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五百八十八章 被害慘了

第兩千五百八十八章 被害慘了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若是之前,她恐怕即便有心也不敢這樣貿然衝過去,可是現在不同,手持帝寶萬獸印,封印了上百萬妖獸精魂,十二階妖獸比比皆是,她相信藉助萬獸印的力量,自己肯定能幫上一點忙。

哪怕是微不足道的力量,只要能貢獻出現就多少會有一些作用。

她才剛剛飛起,就感覺腳踝處一緊,又被人一把給拽了回來。

重新落到樹榦上,若惜溫怒道:「三前輩,你幹什麼啊。」

剛才把她扯回來的人,正是與她在一起的冰心谷老三,若非與老三在一起,藉助了她的實力和隱匿的本事,張若惜也不可能靠近此地。

她畢竟才道源三層境,如今血門附近,帝尊兩層境級別的妖族比比皆是,也只有老三,依靠著那神乎其技的隱匿功法,才能帶著張若惜神不知鬼不覺地來到這裡。

見張若惜發怒,老三一臉怕怕的樣子,可還是不斷地搖手,指了指戰場所在的方向,又伸手在自己脖子處一抹,一條舌頭一下子伸出來一大截……

若惜沉聲道:「我知道那邊很危險,也可能有性命之憂……但是先生在那邊,我必須得過去幫忙。」

老三抓著張若惜的手,只把腦袋搖成了撥浪鼓,一副死也不會撒手的架勢。

若惜嘆了口氣,輕拍著老三的手背,柔聲道:「先生教我養我,這麼多年若惜無以為報,如今若惜終於有了一些能幫助先生的力量,我不能在這裡看著,三前輩,你讓我去,就算是死,若惜也絕對不會後悔」

也不知道老三到底有沒有聽懂,反正就那麼緊緊地抓著她的手,怎麼也不鬆開。

「三前輩,你再這樣我會恨你的。」若惜大急。

老三咧嘴。沖她傻笑,一口貝齒倒是潔白如玉,與她髒兮兮的面孔形成了截然鮮明的對比。

……

血門處,長老原本肅容以待。杵著拐杖的手不安地搓動著。

雖說八大聖使被他三言兩語說的配合行動,讓他有些意外,但這裡除了八大聖使之外,可還是有三十二路妖王的,那三十二路妖王的實力可不比八大聖使低多少。

三十二路妖王若是再衝過來。單靠石靈一族的力量恐怕真的無法抵擋,到那時候,只能讓所有的石靈圍成一圈,將楊開護在中間,能抵擋多久就抵擋多久,再不行,只能想辦法保護楊開離開此地了。

可是讓他更意外的事情發生了。

三十二路妖王氣勢洶洶的衝來,被那魁梧聖使一聲令下之後,居然都站在遠處看熱鬧,根本沒有要插手戰鬥的意思。

看樣子……血門的誘惑果然巨大無比啊。

長老知道那三十二路妖王之所以會袖手旁觀。並非是那魁梧聖使的威信有多高,也並非因為自己等人的實力足夠強,而是因為他們對血門也有濃厚的興趣,期望自己等人這邊能夠破開封印,打開血門,讓他們不勞而獲。

心情一下子放鬆不少,不過很快,長老又暗暗擔憂起來。

如今這局面,若是楊開能夠撕裂空間壁壘,打開血門封印倒也就罷了。到時候群妖齊齊出動,肯定會一股腦地湧進血門內。

可若是失敗的話……

且不說失望之下,八大聖使不會再手下留情,便是那三十二路妖王都覺得不會放過自己等人。到時候將近四十位帝尊三層境強者一起攻擊。石靈一族絕無還手之力

想著想著,長老的表情凝重起來,心情也沉重了許多。

「長老」

就在這時,楊開忽然低喝了一聲。

「在」長老連忙回應,轉頭看去,只見血門那邊空間扭曲。可卻沒有絲毫封印破開的跡象。

「你確定之前給我看的圖案是木靈上一代族長以最後的生命力為代價占卜所留下來的啟示?」楊開手上動作不停,臉色卻黑的猶如鍋底。

「確定啊,怎麼了?」長老一陣心虛,口上卻回答的極為篤定,一副本長老怎會騙人的模樣。

「那啟示就應在本少身上?」楊開繼續問道。

長老心中隱隱湧出一絲不妙的預感,乾澀道:「不錯」

「什麼狗屁啟示」楊開怒了,「這狗屁封印,本少完全打不開。」

「啊?怎麼會」長老心中一突,哪敢讓楊開打退堂鼓,當即勸說道:「血門封印非比尋常,豈是這麼輕易就能破解的,客人你多試試,不急的。」

「這不是急不急的問題。」楊開嘆了口氣,收了一身神通,那扭曲的空間重新歸於平靜,轉頭望著長老道:「是我根本無能為力。我連那空間壁壘都感覺不到,如何破開封印?再繼續下去也只是徒勞無功而已,長老,我覺得我們該撤了,趁他們現在還比較好說話,再拖延下去,四大聖尊怕是要返回了。」

長老驚道:「那四位不是被客人你施展妙計引走了么?」

楊開斜眼道:「他們又不是傻子,肯定會發現破綻的,一旦發現,只怕立刻就會回來,三千里路對他們來說壓根不算什麼,現在不走,等他們回來就走不掉了。」

長老沉默,雖然知道楊開所言不錯,但事情都到了這一步,再放棄就未免太可惜了。

他神色一肅,道:「客人且退開一些,讓老朽與石九試一試。」

楊開知道他不死心,倒也沒再阻攔,只是極為不忿道:「這下被那上一代木靈族長害慘了。」

若非在樹屋內見到了那九副古老的圖案,楊開也不會這麼輕易就答應石靈一族的請求,搞的他還真以為自己是兩族的救世主,結果跑來一試,壓根就是無能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