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六百一十五章 周大長老

第兩千六百一十五章 周大長老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尹樂生招惹上這樣的強敵,死便死了,雖然讓人心痛,可誰叫他不擦亮自己眼睛仔細看看,甚至於還連累了黃泉宗失去了兩位帝尊境長老,一位副宗主。

這一次黃泉宗的損失可就大了。

伏波認定殺死那些人的都是鸞fèng,也不敢起什麼報仇的心思,態度也軟了下來。他現在最擔心是人家會不會善罷甘休,如果不願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話,那對黃泉宗來說無疑又是一場災劫。

大帝親臨可不是鬧著玩的,一個不小心黃泉宗恐怕就要從此在星界除名

楊開輕哼道:「尹樂生三番兩次招惹於我,本少宅心仁厚,在碎星海中已經大發慈悲放過他一馬,卻不想他居然還妄想尋本少的麻煩,給本少帶來很大的困擾……」

人都被你殺了,你有個屁個困擾真正有困擾的是本座才對啊混蛋,伏波心中暗怒,卻又不敢反駁。

「俗話說的好,子不教父之過,一日為師,終生為父,尹樂生雖然死了,但你這個當師傅的責任也不小,你若能好好教導他,他也不至於這般冥頑不靈,心胸狹隘」

來了來了,事情果然牽連到黃泉宗身上,牽連到自己身上了。

雖然早有預料,可聽到楊開說這番話之後,伏波還是怨念頗深,恨不得自己從未收過尹樂生那個徒弟,可事已至此,他想逃避都不可能。

「閣下想要怎樣?」伏波嘆了口氣。

鸞fèng站在楊開身後fèng眸眈眈地瞅著他,讓他心中直發毛,唯恐自己哪句話不對便惹的對方不高興,藉機發難。

楊開哼道:「令徒給本少帶來的精神創傷和身心折磨無法磨滅,讓本少至今想起都心悸不已,寢食難安,那一段記憶就如惡鬼纏身一般,驅之不去……」

伏波抬手打斷他,頹然道:「閣下開個價吧。」

他算是瞧出來了,楊開這次來倒不是要真把黃泉宗和他這個宗主怎麼樣。倒像是來訛詐勒索的。

肉疼的同時又是鬆了口氣,如果能付出一些代價便讓對方罷休的話,這倒是可以接受。只是這個代價……怕是不會太小。

楊開斜眼怒道:「伏宗主未免也太小瞧人了吧?你以為本少是能隨便收買的?」

伏波一怔,心想難道自己會錯意了?不由惶恐起來。完全不知道楊開這一次來黃泉宗到底想要幹什麼了。

那邊楊開卻是話鋒一轉,摸著下巴道:「不過……若是伏宗主真有誠意的話,本少未必就不願意息事寧人。」

伏波一聽,差點沒被氣的一口老血噴出來。剛才見楊開那般義正辭嚴,還以為他是什麼有原則的人。哪曉得一轉眼這狐狸尾巴就露了出來。

說來說去,還是來訛詐勒索的……

伏波臉色難看道:「不知道閣下說的誠意……該有多大?」

楊開輕飄飄道:「若能有個幾千萬乃至上億的源晶,本少說不定就會將貴宗那些人找我麻煩的事給忘掉,以後也能睡個安穩覺了。」

「幾千萬……上億……」伏波一驚,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問道:「中品源晶?」

「笑話」楊開神情一怒,瞪著伏波道:「看樣子伏宗主的誠意還不足以熄滅本少的怒火啊fèng夫人」

他一聲怒喝,鸞fèng立刻往前走出一步,道:「楊先生有何吩咐」

「等等等等等等」伏波一見鸞fèng站出來,頓時嚇了一跳。連忙抬手制止,冷汗如瀑而下,身子都矮了一截,弱弱問道:「閣下難道是指……上品源晶?」

楊開冷笑不迭:「伏宗主何必揣著明白裝糊塗?」

伏波忍不住吞了口口水,這才明白楊開的胃口有多大。

幾千萬乃至上億的上品源晶,黃泉宗倒也不是拿不出來,但拿出來必定會傷筋動骨。黃泉宗雖是東域的頂尖宗門,手下也掌管了不少源晶礦脈,每年產出數量不少,但整個宗門弟子那麼多。家大業大,消耗也大。

真要是滿足了楊開的需要,往後幾年,弟子們的修鍊資源都要大幅度縮水。

伏波心中怒的不行。自己宗門的副宗主,兩大長老乃至親傳弟子都被殺了,仇人反倒跑到自己面前來勒索,而且一來便是獅子大開口,這事隔誰身上誰都得膈應,偏偏拳頭沒別人大。實在憋屈。

就在伏波躊躇不已的時候,殿外忽然傳來一人的聲音:「宗主,周永求見」

「大長老」伏波眉頭一皺,不知道自家大長老這個時候跑過來幹什麼,此刻他正龍游淺水著,自然不希望旁人看到自己的窘態,不過轉念一想,多個人也能多出點主意,有大長老在的話,或許能挽回一點損失也說不定,畢竟大長老也不是外人。

一念至此,伏波開口道:「進來」

一旁,楊開瞧了鸞fèng一眼,嘴角含笑。

鸞fèng一副冷冰冰的樣子,輕哼了一聲。

之前剛進黃泉宗的時候,鸞fèng出手殺了一個沉迷女**要強擄她的男子,那男子也曾自報家門過,說自己是大長老的孫子。

如今黃泉宗的這位大長老忽然親自找了過來,她哪還不知道對方所為何事?

這分明是來報仇的啊。

事實也確實如此,先前跟著那個被殺的男子的嫵媚女人在給楊開等人指明了方向之後,便立刻去求見了大長老,將之前發生的事完整稟告。

大長老震怒,得知楊開等人是來找伏波的,自然也急忙趕到了這裡。

自己的孫子在宗門內被人殺了,這還了得?且不說那是自己唯一的孫子,殺孫之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