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六百一十章 保你做長老

第兩千六百一十章 保你做長老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目光在前方上百號人中轉了轉,楊開咧嘴一笑,道:「黃泉宗啊……真是陰魂不散。」

這上百號人中,有那麼十幾個人一身氣息陰寒至極,包括了那武姓老者和之前出手對付齊海之人,明顯都是修鍊了陰邪的功法。

而這些人的氣息給楊開的感覺,就跟之前遇到的尹樂生和華飛塵等人如出一轍。

那麼這十幾人的身份已經呼之欲出了。

在東域之中,除了黃泉宗的人之外,怕是別無他家。

除去這十幾個黃泉宗的人,剩下的人實力參差不齊,此刻望向齊海的目光都充滿了關切之意,想來應該是齊天堡的人。

很快,楊開的目光又定格在另外一個老者身上,眉頭微微一皺道:「班老?你怎麼也在這裡」

這老者赫然便是之前帶著他與若惜進古地的領路人,班老。

聽到楊開問話,班老苦笑一聲:「他們要進古地……人為刀俎,我為魚肉……」

一句話,道盡了心中的無奈。

「老東西閉嘴」班老身邊的一個黃泉宗弟子立刻瞪向他,班老臉色一變,果真不敢再言,不過卻是悄悄傳音道:「小哥快走,黃泉宗這些人似乎是專門來找你的。」

哪知他話音才落,那個之前瞪他的黃泉宗弟子便厲喝一聲:「老東西還敢偷偷傳音,找死」

話落之時,一掌便朝班老拍了過去。

班老只有道源一層境的修為,儘管傳音的極為隱蔽,可帶來的源力波動哪裡能瞞的過這個道源三層境的黃泉宗弟子?見這老傢伙敬酒不吃吃罰酒,這黃泉宗弟子當即起了教訓他一番的心思。

反正副宗主大人要找的人已經主動現身,自然無需再進古地,既然不進古地,那要不要人帶路也無所謂了,打死也沒什麼關係。

這一掌之下,毫不留情。風聲呼嘯之時,班老臉色一片煞白。

眼看著那一掌便要落到班老身上,迎面卻忽然探出另外一隻手掌來,詭異地迎了上來。

「什麼人」那出手的黃泉宗弟子大驚。還不等他看清出手之人的面貌,雙掌已經接實。

澎湃如海嘯般的力量迎面撲來,這黃泉宗弟子只感覺那力量摧枯拉朽地撕毀了自己的防禦,一路侵入自己的體內,在自己體內橫衝直撞。

噗……

一口鮮血噴出。這黃泉宗弟子仰面倒飛了出去,跌落在地上翻了好幾滾。

待重新站起之後,略一查探,頓時面如死灰,絕望道:「我的經脈……我的經脈竟被毀了」

他抬頭歇斯底里地嘶吼,直到這時才看清,之前沖他出手的居然就是那個叫楊開的傢伙,頓時咬牙道:「你好狠的心」

楊開救下班老,將他裹著返回原地,淡淡地望著那黃泉宗弟子道:「小子。你家大人沒教過你做人要懂的尊老愛幼么?連這點品德都沒有,廢你經脈只是小懲大誡,以後再見到老人家,可不能這麼無禮了哦。」

那黃泉宗弟子本就悲傷欲絕,此刻再聽楊開這般教訓自己,頓時忍不住又是一口鮮血噴出,轉頭沖那武姓老者道:「副宗主大人,弟子經脈被毀了,您可要替弟子做主啊」

武姓老者冷哼一聲:「丟人現眼,滾下去」

那弟子呆了呆。萬沒想到副宗主大人居然如此不近人情,不但不幫自己居然還出口訓斥,頓覺生無可戀,怒火攻心之下眼珠子一翻。直接暈了過去。

那武姓老者冷冷地瞧著楊開,輕哼道:「帝尊一層境,修為倒是不錯」

楊開咧嘴沖他一笑,大言不慚道:「馬馬虎虎啦……」

說著話,又轉過頭,臉上笑意收斂。冷冰冰地望著那邊的齊海道:「齊海兄,你似乎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情啊,這讓本少很痛心」

齊海聞言,面上一陣不自在,滿是羞愧和尷尬,不過還是咬牙道:「楊兄,若非無奈,齊某也不願意這樣。只是賤內性命危在旦夕,可惜楊兄身懷鳳凰真火卻不願意伸以援手,齊某隻能仰仗他人了。」

楊開嘆息一聲,淡淡道:「齊兄對貴夫人的感情,本少很欽佩。只可惜……就算你出賣了我,這位副宗主大人似乎也不太領情啊。」

齊海面上頓生苦澀之意。

先前黃泉宗的人找上齊天堡,無外乎是因為齊天堡乃本地的地頭蛇,對古地的了解比旁人要多一些。齊海當時正惱怒楊開吝嗇至極,居然連個舉手之勞都不肯相幫,所以便毫不猶豫地答應了那武副宗主的要求,帶著幾十個齊天堡的弟子,準備進古地搜索楊開的蹤跡。

只是還不等他們進去,楊開居然自己跑出來了,而且跟他們打了個照面。

「事在人為」齊海咬著牙道,「齊某相信精誠所至,金石為開,只要武副宗主能借鳳凰真火一用,齊某願意付出任何代價」

說話之時,齊海扭頭望向那武姓老者,後者表情淡漠,壓根就沒有絲毫表示。

楊開呵呵笑道:「齊兄說的很好,只是……難道齊和風沒有告訴你,那鳳凰真火如今已不在我身上?」

齊海苦笑道:「楊兄,鳳凰真火那般珍貴之物,任誰得到了都不會送人吧?齊某隻是要你幫個小忙,對你來說根本只是舉手之勞罷了,但是對我來說,卻是比自身性命還要重要的事,你為何這般推三阻四?」

楊開臉色一冷,道:「信不信由你鳳凰真火我早已送人,而那人如今也不在此地,本來我還在想,憑你上次賣我的那個人情,待那人回來之後便帶她來一趟齊天堡,反正也不是什麼大事,可是現在嘛……貴夫人的天霜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