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六百零二章 軟軟的飯

第兩千六百零二章 軟軟的飯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將石火本源封進法身體內,若惜的臉色忽然變得有些蒼白。

剛才那一番動作看似隨意,想來也消耗她不少精氣神,左右望了望,她再度伸手一招,之前被石火奪走的那萬獸印咻地一聲飛了過來,被她握在手心處。

「先生,你送我的這件禮物,我留下了。」若惜將萬獸印緊緊地攥著,眼中滿是不舍。

「你要去哪?」楊開一驚,聽出了她的話外之音。

若惜抿著紅唇道:「我的血脈之力已經覺醒,我需要去繼承先祖的力量。」

楊開立刻朝血門處望去。

若惜展顏一笑,面上刻意保持的冰冷一下子融化開來,語氣輕柔道:「先生,等若惜出來就能幫到你的忙了,以後也不會再拖累你,今日之事也永遠不會再發生。」

楊開張了張嘴,巍然一嘆道:「是我沒能保護好你。」

若惜搖頭:「不關先生的事,是若惜太自作主張了。」

楊開不再多說,只是望著她道:「非去不可么?」

張若惜點了點頭,神色堅定。

楊開頷首道:@5「那便去吧,既是你先祖的力量,沒道理不去理會,不過萬事小心。」

「若惜知道的。」若惜眼眶微微有些濕潤,又看了看小小道:「先生,小小我帶進去了,必定讓他繼承泰岳之力!這事等會你跟石靈一族打個招呼。」

「好!」楊開點頭。

石靈一族這一次傾巢出動,本就是想送小小進血門去繼承那聖靈泰岳的力量,只可惜事情的發展與他們期望的出入很大,不過現在既然有張若惜帶小小進去,那自然是沒有問題。

「小小,進了血門。一切聽若惜的吩咐,不要給她惹什麼麻煩。」楊開又叮囑了小小一聲。

小小不迭地頷首,口中嗚嗚不斷,一副我很老實的樣子。

「放心吧先生,石頭叔能繼承石火本源,小小繼承泰岳本源更沒有問題。」若惜寬慰道。

說完之後。她又扭頭,朝梵蜈等人望去,臉上的柔情瞬間被冰寒所取代,冷聲道:「我家先生若是在古地中出了什麼意外,待本宮從血門中走出之日,便是你三人葬身之時!」

這話說的毫不客氣,若是別人,梵蜈等三人早就衝過來拚命了,可偏偏張若惜這般說。他們三個一點脾氣都沒有。

梵蜈更是惶恐抱拳道:「大人放心,有我梵蜈在的一天,必定不會讓這位先生出任何岔子。」

鸞鳳與蒼狗亦是戰戰兢兢地應著。

三人暗暗想,看這架勢,想要以後活的滋潤一些,還得跟楊開搞好關係才行啊,只要跟楊開搞好了關係,還怕這位天刑後人找自己麻煩么?

一時間。在三人的眼中,楊開赫然成了一塊閃閃發光的寶貝。人人都想來啃一口。

「先生……」若惜再次轉過頭,美眸之中滿是依依不捨的神情,抿著紅唇道:「若惜……這就走了。」

楊開坐在地上,多少也有些感傷,卻是強笑道:「又不是生離死別,總有再見的一天。我等你從血門裡出來。」

若惜低著頭,臉頰之上忽然飛上一團紅潤,有些緊張地道:「臨走之前,先生能不能滿足我一個要求?」這話說的及沒自信,一邊說還一邊偷偷摸摸地朝楊開望去。一副做賊心虛的樣子。

楊開微微一笑,道:「你說,莫說一個要求,便是十個百個,只要我能做到,都可以。」

「那……先生閉上眼睛!」若惜一咬牙,鼓足了勇氣,說完之後只覺得臉頰發燒發燙。

梵蜈等三人在旁邊怔怔地瞧著,皆都露出一副意味深長的表情,猛然意識到自己等人還是小瞧了這位天刑後人與楊開之間的關係,本以為兩者只是關係不淺的朋友,如今看來……卻是這位天刑後人情竇初開了啊。

這還了得,若真如此的話,那日後他們可不是要跟楊開搞好關係這麼簡單了,只怕要惟命是從才行啊。

這可當真應了楊開之前說的那句話。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保不準什麼時候就有要求助他的地方。

當時楊開雖然指的是石靈一族,梵蜈壓根不屑一顧,可現在看來,這話還說的真沒錯。

楊開聞言亦是愕然,他又不是初出茅廬的毛頭小子,若惜這神態和語氣,他哪裡還瞧不出一點端倪,心中微微一嘆,自來到星界到現在,他從來不敢去招蜂引蝶,畢竟在遠離此地的故土之中,還有蘇顏,夏凝裳,扇輕羅和雪月在等著他。

星界闖蕩這麼多年,他的生活也是極為自律,從未與任何一個女子有過太親密的舉動。

可他也是一個人,一個男人……

念頭百轉,楊開如言閉上了眼睛。

若惜緊咬著紅唇,胸腔內一顆心臟噗通噗通跳動起來,那劇烈的心跳簡直猶如戰鼓在錘擊,發燙的臉頰更如火燒了一樣。

她一步步地來到楊開面前,然後蹲下身子,伸出顫抖的雙手捧住了楊開的臉頰,閉上了自己的眼睛,長長的眼睫毛緊張地抖動著,緩緩印上自己的紅唇。

額頭上很快傳來一股溫熱的感覺,鼻尖更是縈繞著一股醉人的香味,撩人的髮絲撫過楊開的臉頰,帶起酥酥麻麻的感覺。

彷彿只是一瞬,又彷彿過了千百年,若惜如受驚的兔子一樣跳了起來,醉眼朦朧,精緻的耳根都一片殷紅,驚慌道:「先……先生,若惜真……真的要走了,你多保重!」

說完之後,她一扭身便朝血門那邊衝去,似乎一刻也不敢在這裡多待。

結果身子莫名發軟,差點被一塊石頭絆倒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