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五百九十三章 沒有安全感

第兩千五百九十三章 沒有安全感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狼狽爬起,楊開眼中閃過一絲微不可查的精光,雙手迅速掐動靈決,被震飛的山河鍾忽然滴溜溜旋轉起來,一下子變得如房屋一般大小,一股籠罩天地的鎮壓之力跌宕開來,轟然朝一步步朝他逼近過去的石火落去。

「小心!」蒼狗臉色微變,低呼提醒。

石火也是大吃一驚,似乎沒想到楊開的身體素質這麼強悍,吃了自己間接的一擊居然沒有受到太大傷害。換做一般的帝尊一層境,此刻只怕已經死了吧?

那鎮壓天地的力量讓他身形一滯,眼看著山河鍾當頭朝下罩下,倉促之間想要避開的時候已經有些來不及了。

轟……

眾目睽睽之下,巨大的山河鍾直接將石火鎮在其中,嚴絲合縫。

「哈哈哈!」楊開喪心病狂般地大笑,擦了擦嘴角的鮮血,一臉快意道:「繞你奸似鬼,也要喝本少的洗腳水!」

梵蜈、鸞鳳與蒼狗都是臉色一黑。

古地四大聖尊,彼此之間雖然常常看不順眼,甚至有些小摩擦和爭鬥,但總體來說還是一損俱損,一榮俱榮的。

石火一下被楊開用山河鍾鎮壓,這讓其他三位的臉色都不太好看。這石火……也太丟他們幾位聖尊的臉了,雖說楊開依仗了洪荒異寶的威力才能做到這一點,可他畢竟修為不高。帝尊一層境,在幾位聖尊眼中,跟螻蟻沒什麼區別。

如今石火被一個螻蟻給鎮壓,這事等於在打臉啊。

轟轟轟……

山河鍾內忽然傳來一陣陣爆響和怒吼之聲,顯然是憤怒的石火正在轟擊山河鍾,想要從中脫困。

可這洪荒異寶的鎮壓天地之力非同小可,鳳凰真火被其鎮壓幾萬年壓根動彈不得,石火縱是聖靈也有心無力,反而在他一番胡亂作為之下,那嗡鳴的鐘聲讓四周諸多妖王都氣血翻滾,個個表情難受,實力最差的胡立和那受傷不輕的魁梧聖使更是各自噴出一口鮮血。臉色蒼白。

身在山河鍾內的石火,估計也好不到哪去,那一聲聲鐘響都蘊藏了莫大的力量,他身處在山河鍾內部。受到的影響最大。

「石火住手!」梵蜈冷喝一聲。

石火大概也察覺到了不妥,聞言果然停止了蠻橫的衝撞,只剩下大口大口的喘息聲從山河鍾內傳出,猶如一隻被困的猛獸,那喘氣聲中都夾雜著無匹的憤怒和殺機。

被楊開鎮壓在這裡。他簡直肺都氣炸了,一身邪火蹭蹭地往上竄,猶如火山爆發一樣。

「小子,你膽子不小!」梵蜈冷眼望著楊開,淡淡道:「將石火放出來,否則你必死無疑。」

楊開嘿嘿一笑,站在原地,身形微微有些踉蹌,一臉無所謂地道:「大人想要動手儘管動手好了,在你們幾位面前。本少自知沒法離開,既然走不了,那就不走了。」

「你不怕死?」梵蜈冷哼。

楊開冷眼望去,淡淡道:「幾位大人殺我容易,不過殺了我……石火怕是要被鎮壓在裡面很多年了,或許在未來的某一天,有人能夠收服山河鍾,將石火給放出來,但絕對不是在場的諸位。」

此言一出,幾位聖尊的表情都是一沉。

幾人都知道楊開說的沒錯。山河鍾幾萬年前還在蠻荒古地的時候,他們就嘗試過很多次,想要將之收服,可到頭來卻無一人成功。最後居然被一個叫元鼎的傢伙給偷走了。

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今日若是真的殺了楊開,恐怕真要如他所說,石火要一直被鎮壓在山河鍾內了,除非有朝一日有人能夠收服這洪荒異寶將他放出。

鸞鳳美眸微眯,道:「小朋友,你年紀輕輕的。何必輕易把死字掛在嘴邊,你放了石火,有什麼話好好說。」

楊開冷笑不止:「之前我要走的時候是幾位大人非要將我留下來,現在又談什麼有話好好說,本少可沒什麼安全感啊。」

梵蜈和鸞鳳一聽,表情都有些不太好看,感覺有點搬了石頭砸自己的腳。

深吸一口氣,鸞鳳道:「那你要如何才能有安全感?」

楊開挑眉,左右看了看,道:「讓我帶著石靈一族先離開這裡,等到幾千里之外,我自會收了山河鍾,放石火出來,這樣的話,我或許會有點安全感。」

只要能離開幾千里,他便可以帶著石靈一族遠走高飛,到時候誰也別想攔住他。

梵蜈道:「你這個要求,不覺得太過分了么,你自己走也就罷了,本座可以睜一眼閉一眼,何必還要扯上石靈一族。」

楊開微微一笑,道:「幾位大人手下有三十二路妖王,八大聖使,石靈一族不過錦上添花罷了,強扭的瓜不甜啊,幾位大人何必執意如此,與其強行讓石靈一族效忠你們,不如放他們自由,想必長老也會感恩在心上,日後幾位大人若是遇到什麼麻煩,搞不好他們還能幫到忙。」

梵蜈輕蔑一笑,道:「本座能遇到什麼麻煩。」

楊開肅容道:「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誰說的准呢。」

「你確定要這麼做?」梵蜈收斂了笑意,淡淡問道。

楊開一言不發,只是目光堅定地望著他。

梵蜈與鸞鳳、蒼狗對視一眼,神念涌動,似是在交流著什麼。

楊開表面鎮定,心中其實也是直打鼓。

他現在用山河鍾將石火鎮壓,雖說為自己掙得了一線生機,可鬼知道這剩下的三位聖尊會不會將石火放心上,萬一拼著讓石火一直被鎮壓在這裡也要殺了自己,那他只能拼盡全力最後一搏了。

希望不大,可總好過束手就擒。

就在楊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