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五百七十七章 長老

第兩千五百七十七章 長老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痴兒,還不快將貴客拉起來,成什麼樣子了。籃。色。書。巴,..」

一個蒼老的聲音忽然在前方響起,雖然雄渾,卻溫厚和藹,讓人聽在耳中不由自主地生出一絲親切感。

小小猛地打了個激靈,似對這聲音的主人極為敬畏的樣子,又蹦又竄地重新回到楊開身邊,伸手將他拽起,憨頭憨腦地望著他。

一通發泄,它總算是冷靜了下來。

楊開抬眼朝前方望去,入目所見讓他一怔。

只見在那叢林各處,一個個一人高的石靈慢步走出,粗略一數,竟有七八個之多,顯然都是察覺到這邊的動靜匯聚而來,那一雙雙圓溜溜的眼睛都好奇地打量著他。

而居中的一個石靈尤為突出,倒不是他有多麼強壯高大,相比其他的石靈來說,他反而要矮小一些,矮小並非因為身高,只是因為身形有些佝僂。

這石靈給人的第一感覺是蒼老

佝僂的腰身,杵著一根石質的拐杖,身上的石質皮膚也呈現出龜裂的狀態,那是無窮歲月流逝的痕迹,稜角分明的下巴上,竟有一蓬細小的石錐,好似鬍鬚一般,唯獨那雙眼睛卻極為明亮,閃爍著睿智的光芒。

石靈一族天生智力堪憂,但楊開也不知道為什麼,對上這老石靈的雙眸,卻從那眼睛中看出了一個睿智老者的倒影。

楊開肅然起敬,知道這位老石靈恐怕活了不知道多少萬年,同時也意識到這位老石靈到底是什麼人了,他雙手抱拳,躬身道:「小子楊開,見過長老,冒昧打擾,還請長老莫要見怪。」

張若惜一聽,知道這是個大人物,也連忙欠身行禮。

長老呵呵一笑,笑聲極為爽朗。道:「不打擾,我石靈一族等你已久,今日總算是等來了。」

「等我」楊開愕然,不過很快像是想起了什麼。扭頭瞧了一眼站在自己旁邊的小小,微微一笑,伸手拍了拍小小的肩膀。

他以為是因為小小的緣故,所謂這位石靈長老才會說一直在等自己。

「貴客遠道而來,路途勞頓。還請隨老朽前去休息,我石靈一族已經很多年沒有客人了。」長老說完,也不管楊開同意不同意,轉身朝叢林深處行去。

他雖然看著極為老邁,還杵著一根拐杖,但那佝僂的身形卻是健步如飛,速度絲毫不比其他石靈差。

他一走,剩下的那些石靈也都緊跟著他離去,只是臨行前瞅著楊開的目光有點怪怪的。

小小拉住楊開的手,口中嗚嗚了幾聲。連拖帶拽地將他拖走了。

楊開無奈,也只能招呼張若惜跟上。

走不多時,眾人便來到了一些參天古樹環繞的地方,這些參天古樹每一顆都有十人環抱粗細,而樹根下方都有一個樹洞,樹洞似乎被經營成了天然的樹屋,裡面有生靈居住的痕迹。

楊開瞧著新奇,心中也恍然,知道這些樹屋應該是石靈一族居住的地方了。

想想也是,這些傢伙動不動變身成幾丈高十幾丈高。一般的屋子還真經不起他們折騰,這種天然的樹屋倒是最好的棲息地。

石靈一族也不知道在這裡生存了多少年,那一個個樹屋都有著亘古荒涼歲月流逝的痕迹。

來到這裡之後,那石靈長老徑直地走進了一個樹屋內。轉身不見了。

倒是另外一個石靈走了上來,單手在胸前撫禮道:「長老吩咐,貴客先去休息,待到晚間時分再來說話。」

楊開瞧了他一眼,也不知道這個石靈是不是被謝無畏擒獲的那個,這些傢伙長的一般模樣。常人壓根分不清楚,除非與他們長時間生活在一起才有可能。

學著他的樣子,單手在胸前撫禮,楊開客氣道:「有勞」

他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非要晚間再來說話,但他此行是來找小小的,如今已經看到小小了,心愿已然達成,其他的倒也無所謂,甚至說小小要不要跟自己離開也不是楊開需要考慮的。

小小願意跟自己離開這裡固然最好不過,可若他無法拋棄自己的族群選擇留下來,楊開也不會勉強。

每個生靈都有自己的族群,小小能夠找到自己的同族,不再是孤單一人,楊開是真心為他感到高興。

「好生招待客人。」那石靈又對小小吩咐一聲,小小撓了撓腦袋,這才點點頭。

石靈瞧了他一眼,微微嘆息一聲,轉身離開了,似乎對還處在孩童時代的小小感到無奈,不過整個石靈一族,也只有小小一個還處在孩童時代,調皮任性一點也沒辦法。

待這石靈走後,小小才拖拽著楊開朝一顆大樹下方走去。

那樹下同樣有一個樹屋,明顯是小小的住處。

楊開與張若惜隨他進了裡面之後,小小東張西望一陣,又猛地竄了出去,也不知道跑出去幹什麼了。

過了片刻之後,附近一個樹屋內傳來一聲怒吼:「小傢伙又來調皮,小心我告訴長老讓他懲罰你」

轟隆隆

一陣地動山搖,片刻後,小小肩膀上扛著兩個石凳一溜煙地跑了回來,將石凳扔在地上,望著楊開指著石凳嗚嗚直叫。

若惜忍不住掩嘴而笑,明白這兩個石凳大概是小小跑出去搶了別的石靈的。

楊開也忍俊不禁,與若惜對視一眼,長衫一抖坐了下去。

扭頭四望,楊開發現這樹屋內空空蕩蕩,面積倒是不小,房屋還要大,只是裡面並無什麼擺設,甚至連桌椅板凳都沒有。

倒是旁邊幾個石雕引起了楊開的注意。

那幾個石雕瞧著很粗糙,明顯雕刻之人的技能不嫻熟,只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