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六百零三章 混亂的老三

第兩千六百零三章 混亂的老三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師尊還活著……」老三的身形踉蹌了一下,露出如釋重負的笑容,緊接著哈哈大笑起來:「師尊……師尊,師尊你在哪啊。」

說著說著,老三居然又哭泣起來,一副走丟了找不到回家路的可憐模樣。

楊開臉色頓時一黑,意識到老三這狀態好像有些不太穩定,反覆無常。

刷……

老三身形一閃,忽然來到楊開身後站定,面上淚痕猶在,卻笑嘻嘻地道:「師尊原來你在這啊,弟子為你梳頭可好!」

說著話,竟真的用手抓起楊開亂糟糟的頭髮,仔細梳理起來。

什麼情況?楊開神念查探著老三,發現她此刻雖然神智還極為混亂,但表情卻是安詳了下來,幫自己打理著頭髮,一縷一縷極為認真。

這是把自己錯認成冰雲前輩了?

可是自己這身板,與冰雲哪裡有半點相似之處,連性別都不同,稍微正常點的人都不可能錯認吧?看樣子,老三這意識混亂的還真是挺嚴重的。

心頭一動,楊開忽然面色一板,沉聲道:「逆徒,你可知錯!」

此話一出,站在他背後的老三竟是一個激靈,面上布滿了惶恐,然後急忙從背後來到楊開面前,一下子跪倒在地,頭顱低垂,顫聲道:「還請師尊明示!」

這還真把自己當成冰雲前輩了啊。

心中暗喜,楊開表面卻是一臉威嚴,訓斥道:「為師已平安回到冰心谷,你卻為何一直在外,莫非外面的花花世界擾了你的道心,讓你流連忘返?」

老三顫聲道:「弟子不敢,弟子在外……弟子在外是……」

是了半天她也沒說下去到底是什麼,似乎忘記自己一直在外面到底是做什麼的了,髒兮兮的臉上逐漸浮現出一絲茫然之色。

楊開暗叫不好,若讓她繼續想下去。搞不好事情又會變得麻煩,當下斷喝道:「既然不敢,那便隨為師回冰心谷,從此侍奉左右。不得命令不許外出!」

老三臉上的迷茫一下子消失不見,恭敬應道:「是,弟子聽令!」

楊開輕輕頷首,道:「很好,起來吧!」

「謝師尊!」

「站一邊去。為師要運功療傷,在此期間不許任何人靠近!」楊開又嘗試著吩咐了一下。

老三也是乖乖地聽從命令,直接站到了一旁,一雙美眸中滿是警惕的神色,左右打量,似乎是在為楊開護法。

瞧她這樣子,楊開忍不住一陣唏噓。他倒也不是故意要佔老三的便宜,只是老三這傢伙神出鬼沒的,真要是讓她再次逃走,指不定還能不能找到她。如今用這個辦法將她穩下來倒也是好事。

悄悄關注了老三一陣。發現她並沒有發瘋的跡象,楊開這才默運玄功,化解體內鳳血果的藥效。

他這一次受傷不輕,皮肉之苦暫且不提,一身骨頭都斷裂了十幾根,尤其是雙腿,被石火一擊之下直接斷裂,五臟六腑也是充斥淤血,體內一片狼藉。

好在他本身的身體素質極為強悍,金血的恢復能力也極為強大。否則照這樣的傷勢,一般人就是不死也必定氣喘遊絲了。

帝元流轉之下,體內鳳血果的藥效逐漸化開,斷裂的骨頭慢慢癒合。鼻青臉腫的面龐也重新恢復過來。

鳳血果不愧為療傷聖葯,靈果的藥效還沒有完全消耗,楊開便已感覺沒有大礙了。

只是重新接合的骨頭還需要一些時日休養才能恢復如初。

半個時辰後,楊開睜開了眼睛,朝老三那邊瞧了一眼,發現她依然直直地站在那裡為自己護法。

十里之外。以三大聖尊為首,眾多妖王和聖使,乃至石靈一族還都默默地瞧著這邊,各人神色不一,內心複雜。

尤其是謝無畏,先前被逼無奈被楊開收為魂奴,他還滿肚子不高興,覺得楊開這人太過卑鄙無恥,若非他落井下石,自己怎會甘願將魂印交出。

可是現在謝無畏卻不敢這麼想了。

沒看到三位聖尊在他面前都畢恭畢敬么,在他療傷期間,三位聖尊都不敢有絲毫打擾,更是傳下法諭,讓所有妖王和聖使記住楊開的樣子,日後見他如見聖尊。

連聖尊都不敢在他面前託大,他一個妖王又算個屁!

謝無畏服了,是真心服了。同時也懊惱的不行,早知跟在楊開身邊的那個小丫頭是天刑後人,他早就應該與對方搞好關係才是。

說不定之前那天刑後人進血門的時候,還能發發善心將他也帶進血門內,讓他去繼承聖靈之力。現在好了,那天刑後人已經進了血門,帶進去一個石靈去繼承泰岳之力,他卻只有眼紅的份。

一想起這個,謝無畏懊惱的心窩口都發疼。

「老三,將那三個聖尊和石靈長老叫過來。」楊開忽然開口吩咐一句。

老三躬身行了一禮,便朝十里之外行去,楊開卻獨自來到了那落在地上的山河鐘面前,左右打量起來,彷彿要從這鐘上看出一朵花。

他被逼著解除了山河鐘的神魂烙印,這洪荒異寶再度成了無主之物,落在這裡到現在也無人問津。

十里之外,老三飄飛而來,一眼瞧過去,衣衫破爛,俏臉臟污,幾乎看不出本來面目。

一雙雙眼睛都好奇地朝她打量,不知道她到底什麼身份。

謝無畏倒是知道楊開一直在找老三,也見過老三的影像,只是此刻卻不方便點破。

「師尊有令,請三位和石靈長老前去一敘!」老三目光在梵蜈等人身上轉了轉,開口說道,語氣清淡。

「師尊……」梵蜈等人聽的神色一驚,也不知道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