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五百九十九章 跪下

第兩千五百九十九章 跪下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單論真正的實力,天刑比起其他的大帝即便要強,也極為有限,可是她的那份力量,卻是及其克制聖靈,幾乎是所有聖靈的天敵!

這一點就連龍鳳也不例外,當年死在她劍下的龍族可為數不少。

古地四大聖尊雖然也是聖靈,但比起龍族還是差距不小,連龍族都不是天刑對手,他們如何敢直攖其鋒,所以一察覺張若惜竟是天刑後人,個個都嚇得臉色發白,仿若末日即將來臨,怕得不行。

「梵蜈……東西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啊。」蒼狗吞咽著口水,怔怔地盯著氣質大變的張若惜,駭然道:「你確定她是天刑後人?」

梵蜈苦笑不已,澀聲道:「你也傳承了祖上的記憶,難道還認不出那把劍么。」

蒼狗無言以對。天刑劍,正是當年天刑所用的神兵利器,在他們傳承的記憶之中,也是一直被封印在血門之內。他們之所以封鎖此地不讓任何人靠近血門,並非是怕有妖族進入其中獲得本源之力,魚躍龍門,化身聖靈。

他們最大的忌憚,是怕天刑劍重現人間。

可是如今這個擔憂竟然成真。

並非是有人進入血門帶出了天刑劍,而是被一個二十齣頭的人類少女召喚了出來。

天刑劍,唯有天刑和其後人才能驅使,一劍在手,張若惜的身份呼之欲出!

「完了……」蒼狗呢喃一聲。

最擔憂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天刑劍重現人間,天刑後人血脈覺醒,從今以後,這天下聖靈只怕又沒有好日子過了。而首當其衝的,無疑便是在場的四大聖尊。

「天刑後人……」楊開也是傻眼,怎麼也沒想到張若惜竟然是那傳說中的天刑後人,所有聖靈的天敵!

這個消息簡直太過勁爆,他呆了好一會兒都沒能反應過來。

不過念頭一轉,他忽然想起一些事。

當年在四季之地之中。進入那歲月神殿時,若惜忽然消失了一會兒,等到再出現的時候身上卻多了一件鳳彩霞衣。

那可是一件防禦帝寶,價值之大不可估量。

若惜告訴他。那是一個叫窮奇的傢伙送給她的。

窮奇可是聖靈之中鼎鼎大名的凶獸,楊開一直想不通這樣一個強大的存在為何要送張若惜那樣貴重的寶物,如今確是明白,窮奇應該是感覺到了張若惜的血脈之力,所以才不敢為難她。唯恐將她逼迫到極限,血脈提前覺醒,真到那個時候,窮奇怕也沒好日子過。

而段紅塵應該也瞧出來了,只是此事太過重大,他沒敢透露。

種種跡象表明,若惜確實是天刑後人無疑。

「居然這樣……」楊開苦笑不迭,事情的發展超乎了他想像的空間,他怎麼也沒想到若惜的血脈之力覺醒之後會給他帶來如此大的震撼。

「大石頭!」張若惜忽然冷眼朝石火望去,森聲道:「你想怎麼死!」

石火渾身一震。面上浮現出極度驚恐的神色,雙眸中的火焰更是急速跳動起來,彰顯著內心的不平靜。

之前的張若惜,他完全不放在眼中,區區一個道源三層境的人類少女,他一口氣就能吹死對方,但是現在的張若惜,卻讓他惶恐不安,心中絕望。

他剛才表達出想要殺死張若惜的意思,在此之前更是蹂躪了楊開那麼久。絕對已被張若惜恨之入骨。今日在場諸多妖族和幾位聖尊,誰都有可能活下來,唯獨他前途堪憂!

石火明顯也意識到這一點了,身上漆黑火焰轟然爆發出來。色厲內荏道:「天刑後人又如何,本座乃上古聖靈後裔,在你沒成長起來之前如何能殺得了本座?」

怒喝之時,扭頭朝梵蜈等人望去,口中道:「幾位,天刑乃所有聖靈公敵。天刑之力更是極為克制我等聖靈,幾位日後若還想睡個安穩覺,不如與本座一起出手,趁她還沒成長起來將之斬殺在此。」

此言一出,楊開面色一沉,緊張地朝其他三位聖尊打量過去。

誠如石火所說,若惜畢竟才剛剛覺醒體內的血脈之力,能有多強還是個未知之數,可幾大聖尊的實力卻是毋容置疑的,一旦他們四個真的聯手起來,若惜也不知道能不能與之抗衡。

入目所見,蒼狗一臉躍躍欲試的表情,明顯被石火的話打動了。

反倒是梵蜈和鸞鳳並無太大表示,也不知道他們有著怎樣的內心活動。他們的反應也間接影響到了蒼狗,眉頭緊皺著思索了一會兒,微微搖了搖頭,將心中那份蠢蠢欲動按捺了下去。

石火見此,不禁心中一沉,怒喝道:「你們竟願意給她成長的空間?爾等可知道,若她成長起來,天下聖靈根本無處容身?」

這一點梵蜈三人如何能不知曉?當年天刑肆虐之時,那些苟延殘喘的聖靈們都東躲**,唯恐被她給找到殺死,取走聖靈本源。

直到後來,天刑莫名失蹤了幾萬年,才逐漸有聖靈敢冒頭活動。

石火之言,不無道理,可是梵蜈三人根本不敢引火上身。

面對天刑血脈,那是一種源自本能的忌憚和驚恐,即便他們有心對付張若惜,也沒那個膽量。

梵蜈更是閉上了眼睛,一副置身事外的樣子,不願輕易得罪張若惜。

不過也未嘗沒有讓石火先去試探一下的意思,如果張若惜這個天刑後人表現的名不副實,他們三人再出手也不遲,可若是張若惜真的繼承天刑之力,石火就是最好的問路石。

「好好好!」石火大笑不已,眼中滿是譏諷的味道,目光在梵蜈等三人身上轉過,擲地有聲道:「既然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