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五百八十章 聖靈天敵

第兩千五百八十章 聖靈天敵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客人宅心仁厚,倒是老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長老撫著石須,微微一笑。

楊開道:「其實就我本意,我倒是更希望小小能留下來,與你們一起生活,這一趟過來能找到他,我就已經心滿意足。」

誠如他剛才所說,小小能夠找到自己的族群,與自己的族人一起生活,總好過一直跟在他身邊孤單一個,不管是何種生靈,都是有群居的特性,孤孤單單一個,早晚心態會出問題。

長老和木娜對視一眼,微微頷首,似是認同了楊開什麼。

木娜抿嘴一笑,開口道:「不知客人可曾聽過血門」

楊開眉頭一皺,不知道這話題怎麼忽然就跳到這上面來了,卻也點頭道:「來古地之前並不知道,不過前些日子恰好聽到一些關於血門的傳說。」

木娜美眸一亮,道:「客人既然知道,那就省的妾身解釋了。」

楊開愕然道:「血門與你們有什麼關係」

木娜這次倒是沒說話,而是扭頭望向石靈長老,長老沉聲道:「血門與整個古地生靈都有莫大的關係,古地之中,流傳著一句話,入血門,得新生,返祖脈,化聖靈」

這話謝無畏之前說過,也就是前幾天的事,楊開自然記憶猶新。

長老道:「大多數古地生靈雖然聽過這句傳言,但根本沒辦法證實真假,只有少數一些人才知道,這是真的。」

楊開微微動容,道:「進了那血門,當真可以激活遠祖血脈,化身為聖靈」

長老呵呵笑道:「並非一定。只是有機會而已。」

楊開來了興緻,道:「願聞其詳。」

長老沉吟了片刻,似在斟酌措辭。好一會才道:「古地生靈,大多都是蠻荒遺種。所以或多或少都有上古聖靈的血脈和遺傳,只有遺傳了上古聖靈血脈的生靈,進入血門才有可能化身為聖靈而且,其過程兇險至極,可謂是九死一生。」

木娜接道:「客人敢進蠻荒古地,想必修為不俗,應該已經接觸到本源之力了吧」

楊開點點頭,本源之力這東西。道源境的武者就已經初步接觸了。他已是帝尊,又怎會陌生。

木娜道:「想要化身為聖靈,重現遠祖輝煌,進入血門只是第一步而已,進了血門之後,才是真正的考驗reads雲煙夢。古地生靈大多數都以為進了血門就有機會成為聖靈,雖然不算錯,但也太片面,他們只是知其然卻不知其所以然。」

「那考驗是什麼」楊開眉頭緊皺,一下子抓住了重點。

長老沉聲道:「每一個聖靈都有自己的聖靈本源。血脈返祖是一方面,能得到聖靈本源的承認才是最重要的,只有得到了聖靈本源的生靈。才能有機會成為真正的聖靈。」

這話雖然聽的繞口,但楊開卻是一下就想明白了。

聖靈本源是一種很奇特的力量,比如鳳凰真火,便是聖靈本源,得到鳳凰真火的生靈,有很大的機會成為火鳳。比如流炎就得了這個機會,但到底能不能成功,還得看她自己的造化。若無法得到鳳凰真火的承認,流炎只會凶多吉少。這對她來說何嘗不是一個考驗。

換句話說,想要成為聖靈。血脈之力和聖靈本源缺一不可。

楊開悚然一驚,遲疑道:「兩位的意思。難道是說那血門之內有聖靈本源」

長老和木娜對視一眼,都有些詫異,似乎覺得楊開的思維太過敏銳,居然連這個都想到了。

長老頷首道:「不錯,血門之內確實有聖靈本源,若有生靈得機緣進入其中,便可嘗試融合,一旦成功,才能真的成為聖靈,可若是失敗,那就是死路一條。」

「血門之內怎麼會有聖靈本源」楊開愕然至極。

長老苦笑道:「因為血門只是個入口,血門之內有個聖靈宮,那裡隱藏了許多聖靈的本源之力,可以說,幾乎包攬了上古大多數聖靈的本源力量。」

楊開大驚失色:「怎麼會這樣」他猛然生出一個猜測來,震撼道:「難道那裡跟萬靈之墓是一個性質的存在,那些聖靈將死之時會主動進入其中,死了之後將本源之力留下來」

若非如此,那血門之內的聖靈宮怎會有無數聖靈的本源力量

「並非這樣。」木娜搖了搖頭,開口道:「天道無常,天行有常,聖靈的力量太過強大,非人力能夠抗衡,上古時期那些聖靈數量繁多,每一個都有通天徹地的本領,而且個個性情殘暴,動輒大打出手,攪的天地不得安寧,其他生靈不得安生。可是萬物相生,陰陽相剋,終有一日,人類之中誕生出一個絕代強者,那人的力量極為克制聖靈,可以說是諸多聖靈的天敵。他耗費了無數歲月,斬殺了無數作惡的聖靈,取走那些聖靈的本源之力,封印在聖靈宮中。又以莫力將聖靈宮封印,藏於血門之中,斷了無數聖靈的傳承,不讓其繼續為惡。」

「聖靈天敵」楊開倒吸一口涼氣,萬沒想到這世上竟還有這樣的存在,這樣的人該有多強

木娜肅然道:「傳言中那人的力量雖然強大,但也沒超出同時代強者太多,只是他的力量卻是專門克制聖靈的,任何聖靈在他面前都無法生出反抗之力,生殺予奪所以聖靈宮內才會有很多聖靈的本源之力。而那人自稱天刑,寓意替天行道,手持一柄天刑劍,所過之處,聖靈退避,無不聞風喪膽。」

天刑

楊開記下了,微微頷首,不過很快又狐疑道:「這般古老的事情,你們如何知曉」

木娜朝長老望了一眼,長老呵呵一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