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五百九十五章 沒死

第兩千五百九十五章 沒死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眾目睽睽之下,張若惜忽然撲到那大坑上方,跪倒在地,雙手並用,奮力刨著掩蓋了坑洞的泥土,那眼淚水順著臉頰不斷流淌,口中嗚咽不斷:「先生,先生……」

哽咽之聲悲痛欲絕,整個人更像是失去了思維一樣,竟連源力都沒有動用,只是憑藉著一雙血肉之手,將面前泥土不斷翻飛。

眨眼功夫,那纖纖十指之上便一片血肉模糊,可她卻仿若感覺不到疼痛,依然奮力刨動。

傷心絕望到極點的情緒,似化為實質一般朝四周蔓延,讓諸多妖族和被控的石靈一族無不動容,那一滴滴落下的眼淚,竟逐漸摻雜上一絲淡淡的殷紅,似乎從她眼中流下的並非只是單純的淚水,而是血與淚的控訴。

「不要丟下若惜,先生不要丟下若惜……」

血淚模糊了視線,張若惜眼前根本無法視物,可那一雙手卻是機械般地努力著,想要將楊開從地下拯救出來。

「這個小丫頭……」梵蜈眯著眼,眉頭微皺著,盯著張若惜跪倒在地的背影,心情頗有些複雜。

「與那小朋友的關係似乎不淺,可惜實力太低了@7一些。」鸞鳳也是微微嘆息一聲,道源三層境,在這裡能做什麼?此地隨便拉出來一個妖王,最起碼都是帝尊兩層境的存在,道源三層境實在是不夠看。

「哼!」石火斜睨了張若惜一陣,忽然冷哼一聲,一伸手便朝張若惜抓了過去。

他本就是出爾反爾偷襲殺死了楊開,如今忽然蹦出來一個人類女子在楊開葬身之地胡亂施為,這不是在戳他的痛腳么?

若惜毫無防備,直接被他巨大的巴掌攔腰捏起。

五丈高的石火。捏著張若惜,就彷彿捏著一個袖珍小人一樣。

與楊開越來越遠的距離讓張若惜猛然驚醒,抬起頭來,一雙赤紅的美眸盯著近在咫尺不斷打量她的石火,忽然奮力掙扎了起來,拳打腳踢不斷。口中哀求道:「放開我,求求你放開我,我要救先生,先生還沒死,我要救他!」

可她的力量與石火哪能相提並論,任憑她如何掙扎,也是紋絲不動。

石火冷笑不迭,道:「你那先生早已死無葬身之地,不要做無用之功了。」

若惜搖頭。淚如雨下:「我不信,我不信,先生不會死的,先生絕對不會死的。」

石火怒道:「你這小丫頭,這般冥頑不靈,信不信本座直接捏死你?」

若惜咬牙,忽然一抬手,一道方方正正的大印憑空出現。

萬獸印!

大印之中。忽然飛射出一道道漆黑之力,霎時間。四周陰氣森森,一陣陣鬼哭狼嚎之音響起,那從印中飛出的漆黑之力也眨眼化為一隻只體型各異的妖獸。

「獸魂!」石火眉頭一挑,有些訝異地望著眼前那些看似虛無的妖獸。

以他的眼力自然一下就認出這些東西都是獸魂。

梵蜈、鸞鳳與蒼狗的眉頭同樣微微皺了起來,他們是古地的聖尊,古地億萬妖族皆歸他們統帥。張若惜這萬獸印中忽然冒出來這麼多獸魂,多少讓他們有些心中微怒,畢竟每一個妖族都是他們的手下,即便是死了,獸魂也不應該被一個人類收去封印在秘寶之中。

這件秘寶。絕對是古地妖族所無法容忍的秘寶。

就在四大聖尊短短失神的片刻,從那萬獸印中湧出的獸魂竟一下子多達幾萬,而且那數量還在不斷地增多,那一隻只獸魂,體內散發出來的力量波動各不相同,可竟有不少比在場的妖王都不遜多少。

「哪來這麼多獸魂!」石火終於變了臉色。

如果說萬獸印中只是封印了幾十上百隻獸魂也就罷了,可以解釋為是這個女子擊殺妖獸後將獸魂封印進去的戰果,可這幾萬獸魂,其中十二階妖獸比比皆是……

這就有些讓人震驚了,而且看那架勢,萬獸印中似乎還封印了更多的獸魂。

「小丫頭,你該不會是進了萬靈之墓吧?」石火蹦出一個異想天開的念頭。

說話之時,一巴掌朝萬獸印拍了過去,聖靈之力沛然而發,直接將萬獸印打的光芒狂閃,靈性大損。

而從印中飛舞出來的那幾萬獸魂,更是在萬獸印被攻擊的一瞬間,竟都紛紛被吸了回去,沒能發揮出一丁點的作用。

實力相差太大了,若惜即便是動用萬獸印,也無法給石火造成什麼困擾。

石火大手一甩,就將張若惜給丟了出去,口中道:「小丫頭這秘寶有問題,得仔細查個清楚。」

鸞鳳微微頷首,伸手將張若惜給吸了過來,控制在自己面前,讓她不得動彈。

而石火也把玩著手上的萬獸印,神念往內湧入,一番查探之後,臉色忽然大變,驚喝道:「百萬獸魂!」

「什麼?」梵蜈幾人紛紛動容。

一個萬獸印內,居然封印了百萬獸魂,且不說這秘寶到底是何人煉製的,這上百萬的獸魂是從哪裡來的?幾人都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了,放眼整個星界,百萬獸魂,除了蠻荒古地只怕沒有地方能夠提供,而蠻荒古地中有百萬獸魂的地方只有一個——

萬靈之墓!

難道這小丫頭真的進了萬靈之墓,石火剛才的猜測成真?

「小丫頭你叫什麼?」鸞鳳望著面前依然在掙扎的張若惜,驚聲問道。

張若惜不答,一個勁地想往前衝去,可在鸞鳳面前,她哪裡能走的掉?甚至連動下身子都是奢望。

「嘩啦……」

一聲異響傳來,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過去,只見那邊滿是泥土的坑洞之中,竟忽然探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