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六百章 奪其本源

第兩千六百章 奪其本源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一時間,梵蜈等三位聖尊背後出了一身的冷汗,尤其是蒼狗,滿臉慶幸,心中暗叫好險,剛才差點被石火說的心動與他一起聯手了。

若真如此,那此地跪倒在地的羞辱,只怕也有自己一份。

「真的……跪下了」

十里之外,眾多妖王瞪大了眼珠子,一個個驚的下巴都快掉下來了,反倒是被他們制約的石靈們,神情振奮不已,心中暗暗痛快。

法身嘿嘿冷笑道:「不想死就趕緊放了我們,否則等會叫你們一個個死的難看」

妖王們和八大聖使聞言一驚,彼此面面相覷了一番,也都急忙從石靈們身旁竄開,不敢再太為難他們。

連石火這樣的存在都在張若惜一言之下跪倒在地,這些妖王們哪還敢再放肆。心中忐忑的不行,不知道等待自己等人的命運會是什麼。

石靈一族與法身這才抖了抖身子,齊齊站起,朝十里之外眺望過去。

那邊,跪倒在地上的石火似乎還不敢相信剛才發生的一幕,雙眸中的漆黑火焰劇烈跳動,內心幾乎快要崩潰。

他一介聖靈,古地四大聖尊之一,竟因為一個少女的話跪倒在地?這份羞辱簡直讓他難以忍受。

「吼……」石火怒吼不已,歇斯底里,拚命地想要站起來,可他身上卻不知何時多出了一層淡淡的紅光,那紅光將他籠罩,化作束縛他的力量,讓他根本動彈不得。

錚……

若惜手上天刑劍一指,點在石火的胸口處,伴隨著她的這個動作,天空之中風雲突變。連帶著一直站在她身後的巨大女子虛影也有了動作。

那巨大的帶鞘長劍忽然被女子虛影拔出,遙指著石火所在之地,被放大了無數倍的美麗面龐之上。一片清冷。

「天地之勢」梵蜈變色,抬頭仰望天空。嘴中的苦塞過吃了黃連。

若說他剛才還在懷疑若惜到底繼承了多少天刑之力,還有點想要反抗的小心思,可是現在,這份心思已經煙消雲散,他唯一需要考慮的,是如何在張若惜手下活命。

一劍出,引動天地之勢,這無疑說明天刑血脈已經徹底覺醒了。只要給張若惜足夠的時間,她必定會成為第二個天刑,讓所有聖靈聞風喪膽的剋星。

「你……幹什麼」石火臉色狂變,驚駭出聲,察覺到自己與張若惜之間的巨大差距,他再也無法淡定了,火焰般燃燒的雙眸滿是不安和惶恐,厲喝道:「本座可是聖靈石火,你休想殺我」

「聖靈石火,強者不仁。嗜殺成性,天刑後人張若惜,在此取其聖靈本源。剝其聖靈之力,望天下聖靈……引以為戒」張若惜面無表情,語氣淡漠。

「什麼?」石火瞪大了眼珠子,失聲道:「你要奪本座聖靈本源?」

張若惜不答,手中天刑劍卻是緩緩地朝前刺去。

與此同時,她背後那巨大女子的虛影,手上的巨劍也是一同刺進了石火的體內。

石火之身軀,堅硬無匹,便是同為聖靈的梵蜈和鸞fèng等人出手。輕易也別想傷到他分毫,單論身體素質的強悍。他比石靈一族還要更甚一籌。

可如此強硬的身軀,在那天刑劍面前竟如豆腐一般脆弱。

也不見張若惜用多大的力氣。手上的天刑劍竟這麼直直地刺進了石火的胸膛。

「不」石火大聲悲呼,瞪大眼睛望著自己胸口的位置,終於慌了神,急聲道:「不,你不能奪走本座的聖靈本源,本座乃聖靈石火,本座不服」

嗤嗤嗤嗤……

天刑劍刺入石火身軀的聲音響起,讓梵蜈等人皆是面色蒼白,聽著這聲音,似能感同身受,感覺到那利劍刺入自己身軀內的痛楚。

鸞fèng的嬌軀劇烈顫抖著,光潔的後背已被冷汗打濕。

「不要,不要,大人,石火錯了,還請大人給石火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石火絕對不再為惡」石火眼見反抗不得,自身本源之力竟開始鬆動,終於忍不住開口求饒起來。

他是聖靈,他有自己的驕傲,若非逼不得已,怎會這般委曲求全。

梵蜈等人看在眼中,心中一陣戚戚然。

只是張若惜根本不為所動,一柄天刑劍,幾乎全部插進了石火的身軀內,直末劍柄處。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若惜美眸一厲,手上猛地一抖。

轟……

巨響聲傳出,石火的胸膛處一下子炸出一個一人粗的洞口,兩面對穿。

石火猛地一震,本來強大的氣勢迅速萎靡下去。

天刑劍抖動之時,一個宛若心臟般的東西被她挑飛出來,那心臟似乎還在劇烈地跳動著,發出咚咚咚的聲響,而其中更是蘊藏了一股另人膽戰心驚的力量。

「石火本源」梵蜈面色蒼白,身形踉蹌欲墜。

他一眼就認出若惜手上那東西正是聖靈石火的本源之力,失去了這本源之力,石火註定要從聖靈的高台上跌落下來,變為普通的石妖。

鸞fèng與蒼狗也是駭然的無法呼吸,腦袋發暈。

儘管從祖上傳承的記憶中,他們早就知道天刑可以剝奪聖靈的本源之力,但記憶畢竟是記憶,真正親眼見到還是這麼的不可思議。

這普天之下,恐怕除了天刑一脈,再無人能夠這麼輕鬆地奪走一位聖靈的本源。

石火完了

被奪走本源,就算僥倖不死,以後也只是一個廢物。

矚目望去,石火一臉獃滯的跪在原地,心臟處一個巨大的窟窿,觸目驚心,體外原本燃燒的漆黑火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湮滅殆盡。

一身氣息萎靡至極,連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