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五百八十五章 調虎離山

第兩千五百八十五章 調虎離山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可是……那口鐘怎麼可能平白無故地回來了?」謝無畏還是有些不敢相信,忽然,他像是想起了什麼,瞪眼道:「難不成你……」

楊開微笑頷首:「不錯,那口鐘現在屬於我,我已經將它藏在那個地方。本站新域名可樂小說網k1xsw的首字母,最大的免費言情中文網站,趕緊來吧。」

謝無畏駭然抬頭,眼中滿是震驚之色,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妖王,這個小忙你不會不幫吧?」楊開又沉下了臉,「你可別忘了,你的魂印還捏在本少手上。」

謝無畏皺眉道:「你要本王將這個消息透露給四位聖尊,到底所欲何為?」

「那是本少的事,你無需多問。」楊開冷哼一聲。

謝無畏對他的推脫置之不理,自顧地道:「你這是想將四位聖尊引開……難道你要進血門?你不是人族么?」

血門是古地生靈的禁地,那裡也只有古地生靈才能生出血脈吸引,楊開一個人族想進血門做什麼?謝無畏怎麼也想不通。

「管那麼多幹什麼。」楊開不耐地推了他一把,將他轉個身,拍著他的背道:「速速去辦事要緊。」

謝無畏不走,回過頭來,雙眸冒著精光,道:「楊少你若是想進血門的話,到時候得算我一個。」

「你也想進血門?」楊開愕然地瞧了他一眼,很快心頭瞭然,知道謝無畏也想去取得那聖靈之力。

謝無畏哼道:「若非那四位坐鎮在附近,本王早就衝過去了,豈會等到現在。」

楊開呵呵一笑,頷首道:「好啊,那就看你到時候有沒有那個機緣了。」

謝無畏當即精神一震,身形晃動。便從楊開的眼前消失不見。

……

那破損的石亭處,四位聖尊並肩而立,遙遙望向血門所在之地,目光凝重。

便在這時,下面忽然有一位妖將急匆匆地沖了過來,抬頭抱拳道:「見過幾位大人!」

梵蜈垂眼朝下方瞧了瞧,冷冷道:「何事!」

那妖將道:「回大人。謝無畏謝妖王有要事求見。」

「謝無畏?」梵蜈皺了皺眉。

謝無畏他自然知道,正是他手下八路妖王之一,有頭腦,實力強,算得上是最頂尖的妖王之一,這個時候他跑來見自己做什麼?

梵蜈一揮手道:「叫他過來。」

「是!」那妖將應了一聲,連忙退去。

不大一會兒,謝無畏便跟在他身後重回此地,即便是身為妖王。在面見這四位聖尊之時,謝無畏還是感覺壓力如山。尤其是他與楊開密謀之事非同小可,一旦被聖尊察覺恐怕立刻就會死無葬身之地,不免有些緊張。深吸一口氣,謝無畏抱拳道:「見過幾位大人。」

除了梵蜈瞧了他一眼之外,剩下三聖尊壓根就沒理會他,畢竟謝無畏是梵蜈手下的妖王,與他們沒什麼關係。

「什麼事?」梵蜈淡淡地問了一聲。

謝無畏抬頭看了看他,一副事關重大欲言又止的樣子。這副模樣倒是引起了其他三位聖尊的好奇心,都紛紛扭頭望來。

梵蜈道:「有事但說無妨,幾位聖尊也都不是外人。」

等的就是你這句話。謝無畏心中暗喜,表面不動聲色,再次抱拳道:「回大人。屬下手下一妖將,之前在距離此地三千里外的一個山谷中無意間發現了一口鐘!」

「一口鐘?什麼鍾這麼大驚小怪?」梵蜈皺著眉頭問道。

謝無畏道:「據那妖將描述,再加上屬下自身的推測。那鍾很有可能是傳說中的……山河鍾!」

「什麼?」梵蜈大驚,其他三位聖尊也都一瞬間眸爆精光。震驚地朝他望來。

霎時間,謝無畏身子一矮,只感覺身上似乎壓下了一座座大山。讓他幾乎喘不過氣。

「你能確定那是山河鍾?」鸞鳳第一個忍不住,厲聲問道。

謝無畏艱辛道:「八成的可能。因為屬下的那個手下說那口鐘散發著及其濃郁的蠻荒之力,而且似有鎮壓天地之氣象,他也只是遙遙地看了一眼,不敢靠近,便匆匆回來稟報了。」

「鎮壓天地之氣象,蠻荒之力……」蒼狗激動的嘴唇直哆嗦,「必定是山河鍾無疑了,那口鐘具體在哪?」

梵蜈將他的激動瞧在眼中,淡淡道:「這就奇怪了,山河鍾當年被元鼎從古地盜走,幾萬年來不見蹤影,傳言這洪荒異寶早已隨著元鼎的隕落遺失在了碎星海,怎麼會無緣無故地重新出現在古地,而且是在這個時候。」

他無疑已經起了疑心,所以儘管那山河鍾對他也有大用,可還是忍不住打探清楚。

鸞鳳聞言,美眸中也是異色一閃,微微頷首道:「這個時間點確實有些古怪。」

石火眼珠子轉了轉,恍然道:「幾位是懷疑有人想要調虎離山?」

梵蜈冷哼一聲,一臉冰寒地望著謝無畏,道:「無謂,本座向來待你不薄,你可知道欺騙本座是什麼下場?」

謝無畏渾身一僵,在那莫大的壓力之下,頭都抬不起來,只能沉聲道:「大人待屬下有知遇之恩,屬下自然不敢忘懷,只是此事確實屬實,屬下不敢有任何隱瞞。至於那口鐘……屬下聽聞,前幾年人類那邊的碎星海剛好開啟了,是不是有人從碎星海中將山河鍾帶了出來?」

此言一出,倒讓梵蜈露出若有所思之色,碎星海的事他自然也知道,謝無畏這話倒也有些依據。

「到底是不是,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左右不過幾千里的路。」蒼狗一副迫不及待地架勢,在一旁催促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