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五百七十八章 木靈一族

第兩千五百七十八章 木靈一族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隨著小小繼續朝前走去,很快便來到了一個空曠的地帶。

此地已經匯聚了七八個石靈,紛紛站在一個石盤的後面,這些石盤每一個都有磨盤大小,應該是石靈一族自己製作出來的,擺放在此充當桌子用。

石桌的後面,也都有石凳。

在那最前方的石桌後,耄耋的石靈長老已經入座,正笑眯眯地朝這邊望來。

楊開與張若惜隨著小小一路通過的時候,那些站在兩旁的石靈都紛紛行禮,搞的楊開很是不好意思,也只能跟張若惜兩人不斷地回禮。這些石靈每一個都不知道活了多少年,可以說他們比當今星界九成九的人都要高壽,在他們面前楊開當然不能無禮。

長老下首位,有兩張空的石桌,明顯是給楊開和張若惜準備的。

待到近前,長老才抬手道:「兩位客人請入座」

楊開告罪一聲,走到長老左右邊的石桌後方坐下,若惜瞧了瞧,也只能走到另一邊安靜落座。

小小倒是一溜煙地跑到最後方,與一個石靈擠在一桌,還一副及不老實的樣子,惹的那石靈抬手敲了他一下,發出咚地一聲響動。

立刻老實不少。

「有客自遠方來,我石靈一族倍感榮幸,設宴招待貴客,還望客人莫要計較弊處寒酸。」長老呵呵笑著,聲落洪雷,震耳發聵。

楊開起身道:「長老客氣,能得貴族招待是小子的殊榮,豈敢計較太多。」

長老微笑頷首,伸手示意楊開請坐,這才開口道:「我石靈一族天生族人稀少,在此諸位已是我族僅存族人,各人與貴客自我介紹一下,免得貴客混淆不清。」

「是」底下眾石靈紛紛應諾,這才一個個起身,朝著楊開所在的方向行禮。自我介紹道:「石一」

「石二」

「石三」

……

「石八」

楊開瞧的一陣目瞪口呆,嘴角抽搐。

這些石靈的名字倒是省事的很,一個個都以數字為名,算上長老和小小。總共也才十個族人而已,當真是稀少的有些不像話。

關鍵是他們這樣自我介紹也沒太大意義,楊開瞧來瞧去,還是覺得這些傢伙都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壓根分不清誰是誰。

雖然分不清。可該有的禮節還是有的。楊開一一回禮,一副我記住了的模樣,實則根本兩眼一抹黑。

待到八個石靈都介紹完了,長老才呵呵一笑,道:「我石靈一族天生不過十,過十必夭,這也是天數。」

楊開愕然道:「貴族從來沒有超過十個族人?」

長老頷首道:「不錯」

楊開心頭恍然,怪不得當年自己雖然得了兩個石靈的胚胎,卻最終只有小小一個孵化出來的,另外一個實在是逼不得已。被他給祭煉成了法身,這才存活下來。

他還以為時運不濟,現在看來,倒不是他當時培養的問題,而是天命使然。

不知道把法身給放出來,這群石靈會有什麼反應。

長老又道:「族人雖少,但也與世無爭,方才苟存至今,讓客人笑話了。」

楊開連忙擺手。

「閑話不多說了,晚宴這便開始吧。」長老呵呵一笑。朗聲道:「地處簡陋,無甚招待,唯奉上些許靈果與靈酒,還望客人莫要嫌棄。」

「不敢不敢」楊開口中答著。面上卻是一片狐疑。

因為這長老雖說要奉上什麼靈果靈酒,可他壓根就沒見到東西。而且石靈一族十個族人都在這裡,誰來上酒上果盤?偏頭望去,卻見其他九個石靈包括了小小都穩坐原地,動也不動,反而一雙雙眸子都滿是期待地望著叢林深處。一臉意動的神色。

搞什麼鬼?楊開滿心狐疑,卻也只能靜觀其變。

「啪啪」長老忽然拍了兩下手掌,一副召喚什麼東西的樣子。

霎時間,只見四周樹木光華大放,一道道五顏六色的霞光自叢林深處綻放,那縈繞在樹冠和從木之間的彩帶也一下子都活了過來。

光芒朦朧之中,似有一道道嬌小的身影飛空而來,一個個腳踩那游離的彩帶,身上散發著離奇的光暈,仿若天人下凡而來,此情此景,美不勝收。

楊開一下瞪大了眼珠子,入目所見,只看到一個個約莫只有自己胳膊長短的嬌小人兒莫名出現,這些小人似乎並非血肉之身,身上流光溢彩,個個都生的玲瓏剔透,仿若由玉石雕刻而成。

叢林之中一下子活躍起來,從四面八方湧出上百個這樣的小人,小人有男有女,男的面容清秀,英俊不凡,女的容貌出眾,姿色不凡,身穿短裙,精緻的胳膊和小腿裸露在外,肌膚如雪。

這些小人一個個手上都捧著一些東西,各自飛舞到一張張石桌前,將手上東西依次放下。

很快,每一張石桌上都擺上了石杯,酒罈,還有一藍藍撲鼻清香的靈果,那些小藍子應該也是利用藤蔓編織而成,精緻無比,每一個小藍子上都裝了一些品種不同的靈果,早已清洗乾淨,可隨意品嘗。

楊開與若惜哪見過這樣的生靈,都瞧的眼睛不眨一下,驚奇萬分。

一個女性小人飛到楊開面前,將挽在胳膊上的小藍子放下,抬頭一瞧,正見到楊開瞪大雙眼死死地盯著她,頓時兩頰飛紅,掩面而退,一副嬌羞無限的樣子,搞的楊開頗為不好意思,覺得自己嚇到人家了。

那邊張若惜卻是伸出一根手指,一個女性小人的臉蛋戳去,卻不防那女性小人伸手拍開她的手指,噘了噘嘴,氣鼓鼓地走了。

若惜不禁吐了吐香舌,不過美眸卻一直盯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