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五百九十七章 血脈覺醒

第兩千五百九十七章 血脈覺醒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為了楊開,若惜連自己的性命都可以不要,抽自己嘴巴又算得了什麼?

「你這是做什麼?」鸞鳳黛眉一皺,一伸手,便將若惜定在那裡。

她一身超越帝尊三層境的強大修為,束縛一個張若惜簡直輕而易舉,被那莫名的禁制籠罩,若惜不但動彈不得,甚至連張口說話都無能為力,高舉的手定格在半空中,眼淚水幾乎流的乾涸。

「小子,你還是不是男人,居然淪落到一個小女娃為你做這些事,螻蟻果然是螻蟻,當真可笑!」石火就像是欣賞了一出絕妙精彩的大戲一樣,一邊狠狠地踩著楊開,一邊放聲大笑起來。

咔嚓嚓……

又是幾根骨頭斷裂的聲音響起。

楊開咬著牙,強忍著那鑽心的疼痛,將口中鮮血咽下,瞪著面前的石巨人惡狠狠地道:「石火,你想要本少的命,本少給你,放若惜和石靈一族先行離開,本少隨你處置!」

「一個螻蟻,有何資格與本座討價還價?」石火冷哼一聲,一腳卷出,踹在楊開的腰肋處,直接將他卷飛了出去。

啪……

狼狽不堪的身形跌落在地上,不停翻滾。

若惜被定在原地,努力轉動著眼珠子朝楊開望去,眼神絕望而悲慟,淚水流乾的眼眶中,逐漸滲出了一絲絲血紅,那紅色似乎隱藏了一種奇特的力量,正在悄無聲息地朝四周蔓延。

只是此刻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楊開與石火吸引了過去,竟是誰都沒能發現這一點,甚至連若惜自己,也沒有注意到。

淡淡的戾氣在心中滋生,渾身血液也開始翻滾不定……

「嗯?」石火皺了皺眉,伸開大手一招,強大的吸力傳來,將滾落在地上的楊開吸了回來,歪頭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嘖嘖稱奇道:「你這螻蟻的身體……有些古怪。」

一個帝尊一層境。被他那般蹂躪,正常情況下來說早就應該死了才是,可楊開居然還活的好好的,儘管氣息有些萎靡。可確實生機十足。

「石火,別逼我!」楊開低聲嘶吼,猶如發狂的猛獸。

石火眉頭一掀,哈哈大笑道:「逼你又如何?難不成你還要殺了本座?」

說話間,石火揮動起巨大的拳頭。狠狠地朝楊開身體各處砸去。

砰砰砰……

每一擊轟下來,都如一座小山撞擊過來,楊開體內,骨頭斷裂的聲響清脆傳出,身體更是大幅度地擺動著,可被石火束縛,硬是無法擺脫,只能被動地承受那一次次猛烈的轟擊。

眼角崩裂,頭破血流,本還算英俊的面龐完全浮腫。幾乎看不到人形,被石火打的披頭散髮,渾身浴血……

如此狼狽,如此悲屈……

是楊開自出道以來從未有過的經歷。

轟……

石火又是一拳砸落,硬生生地將楊開雙腿砸斷,跪倒在地上,但那身形卻是挺的筆直,猶如一桿標槍。

諸多妖王神色複雜地觀望著,偌大一片場地,更是靜謐的針落可聞。

即便是人妖不同族。即便楊開這一次給他們造成了不小的麻煩,可眼看著楊開飽受那樣的摧殘依然頑強不倒,這些妖王們還是心有感觸,覺得這人類果真是個男人。

相比較而言。石火的囂張和肆無忌憚就顯得有些不近人情了。

殺人不過頭點地,這般折磨人家做什麼。

但石火畢竟是四大聖尊之一,妖王們儘管心中有想法也不敢表露出來,只能朝楊開投以欽佩和同情的神色。謝無畏雖然有心求情,但這個時候哪敢站出來觸霉頭。

「石火夠了!」

梵蜈的聲音傳來,臉色陰沉。

妖王們不敢表露的意見。他卻可以。

「折辱一個實力遠弱於你的對手並不是什麼值得炫耀的事。」梵蜈冷哼一聲,幾乎也快看不下去了,開口道:「你若想殺他的話,就給他個痛快吧,少做那些無聊的事。」

石火聞言,嗤了一聲,似乎很不樂意的樣子,不過還是一手揪住了楊開的頭髮,將他的腦袋提了起來。

此刻的楊開,鼻青臉腫,五官之上滿是鮮血,幾乎無法分辨哪是鼻子哪是眼睛,只在原本眼睛應該存在的位置上,有一道微微眯起的裂縫,隱約可以看到一點眼神的光芒。

目光朝若惜那邊望去,咧嘴一笑。

若惜一瞬間渾身劇顫,殷紅的鮮血化作長淚,從雙眼之中流出,烙印在雙頰之上,仿若兩道血痕,猙獰可怖!

跟隨在楊開這麼多年,楊開有怎樣的實力,手上有什麼樣的底牌,她比誰都清楚。

先生並非無法反抗。

他還有遠古巨魔封印之力,他還有小玄界的世界偉力,他還有金聖龍本源之力……

若惜相信,若是先生動用這些力量,就算不敵石火也足以從此地逃脫。

可是在被石火蹂躪的時候,他沒有動用這些力量,即便是此刻生死一線之間,他也沒有要動用這些力量的意思。

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自己,一旦先生從這裡逃脫,古地妖族勢必不會放過自己的。

自己又連累了先生么?自己果然一直都是先生的累贅,這麼多年了,為什麼一點忙都幫不上?

她之恨,足以翻江倒海。

她之怒,似能毀天滅地。

狂暴的戾氣從嬌軀之內湧出,溫順少女的氣質,一瞬間似乎變了一個人。

「咦?」鸞鳳感受到若惜氣息的變化,不禁皺了皺眉頭,朝她瞧了一眼,看到那兩行血淚,又忍不住嘆息一聲。

若是可能的話,她倒是願意救下楊開,但救下楊開勢必要得罪石火,兩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