁地,不知是真是假?」

謝無畏頷首道:「不錯。萬靈之墓乃我古地生靈老死之地,可血門卻是我等新生之所一生一死,分掌兩級」

「新生之所?」楊開愕然。

謝無畏沉聲道:「古老傳言,入血門,得新生,返祖脈,化聖靈」

「化聖靈」楊開悚然一驚,「難道說進了那血門,就能成為聖靈?」

謝無畏頷首道:「字面意思是這樣。但誰知道具體是怎麼一回事。古地自誕生以來,這血門禁地就出現了,誰也無法靠近,誰也無法進入裡面。可那古老傳言卻是一代代地傳了下來,在古地,便是剛開了靈智的小妖都知道這句傳言。不瞞楊少,我等古地生靈,都身負了蠻荒血脈。或多或少,多寡不定,實力強弱,資質優劣,也與血脈的濃薄有關。若真能將體內血脈完全激活,重現祖脈輝煌,那自然可以擁有堪比聖靈之力」

楊開驚奇不已:「這世上竟有這樣的地方,血門真有這種奇效?」

謝無畏道:「是不是有這奇效沒人確定,不過傳言確實有那麼幾位聖靈是從血門內走出來的,可年代久遠。已經無從考證了。可是不管如何,血門對我古地生靈來說,不啻是一場天大的造化,就如世間傳言鯉魚躍龍門,身化為龍一樣,血門的存在就如那龍門,誰不想去試試?」

「妖王也想去?」楊開眸露異色。

謝無畏嗤聲道:「那也得那幾位大人給機會才行。他們如今派出八大聖使封鎖四周,誰能靠近?不過這麼一弄,倒是有些此地無銀三百兩了,若說誰最了解血門之秘。那無疑就是四位聖尊了。」

楊開微微頷首,聽謝無畏這麼一說,他立刻明白了血門的意義。真要是能讓這古地生靈激**內祖宗血脈的話,那必然能讓其實力暴漲。這血門果然是新生之所,與萬靈之墓的老死之地是截然相反的存在。

天地之大,果然無奇不有啊。楊開心中唏噓不已,這一趟若不是為了小小而進入蠻荒古地,只怕他也無法想像這世上竟還有這樣神奇的場所。

「幾位聖尊積威已久,八使一出。暫時怕是沒人敢有異動,但祖脈之力誰能壓制?到最後只怕適得其反,傳令下去,嚴密監視血門那邊的情況,若有異動立刻來報,我就不信那三十多個老傢伙會乖乖蟄伏」謝無畏一揮手道。

他口中的老傢伙們無疑是指另外三十一路妖王。楊開聽在耳中,隱隱意識到這蠻荒古地似乎也不是鐵板一塊。

「是」那清瘦的妖族得令,立刻下去準備去了。

謝無畏站在高台上,臉色陰晴不定地又思索了一會兒,這才忽然抬頭看向楊開,道:「楊少,你此前說要本王幫什麼忙來著?」

「找人」楊開微微一笑。

「找什麼人?」謝無畏愕然問道。

「就是之前你看到的那個瘋瘋癲癲的女人。」楊開說話間,伸手在面前一點,漣漪盪過,老三的影像呈現出來,謝無畏瞧了,臉色不禁一黑。

他還記得此前在萬靈之墓中被老三用內丹砸了一下的場景。

「我與這女人有些淵源,她如今神智不清,流落在古地多有危險,所以我需要找到她,將她帶走」

這倒是沒什麼難度,謝無畏聞言也放下了心,他本來還擔心楊開收了自己魂印要自己辦什麼為難的事,如今看來只是找個人而已,當真是小事。

他目光投向下方一個獐頭鼠目的男子,道:「鼠玉,傳令下去,讓手下弟兄們多多留意這個女人的蹤影,若有發現立刻彙報,另外,不要讓人傷到她了。」

那獐頭鼠目叫鼠玉的妖族立刻抱拳道:「是」

轉身就走了出去。

謝無畏轉頭看向楊開,道:「若這女人還在古地的話,只要一露面,必定會被本王手下察覺,楊少靜候佳音便可。」

楊開滿意點頭:「有勞妖王。」

謝無畏嘴角抽搐,違心道:「楊少的事便是本王的事,不必客氣,來人,帶楊少下去休息,好生安頓」

他迫不及待想將楊開給打發了,說到底,還是跟楊開在一起有些不太自在,唯恐被手下人發現什麼端倪丟了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