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六百零四章 給你點面子

第兩千六百零四章 給你點面子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梵蜈在一旁笑道:「本座行宮便距離長老居住之地不遠,日後長老可要與我多多走動才是。」

長老客氣道:「聖尊大人既然有意,那老朽日後說不得也有要打擾的地方,還望聖尊莫要嫌棄。」

楊開可以不給梵蜈好臉色,但是長老多少還是有些顧慮的,在小小沒成為泰岳之前,石靈一族的實力還是要弱對方一籌,楊開也不可能一直待在古地內庇護他們。

不說與梵蜈的關係搞的多親密,最起碼不要鬧僵,對石靈一族來說都是好事。

梵蜈哈哈大笑:「長老嚴重了,日後長老若是得閑,還請一定要來本座行宮坐坐。」

鸞fèng也抿嘴笑道:「本宮也很歡迎長老呢。」

蒼狗斜了他們一眼,哼道:「說的好像本座拒人千里之外一樣。」轉過頭,沖長老微笑道:「長老,我的行宮雖然距離石靈一族居住之地遠了一些,但久聞木靈一族釀造的美酒佳肴可口無比,他日我若前去做客,還望長老不要將我掃地出門。」

「不敢不敢,聖尊要來,鄙族自然歡迎至極」長老一陣苦笑。什麼時候他竟成了香餑餑,古地三大聖尊一個接一個要跟他拉關係,這一切無疑是因為楊開啊。他也不是那種虛偽的人,繼續跟這三位聖尊在這裡寒暄只怕有心無力,連忙沖楊開道:「楊先生,此地既事了,那老朽就帶族人回去了,不知楊先生……」

楊開微微一笑,道:「我就不隨長老去了,這一次進古地,我是來找小小的,如今小小既然已經去了血門,那我的事也忙完了,不日就要離開古地。」

長老聞言,面露惋惜之色。不過還是道:「那就祝楊先生一路順風,他日若再來古地的話,還請來我石靈一族領地,老朽必定倒履相迎」

「長老好走不送。」楊開一抱拳道。

長老也回了一禮。又與梵蜈等人告辭一番,這才轉身離去。

很快,石靈一族便隨著長老消失在眾人的視野之中。

梵蜈等人站在楊開身後,彼此面面相覷一番,內心深處忐忑不安。最終還是梵蜈輕咳一聲,試探地問道:「楊先生,你接下來有何打算?」

楊開歪頭瞧著他,嘿嘿道:「怎麼,梵蜈大人這是想我趕緊離開古地?」

梵蜈臉色一變,驚聲道:「不敢不敢,楊先生駕臨古地,乃古地之幸,梵蜈怎敢這麼想。」

「當真不敢?心裡怎麼想就怎麼說嘛,我一個區區帝尊一層境又不能拿你怎麼樣。」楊開陰陽怪氣地冷笑。

你是不能拿我怎麼樣。但那天刑後人可以啊,梵蜈心中腹誹不已,強笑道:「楊先生多慮了,今日之後,先生便是我古地貴客,若想留在這裡,我等可是歡迎之至的。」

楊開伸手一拍梵蜈的肩膀,哈哈大笑道:「沒想到梵蜈大人這麼好客,既然如此,那本少說不得也要給你點面子。就這麼說定了,本少留在古地一段時間吧。」

梵蜈臉色一黑,恨不得抽自己幾巴掌。

鸞fèng與蒼狗也是一臉幽怨地朝他望來,心想你這傢伙怎麼多話啊。當個啞巴多好。

楊開把手一指,開口道:「這東西幾位還要不要了?」

梵蜈等人回神,見楊開指的正是那落在地上的山河鍾,頓時心中一突,惶恐道:「此乃楊先生之物,如今自然該物歸原主。我等豈能覬覦。」

楊開哼道:「之前誰告訴我這本是古地之物的。」

蒼狗頓時訕笑道:「寶物有德者居之,此鍾在古地也存在了無數年,卻從來無人能夠收服,楊先生既然能讓其認主,自然是有德之人。」

先前說那話的,正是蒼狗,如今他唯恐楊開秋後算賬,連忙改了口風。

「瞧不出來嘛,蒼狗大人悶悶的樣子,居然也是能說會道之人。」楊開一臉揶揄地朝他望去。

蒼狗臉都紅了,恨不得找個地洞鑽下去,今日這面子可丟大了,好在這裡除了梵蜈和鸞fèng之外別無他人,那些妖王和聖使們都在十里之外,否則今日的事傳出去,他還有什麼威信奴役部下?

「當真不要?」楊開臉色一肅,「別說本少不給你們機會,這可是洪荒異寶,鐘響鎮山河,帝韻轉乾坤說的可就是這山河鍾了,拿著它渾身是膽,便是碰到龍族你們也能上去抽幾個大耳光,錯過這村可沒這店,以後莫要後悔。」

梵蜈苦笑不迭:「楊先生就別再取笑我等了。」

他一副快要受不了的樣子,就差求楊開趕緊將山河鍾給收起來了。

鸞fèng也央求道:「楊先生,之前的事是我等做的不對,但是石火已經伏誅,還請楊先生能夠消消火。」

楊開瞧了她一眼,淡淡道:「既然fèng夫人這麼說了,那本少就給你個面子。」

鸞fèng雖然之前一直袖手旁觀,但再怎麼說也阻止了若惜自絕的舉動,單憑這一點,楊開對她還是有些感激的。

此言一出,多少讓鸞fèng有些意外,梵蜈和蒼狗也都連忙瞧了她一眼,似乎是意識到了什麼。

楊開走上前,伸手拍在山河鐘上,帝元和神念涌動,心中多少有些忐忑。

當初在碎星海中,他可是花了一年時間才將山河鍾收服的,其中過程之艱辛不足為外人道,今日被逼著解除神魂烙印,也不知道還能不能再次讓其認主,就算能夠認主,也不知道要花多少時間。

若是還要再花費一年時間,那楊開就鬱悶壞了。

神念與帝元很輕鬆地就湧入進了山河鍾,這讓楊開面色一喜,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