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五百八十四章 真不是假的

第兩千五百八十四章 真不是假的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ps:停電一天,在咖啡廳碼字上傳,好累啊這環境

若是旁人敢說蒼狗討厭,他早已衝上去撕了對方。

但面前這人卻有這資格說,且不說蒼狗本就及其喜歡對方,單是實力,也比不過鸞fèng。

聖靈之間,也有實力高低不同,遠古時期甚至有一個聖靈排位榜,在那榜單之上,龍fèng居首,傲視群雄排在末尾的聖靈與這兩大聖靈相比,實力完全不在一個檔次上。

鸞fèng乃是fèng族的一支,雖然無法與先祖的實力相提並論,卻也及其了得,尤其是那滅世黑炎,極為難纏。

古地四大聖尊之中,若非要分個高下出來,鸞fèng絕對能排在第一,這一點是其他三位聖尊無法否認的。只不過這四位常年生活在蠻荒古地,若無必要也不會大打出手,鸞fèng雖然厲害一些,可真要是生死之戰,其他三位也都不是吃素的,即便不能拉她同歸於盡,也足以將她重創。

四大聖尊,在古地之中勉強維持一個互相制約平衡的狀態。

被鸞fèng狠狠鄙視一下之後,蒼狗不免有些惱羞成怒,不服氣道:「眼睛長在本座身上,本座想看哪就看哪。」

鸞fèng手上動作一頓,微微抬起眼帘來,美眸生寒,盯著蒼狗瞧了一陣,忽然一張檀口,往他那邊吹了一口氣。

一縷漆黑的火焰驀然生出,如靈蛇一般朝蒼狗襲去。

「滅世黑炎」蒼狗臉色大變,意識到自己有些玩脫了,鸞fèng居然真的對他出手,倉促之間急忙後退,同時雙手猛地朝前拍去。

一拍之下,虛空震碎,整個石亭都嘩啦一下化為齏粉。

幾道身影依次從中竄出,臨立半空之中。

「你們兩個搞什麼?」梵蜈冷著一張臉,掃過蒼狗和鸞fèng,冷喝道:「怎麼你們每次見面都要這樣」

鸞fèng撫了一下肩膀上的秀髮。風情萬種,淡淡道:「是他每次都來招惹本宮。」

蒼狗氣結,怒道:「只不過瞧你幾眼而已,又不會掉快肉。你便要痛下殺手?真當本座是好欺負的?」

鸞fèng冷眼瞧著他,道:「是不會掉塊肉,只是你那眼神讓人很不舒服,本宮不舒服,自然就要出手。」

蒼狗道:「好好好。本座忍你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既然你這麼瞧不起本座,那今日便分個高下出來。」

「好啊」鸞fèng身子一轉,一副求之不得的樣子,冷笑道:「本宮想殺你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既然你主動求死,那本宮成全你又何妨」

「你們兩個……」梵蜈的臉上一片寒霜,咬牙喝道:「鬧夠了沒有?」

他在四人當中似乎有些威信,所以此言一出,無論是蒼狗還是鸞fèng。竟都不再說話,只是各自扭過頭,冷哼一聲。

「如此多事之秋,你二人不同心協力也就罷了,竟還內訌」梵蜈一臉恨鐵不成鋼的樣子,「叫底下人看了笑話很好玩么?」

一番話訓的蒼狗和鸞fèng兩人都表情訕訕,撇嘴不斷。

那石亭四周,一群守護在此的妖族果然都瞪大眼睛朝這邊望來,似乎還不明白為何高高在上的聖尊們竟然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了。

「還有你」梵蜈扭頭望向石火。

「關我什麼事」石火搖頭晃腦,一臉無辜的表情。

「每次都只知道看熱鬧。你不知道攔他們一把?」梵蜈冷哼道。

石火一臉不爽地嘀咕道:「他們打他們的,我看我的,兩不相干。」

梵蜈眼角抽搐了幾下,一臉無奈的表情。好一會。才心情平復下來,開口道:「血門異變,血脈吸引之下,古地生靈皆有異動,若非我四人親自坐鎮此地,底下那些妖王們只怕都已在嘗試進入血門了。諸位都傳承了祖上的本源之力和記憶。應該知道那血門之內有什麼秘密,當年那人手持一柄天刑劍,斬盡天下聖靈,我等祖上僥倖才逃過一劫。你們也不希望那人威風再現,我等狼狽逃命吧?」

聽他說起那人,其他三位聖尊都不禁臉色微變。

古地之中,即便是那三十二路妖王,大多數都不清楚血門內的秘密,可他們四人不同,四人傳承了祖上的本源之力和來自遠古的記憶,清楚地知道血門之內到底封印了什麼。

那裡不但有無數聖靈的本源之力,更有讓天下聖靈聞風喪膽的天刑劍

若被人衝破血門封印,讓此劍出世,這天下之大,只怕再無聖靈藏身之地,他們四位也必定要首先遭殃。

正因為茲事體大,所以他們四位才會親自出動,坐鎮這裡,命手下三十二路妖王守護四周,不讓任何生靈靠近血門,就怕血門封印被破,讓天刑劍重現人間。

見三人緘默,梵蜈微微頷首,凝聲道:「只要我四人一心同體,就算手下那些妖王們有心,也不敢擅闖血門禁地,撐過這段日子便可高枕無憂了,可你們若是真的動起手來,下面的妖王必定大亂,屆時血門一旦有變,誰能負得起責任?」

一番話說的有理有據,其他三位聖尊也都紛紛頷首,蒼狗與鸞fèng也各自收斂了敵意,知道現在實在不是內訌的時候。

……

血門之外三十里,謝無畏正帶著自己手下一群妖將們分散在一塊區域,阻攔那些企圖進入血門禁地的古地生靈,目光時不時地朝某個方向望去。

那邊正是四位聖尊齊聚之地。

他端坐在一張太師椅上,時不時地冷笑幾聲。

四大聖尊齊聚血門附近,他自然知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