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六百一十八章 讓開

第兩千六百一十八章 讓開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說話間,那沙庸和顧鵬兩人都已飛撲到了姬瑤面前,各自伸出一手朝她抓去。

姬瑤臉色陡然冰寒,錚地一聲清鳴,劍光閃爍之時,血光飛濺而出。

伴隨著兩聲慘呼,飛過來的兩人又如離弦之箭般倒退而去,臉色蒼白無比。

啪啪……

兩條斷臂跌落在地上。

「我的胳膊」沙庸望著地上的斷臂,似乎直到此刻才意識到自己已被斷去一臂,驚慌大呼,那顧鵬的臉色也好看不到哪去。

「搞什麼這點修為也敢跳出來找死?」楊開一臉稀奇地瞧著那兩人,百思不得其解。

先前這兩個傢伙氣勢洶洶地撲來,一個要男人一個要女人,楊開還以為他們實力有多厲害,現在神念一掃,才發現兩人不過道源三層境而已。

「你們……」那顧鵬駭然欲絕地望著楊開和姬瑤,「怎麼可能恢復的這麼快?」

楊開眉頭一皺,一下沒聽明白他說的是什麼意思,不過轉念一想,忽然恍然大悟,嘴角含笑道:「你們以為,我們傳送過來會有一些後遺症?」

不管是進行多遠距離的空間傳送,多多少少都有讓武者有一些頭暈目眩之感,這便是傳送的後遺症,在這種狀態下,武者的反應感知都會變得極為遲鈍,也是最容易被人偷襲得手的時候。

所以一般情況下,各大城池的空間法陣都是由城主府的武者負責看守,一來是負責保護空間法陣不被人破壞,二來也是保護傳送過來的武者不被偷襲。

可是這個玄甲城的空間法陣似乎不是這樣,它就落座在城池的中央,也沒有什麼人在附近看守,倒有一些想趁機發財的人在這裡胡作非為。

這叫沙庸和顧鵬的人,便是想趁著楊開與姬瑤反應遲鈍時偷襲出手,哪曉得一下踢到鐵板上了。

楊開精通空間力量,早在從黃泉宗傳送開始的時候就已經催動空間法則護持住了自己和姬瑤,區區傳送又如何會讓他受影響。

「為什麼會這樣?」沙庸也是百思不得其解。臉色難看至極。

「因為本少厲害呀」楊開咧嘴一笑,那笑容卻讓沙庸和顧鵬兩人心驚膽戰,惶恐不安。

「大人饒命,大人饒命」絡腮鬍子大漢沙庸立刻求饒起來。

顧鵬卻是神色閃爍。轉身便要逃走。

「哼」姬瑤冷哼一聲,手長長劍一轉,一投,化作一道劍光朝那顧鵬刺去,轉瞬就將他追上。直接刺了個透心涼,撲倒在地上氣絕身亡。

帝尊兩層境對付道源三層境,姬瑤壓根就不需要動用什麼真本事。

那沙庸見了,臉色愈發蒼白,腿肚子打顫,哭喪著臉道:「求兩位大人,放我一條狗命吧。」

楊開淡淡地瞧著他,冷冷道:「你們似乎干過不少這種偷襲打劫的事啊。」

「沒有沒有,這是我第一次,真的是第一次」沙庸抬頭。可憐兮兮地說道。

楊開道:「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既然入了這一行,就該有相應的覺悟,你太年輕啦,下輩子別幹這種事了。」

「下輩子……」沙庸一怔,眼中溢滿了驚恐,還不等他再有什麼反應,姬瑤已經一掌拍出,將他打成了肉泥。

四周武者,無不噤若寒蟬。望著那美貌絕倫卻殺人如麻的冰冷女子,一個個驚恐不安,生怕她殺心大起,將這裡攪個天翻地覆。

楊開伸手將兩枚空間戒攝了過來。也沒看裡面有什麼東西,兩個道源三層境武者的空間戒,他還真沒放在眼中,不管怎麼說,如今他也算是大富之人,轉過頭便沖姬瑤淡淡吩咐道:「走吧。」

姬瑤點點頭。與他一起飛了出去。

離了玄甲城,楊開指著一個方向道:「瑤兒,那邊應該就是去北域的,你能認得回冰心谷的路么?」

姬瑤頷首道:「認得。」

「那你帶路吧,為師要修鍊一段時間。」楊開吩咐一聲,同時拋出了自己的小木舟,落在上面,招呼了一聲姬瑤。

哪知姬瑤瞅了瞅小木舟,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師尊,還是用瑤兒的飛行秘寶吧,您這個……好像不怎麼樣啊。」

楊開大囧。

這小木舟還是當年九fèng隨手賞給他的,有著道源級上品的檔次,以前楊開用著覺得還挺好,可是如今隨著他修為突破到帝尊境,這小木舟就有些不符合身份了。

姬瑤顯然也是看出這小木舟的品質檔次,所以才會這麼說的。

既然她有好的,楊開也沒拒絕,頷首間便將自己的小木舟給收了起來,免得丟人現眼。

姬瑤抿嘴一笑,似是察覺到了楊開的心思,素手一揚,一棟精緻的小樓船便出現在楊開眼前。

這樓船不大,約莫只有三丈長短,但卻打造的極為精妙,一看便是出自大家之手,樓船之上跌宕著濃郁的靈氣波動,無疑是一件不俗的帝寶

楊開倒是沒想到,姬瑤這些年瘋瘋癲癲的,手上居然還有這樣的寶貝。

「師尊請」姬瑤伸手示意了一下。

楊開故作威嚴地嗯了一聲,這才一晃身來到了樓船之上。

「師尊您自己找個房間休息,接下來的路程就交給瑤兒吧。」姬瑤主動請纓道。

「好。」楊開點點頭,背負著雙手,走進船艙內,尋了一間廂房進去,還不等他盤膝坐下,便感覺樓船輕輕一震,旋即風馳電掣般飛了起來。

速度比起他的小木舟強出何止一個檔次。

單是速度也就罷了,關鍵是這樓船里待著舒服,不像他那個小木舟,人坐在上面,若不激發木舟的防護罩,逆風吹來,臉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