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六百零五章 敲詐勒索

第兩千六百零五章 敲詐勒索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楊先生之神通果真神鬼莫測,今日一見叫人大開眼界啊。」梵蜈由衷贊道,這倒不是拍馬屁,而是真的開眼界了。

憑空把那麼大一個石靈給弄沒了,讓人不佩服都難。

梵蜈自問自己是沒這個本事的。

只此一手,便讓三位聖尊將楊開驚為天人。

再轉念一想,楊開年紀輕輕便有如此驚人修為,又精通空間之力,假以時日便是問鼎大帝之位也不無可能啊。就算他不能成為大帝,帝尊三層境是絕對沒問題的,一位精通空間力量的帝尊三層境是什麼概念,這種人即便修為不如大帝,也是帝尊境中最頂尖的強者,而且他還有山河鍾,而且那天刑後人還鍾情於他……

重新審視楊開,三位聖尊發現這青年身上竟然隱藏著巨大到難以想像的潛力,一個個心思頓時活絡開了。

梵蜈一抱拳道:「楊先生,此間事了,不妨移駕陋地稍作歇息如何?」

意識到楊開身上的潛力之後,梵蜈對楊開要繼續留在古地也不那麼排斥了,反而熱情的很。

蒼狗和鸞鳳顯然也察覺到了這一點,不等梵蜈話音落下,蒼狗便道:「在下行宮也是極為歡迎楊先生的,楊先生若是不棄……」

鸞鳳直接把他的話打斷道:「妾身也想邀請楊先生去我那裡坐坐,就怕楊先生不答應呢。」

蒼狗一句話沒說完,憋在心裡別提多難受了,忍不住瞪了鸞鳳一眼,一臉的鬱悶。

楊開笑吟吟地瞧了一眼三人,心裡跟明鏡似的,哪還不知道他們是什麼打算,心中暗暗冷笑,也不知道等他們知道自己真正的打算之後,還會不會這般熱情高漲,沉吟了一下道:「三位大人盛情。那本少就卻之不恭了,不知道此地距離三位大人哪一位的行宮比較近?」

他與這三位聖尊都沒太多的交情,唯一看起來比較順眼的也只有鸞鳳而已,鸞鳳畢竟是個女人。有一些先天上的優勢,而且因為若惜的事,楊開對她的觀感比其他兩人稍微要好一些。

不過這個時候去哪裡都無所謂,去了之後才是重頭戲。

鸞鳳美眸一亮,開口道:「這裡距離妾身的行宮最近。」

蒼狗頓時不樂意了。道:「也就比本座的行宮近個十萬里而已,這也叫近!」

楊開擺手道:「既然距離鳳夫人的行宮最近,那本少就去她那裡落腳吧。咳咳……這傷勢還沒好,實在不宜遠行。」說著話,竟劇烈猛咳起來,一口金血更是噴的如雨撒了一樣。

三人大驚,鸞鳳失聲道:「楊先生你怎麼了!」

站在一旁老三也是花容失色,連忙上前來扶著楊開,關切道:「師尊……」

楊開手捂著胸口,表情艱辛道:「石火下手太狠。本少受傷頗重,怕不是短時間能夠康復的。」

梵蜈等人愕然,心想之前那天刑後人不是送了你一枚萬年鳳血果么?有那種療傷聖葯在,什麼樣的傷勢恢復不了?而且,明明剛才還好好的,這怎麼一眨眼就吐血了呢,也不知道楊開這是鬧什麼,一個個都表情古怪。

「咳咳……」楊開臉色蒼白,氣喘吁吁道:「聽聞古地內有不少葯齡十足的靈草妙藥,若是能得一些來服用的話。勢必會對本少的傷勢有效,哎,只可惜本少如今帶傷之身,怕是沒力氣去尋找了。」

梵蜈臉色一黑。陡然明白楊開意欲何為了,嘴角抽搐道:「楊先生放心,本座這就讓手下妖王們尋找那些靈草妙藥,屆時親自給楊先生送過去,還望楊先生多堅持一些。」

說完之後,又悄悄地瞪了蒼狗一眼。暗中傳音一句。

蒼狗一個激靈,也急忙道:「楊先生之事,本座亦是義不容辭。」

「那就好,那就好。」楊開伸手擦了擦嘴角的鮮血,半個身子都依靠在老三身上,又開口道:「除了那些靈花異草,若還有什麼上品源晶,珍稀寶物的話……本少的傷勢應該會恢復的更快。」

源晶與寶物跟傷勢有什麼關係啊?梵蜈等人很想開口質問一下楊開啊,這不是擺明了要敲詐勒索么?

「三位放心好了,待本少傷勢痊癒了,就會離開古地,不會麻煩你們太久的。」楊開強擠出一絲人畜無害的笑容來,一臉虛弱地道。

梵蜈眼角跳動,言不由衷道:「楊先生見外了,以楊先生的身份,在古地待多久都沒有關係。」

「啊對了。」楊開忽然又像是想起了什麼,開口道:「石火既然已經伏誅,那他這麼多年來搜刮的寶物想來也沒什麼用處了,還要勞煩幾位去他的行宮處仔細清點一番,然後給我送過來,好歹也是若惜的戰利品,等她從血門出來了,我還要給她的。」

此言一出,梵蜈等人只感覺心都在滴血,可楊開拿那位天刑後人說事,他們也不敢反駁什麼。

梵蜈應道:「楊先生說的是,石火這些年確實搜颳了一些好東西,本座稍後便帶人前去清點,到時候一併給先生送去。」說完之後,又瞧著鸞鳳道:「鳳夫人,好好照顧楊先生。」

鸞鳳頷首道:「我明白的。」轉頭看向楊開道:「楊先生,妾身且帶你回行宮。」

楊開點了點頭。

鸞鳳當即力量一催,裹著楊開和老三,騰空而去。

臨走之前,楊開還衝梵蜈和蒼狗揮了揮手,道:「兩位,本少就靜候佳音了,還請兩位多多上心。」

梵蜈和蒼狗面上露出一副比哭還要難看的笑容,齊齊抱拳恭送。

待到楊開等人的身影消失在視野之中,梵蜈的臉色才忽然垮了下來,搖頭苦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