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六百一十二章 又是秒殺

第兩千六百一十二章 又是秒殺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就在楊開與鸞fèng暗暗交流之時,武元正已經騰空而起,飛撲而來,猶如一隻捕食的獵鷹,氣勢兇猛,身在半空之中一掌拍出,口中爆喝:「給我跪」

華飛塵死了,尹樂生死了,連鍾長老也死了……

黃泉宗這下可以說是損失慘重。

武元正存了拿楊開等人立威的心思,想要讓世人知道,殺害黃泉宗的人到底有什麼悲慘下場。

一掌拍下,帝尊三層境的威勢猶如實質一般湧出,連那空間都一瞬間凝固起來,彷彿從空落下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座高山。

眾多黃泉宗弟子振奮地望著,期待看到楊開等人跪地求饒的那一幕。

幾十個齊天堡弟子也都目光複雜地瞧著,尤其是齊海,忍不住暗暗嘆息一聲,他知道楊開這次怕是在劫難逃,楊開一死,不管鳳凰真火還在不在他身上,他都沒有什麼指望能夠借用。

自己夫人那天霜地霖之毒,怕是再也無解了,一時間心中酸澀不已,暗恨自己實力低微,太過無用。

眾目睽睽之下,武元正面上冷笑連連,而楊開等三人則像是被嚇傻了一樣,全都站在原地,動也不敢動。

眼看著那一掌便要拍下,鸞fèng忽然抬手朝上方一指點去,動作隨意至極,彷彿點向一隻飛來的蒼蠅。

可這一指之威,卻讓武元正臉色狂變。

他那帝尊三層境的強橫氣勢,竟被這一指直接點破,兇猛的氣勢就像是漏氣了皮球一樣,一下子宣洩殆盡。

不但如此,前方更傳來一股讓人心驚膽戰的指力,似一柄無堅不摧的利劍,撕裂了他縈繞在身材的法則之力和護身帝元,摧枯拉朽地戳在他的掌心處。

「這不可能」武元正心中駭然狂震,眼中難掩震驚之色,拚命將一身修為灌入掌中。想要抵擋那侵入體內的指力。

可自己那一身一直引以為傲的帝尊三層境修為,此刻在這莫名的指力面前,就如一個玩笑般,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噗……」

一聲輕響。血花四濺,兇猛撲下的武元正如遭雷噬,掌心處出現一個筷子粗的血洞,整個人更是凌空翻了好幾滾,踉蹌落地。眼珠子劇烈顫抖地朝鸞fèng望去。

一群黃泉宗弟子都驚呆了。

眾多齊天堡弟子也都傻眼了。

他們看到了什麼?

帝尊三層境修為的武元正,居然被一個婦人一指戳破了掌心,而且看樣子毫無還手之力?

所有人都被嚇到了,整個場地更是靜謐的針落可聞,只有此起彼伏的心跳聲不斷傳出。

這普天之下,誰能抬手之間將帝尊三層境傷成這樣?

「你……你是什麼人?」武元正面上一片蒼白,倒不是他傷的有多重,那一指之威雖然點破了他的掌心,但也僅僅只是小傷而已,回去服下丹藥。將養些時日差不多應該就能痊癒,與傷勢比較起來,他更多的是震驚。

震驚眼前這個婦人的身份能隨手將他傷成這樣,這個婦人的身份不可能差到哪去。

內心深處驀然冒出一個聳人聽聞的念頭,額頭上一片冷汗淋淋,武元正澀聲道:「你是花影大人?」

一言出,全場嘩然。

花影,是人名,亦是封號

十大帝尊之一,花影大帝。

也是十大帝尊之中唯一一個女性大帝。其雖然是女子,可實力卻一點都不比其他大帝弱,為整個星界的女性武者撐起了一片天地,是所有女性武者崇敬的對象。

與創建了宗門的幽魂大帝。明月大帝等人不同,花影大帝似乎居住在一片叫做萬花谷的地方,只是這個萬花谷到底是在星界的什麼位置,卻無人說的清楚。

十大帝尊,性情各不相同,有人創建了宗門。開枝散葉,有人獨身行走天下,逍遙自在,也有人隱居大山靈川,不為人知。

只是他們每一個人的名頭,都傳遍了整個星界。

武元正之所以猜測鸞fèng為花影大帝也並非無的放矢,主要是這婦人實力遠超於他,他已是帝尊三層境,超過他的人,無疑是大帝級別了。

而鸞fèng又是女子,很容易讓人跟花影對號入座。

「花影大帝」

一陣陣驚呼聲響起,那十幾個黃泉宗弟子個個臉色煞白,腿肚子打顫,一副死了爹娘的表情。這下完了,副宗主大人招惹誰不好,居然招惹上了一位大帝,而且剛才還大言不慚地叫人家跪下……

自己等人更是誇張,剛才居然還用污言穢語去侮辱這位大人。

這下哪還有命活?

齊天堡的人同樣表情凝重,他們雖然一直沉默著,但畢竟與黃泉宗的人攪和在一塊,天知道這位花影大人會不會跟他們算賬。

另一邊,武元正一頭冷汗,如瀑而下,面上滿是惶恐之色,顫聲道:「大人,在下有眼無珠,不知大人fèng駕親臨,還望大人恕罪……」

招惹上大帝,武元正也是心如死灰,只是他怎麼也想不通,楊開區區一個帝尊一層境,身邊有一個帝尊兩層境的女子跟著也就算了,為何連大帝級別的強者都跟在他身後?

這傢伙到底什麼來頭?更可惡的是,自己剛才那麼囂張,他居然也不點破,擺明了要看好戲,實在是其心可誅啊。

「本宮不是花影,你認錯人了」鸞fèng淡淡開口道。

「不是花影大人……」武元正一呆,怔怔地瞧著鸞fèng,也不知道是想起了什麼,忽然失聲道:「那你是……你是……」

鸞fèng卻沒有給他說話的意思,又是一指朝武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