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六百零一章 新的聖靈

第兩千六百零一章 新的聖靈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鳳血果別無他用,對療傷卻有奇效,只要有一口氣在,鳳血果都能起死回生,在這一點上,它與不死原液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梵蜈等人也都看的眼珠子直了,儘管他們是高高在上的聖靈,可鳳血果這樣的絕世奇珍他們何時見到過?都被震驚的不行。

不過很快,三位聖尊的表情又是一垮,尤其是鸞鳳,俏臉之上滿是懊悔和不安。

因為從眼下的情形來看,這位天刑後人即便是血脈覺醒了之後,對楊開也是極為看重的,否則怎會從血門內召來一枚鳳血果給他療傷?這委實有些暴殄天物了啊。

可之前楊開被石火那般羞辱欺凌的時候,他們三個都只是冷眼旁觀,並沒有出手阻止,結果導致楊開變得這般狼狽,也不知道等下這位天刑後人會不會跟他們秋後算賬。

尤其是鸞鳳,若惜在她面前自掌臉頰,只求她能出手幫幫楊開,鸞鳳卻依然不為所動,甚至連阻止張若惜的念頭都沒有,結果張若惜把自己一邊臉都扇腫了,嘴角邊的鮮血到現在還沒幹涸。

早知如此,當時不妨就賣她一個面子,出手救下楊開,必定能讓對方欠自己一個人情。她卻因為不願得罪石火而袖手旁觀。

那可是天刑後人的人情啊!

現在好了,石火死了,連本源之力都被剝奪,她之前的顧慮徹底成了笑話,反而還要提心弔膽。

平生頭一次。鸞鳳體會到了什麼叫後悔的感覺。滿嘴的苦澀。若再有選擇的機會,就算得罪石火又如何?

「先生,你先療傷!」若惜見楊開拿著那鳳血果一動不動,忍不住催促起來。

她跟在楊開這麼些年,什麼時候見過先生這般狼狽?心疼的同時,內心深處亦是憤怒無匹!罪魁禍首的石火雖然被她滅殺,但袖手旁觀的三人也很可惡。

楊開點點頭。將鳳血果放入口中吞下。

果子雖然珍稀,但卻是若惜的一片心意,他自然不會拒絕。

清甜的味道在舌尖盪開,緊接著腹部內一股熱流朝四肢百骸蔓延,充斥著血肉和骨骼之中,迅速修復著己身的傷勢。

楊開暗暗心驚,儘管早就知道鳳血果乃療傷的聖果,可真正服下體會才明白這靈果的逆天之處。

傳言中只要還有一口氣在,一枚鳳血果就足以讓人生龍活虎。如今看來,這傳言當真不假。

「先生,他們三個怎麼辦?」若惜一邊悄悄傳音,一邊轉頭朝站在那邊一動也不敢動的梵蜈等三人望去。

見她目光望來,梵蜈三人都是心頭一緊,不由自主地吞了吞口水。那冰冷的雙眸實在讓他們發憷。不知道這位天刑後人心中在打什麼算盤。

「你想怎麼辦?」楊開不答反問。

「殺光他們!」若惜眼神一寒。

楊開苦笑不已,知道這一次她怕是怒氣不小,所以壓根就沒打算放過梵蜈等人。

「不過我聽先生的。」若惜又補充了一句,「先生要他們死,我就殺了他們。」

楊開沉吟了一下,道:「你先前殺死石火的力量,並非是本身擁有的吧?」

若惜微微頷首,道:「是藉助了先祖留在血門裡的力量。我自己的力量,無法與他們為敵。」

「那力量動用起來,有何弊端?」楊開再問。不屬於自己的力量,動用起來自然不會如臂使指,若惜說到底還是一個道源三層境的武者,突然獲得了能擊殺一位聖靈的力量,不可能一點代價都沒有。

若惜默然了一會兒才如實道:「對我的身體有些負荷。」

「那就算了吧。」楊開微微一笑。

「可是先生……」若惜似乎還不太願意善罷甘休的樣子。

楊開道:「他們之前雖然冷眼旁觀,但也是人之常情,罪不至死!說到底,他們也沒對我怎麼樣。石火死了就夠了,而且,鸞鳳之前還阻止過你,我欠她一個人情。」

若惜咬了咬紅唇,這才微不可查地點點頭,算是認同了楊開的說法。

「先生說不殺,那就不殺了,但無論如何也要敲打一下,否則他們還以為我們好欺負!」若惜輕哼了一聲,從楊開面前徐徐站起,冷眼朝梵蜈三人望去。

楊開搖頭苦笑,若惜血脈之力這一覺醒,忽然就性格大變,變得如此強勢,讓他頗有些不太適應。不過這是好事,在這個世上,軟弱和溫順並不足以立足。

梵蜈、鸞鳳和蒼狗有生以來總算是體會到了什麼叫做煎熬的痛楚,眼看著若惜和楊開在那邊嘀嘀咕咕,暗中傳音不知道交流了什麼東西,一個比一個心情緊張,忐忑不安。

此刻見若惜站起身來,三人皆是頭皮一麻,本能地想要遠離這是非之地,但石火之死乃前車之鑒,三人哪敢有什麼輕舉妄動,唯恐招來殺身之禍。

「不知大人,是否有什麼吩咐?」梵蜈硬著頭皮,抱拳問道。鸞鳳蒼狗也是一臉局促地望來,表情僵硬。

若惜冷哼一聲,淡淡道:「你們三個聽好了,之前爾等三人助紂為虐,為虎作倀,處處為難我家先生,便是殺了你們也難消本宮心頭之恨!」

此言一出,梵蜈三人臉色狂變,差點沒忍住趕緊逃走。可心有顧慮之下,還是硬撐著站在原地。

「不過……」若惜話鋒一轉,「先生慈悲為懷,不願輕造殺業,罪魁禍首既然已經伏誅,先生也不願再追究下去。」

梵蜈、鸞鳳和蒼狗頓時大喜,三雙眼睛齊齊朝楊開望來,如同望著自己的救命恩人,一臉感激莫名的神色。

「爾等死罪可免,活罪難逃,本宮略懲小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