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六百一十九章 滾

第兩千六百一十九章 滾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什麼事?」楊開轉頭望著姬瑤問道。

「回師尊,這三人莫名其妙地攔在前面,擋住了去路。」姬瑤應道。

「師尊?」前方三人聞言,都露出愕然至極的神色。畢竟但從外表上看,楊開與姬瑤的年紀似乎差不多,卻不想這個男人居然是這冰冷女子的師尊!

樓船有防護陣法護持,所以即便那老者有心查探一下楊開與姬瑤的修為,也無能為力。

不過既然能成為別人的師尊,那修為應該差不到哪去。那老者估計楊開最起碼也是個帝尊境,畢竟這精美的樓船好歹也是一件帝寶,一般道源境武者是不可能得到的。

一念至此,那老者微微笑著沖楊開道:「這位小哥莫要緊張,我等並無惡意。」

「我緊張了么。」楊開咧嘴一笑,心想這老頭自我感覺還真是良好啊。蠻荒古地他都闖過來,四大聖尊,三十二路妖王,八大聖使面前攪過風雲,大帝都見過不止一個,這天下間怕是沒什麼人能讓他緊張了。

老者置若罔聞,繼續道:「只是雪曼小姐看上了這樓船,所以老朽想要與小哥打個商量,是否能請小哥割愛,老朽出錢將這樓船買下。」

頓了一下,老者道:「忘記自我介紹了,老朽玄雷閣晏青,這位是我玄雷閣少閣主白路,這位是太平城城主千金,嚴雪曼小姐。」

一番介紹,無論哪老者,還還那一男一女兩個年輕人,都露出極為自傲的神色,好似玄雷閣和太平城是什麼不得了的大勢力一樣。

那玄雷閣少閣主白路更是溫文爾雅地一笑,抱拳道:「還未請教姑娘芳名?」

他直接打探起姬瑤的名字,倒是沒將楊開放在心上,顯然是被姬瑤的姿色打動了。嚴雪曼這位城主千金雖然也不俗,可與姬瑤一比起來,卻又差了許多。

這話一出。倒是讓站在旁邊的嚴雪曼狠狠地踢了他一腳,沖他怒目相視,嬌喝道:「你問這個幹什麼,是不是看上人家了?你這**混蛋。有我一個還不夠,居然還惦記別人,我打死你打死你……」

說著話便對那白路拳打腳踢,不過一頓粉拳秀腿而已,不但沒把人打疼了。倒像是在撒嬌,惹的那白路哈哈大笑,伸手將嚴雪曼摟在懷裡,一副人生贏家的模樣。

晏青目不斜視地道:「少爺與雪曼小姐胡鬧慣了,兩位莫要放在心上。」

姬瑤冷冷道:「你們的事與我們無關,我與師尊還要趕路,還請幾位讓開!」

晏青道:「姑娘,我家少爺只是想買下這艘樓船而已。」

「我說了不賣!」姬瑤臉色更寒。

白路溫和一笑,道:「姑娘別這麼冷淡嘛,俗話說多個朋友多條路。不過一艘樓船而已,你開個價,本少絕對不還價便是!」

「好啊!」楊開站了出來,笑吟吟地望著白路道:「就喜歡白少爺這樣有實力有財力的朋友了,高雅大氣上檔次!既然白少爺這麼爽快,那這樓船便賣了吧,瑤兒你覺得如何?」

姬瑤眉頭皺了皺,不過還是頷首道:「師尊說賣,那就賣吧。」

白路一抱拳道:「那就多謝姑娘了。」

他從頭到尾都只跟姬瑤一個人講話,彷彿壓根沒看見楊開似的。不過此刻卻是轉過望著楊開道:「不知閣下欲開價幾何?」

「一個億!」楊開淡淡道:「白少爺若能給出一個億,那這樓船便是你的了。」

白路表情不變,微微頷首道:「一個億……飛行帝寶,價錢倒也不貴。」

何止不貴。簡直不要太便宜。他以為楊開這是故意示好,想與他結交,畢竟他身為玄雷閣少閣主,可不是什麼人都能結交上的,玄雷閣在北域也算是不俗的勢力,微微一笑道:「晏老。付錢!」

「是!」晏青點點頭,一番搗鼓,然後沖楊開拋出一枚空間戒。

楊開接過,神念一掃,微微一笑,一邊將空間戒收起,一邊道:「白少爺,這源晶數量似乎有些不對啊。」

「哪裡不對了。」白路眉頭一皺,轉而望向晏青道:「晏老,你清點仔細了么?」

晏青道:「一億源晶,老朽不可能弄錯的。」

「一億源晶是沒錯……」楊開頷首,話鋒一轉道:「不過,那只是下品源晶啊……」

晏青聞言,臉色一變,道:「你要的不是下品源晶?難不成還是中品?」

「什麼?」白路也是大吃一驚,一億中品源晶,那可是一百億下品源晶啊,這人也真好意思開口啊。

「不不不!」楊開豎起一根手指搖了搖,「不是一億中品源晶……本少要的是一億上品源晶!」

「你……你瘋了!」白路渾身大震。

一億上品源晶,這個數字白路連想都不敢想,也不知道眼前這人怎麼敢提出來的。

玄雷閣勢力雖然不俗,但就算掏空了家底也湊不出這麼多上品源晶啊。一艘帝級的樓船,就算不俗,也不可能價值這麼大。

晏老一瞬間也是眼露凶芒。

楊開笑道:「白少爺自己剛才說絕不還價啊,現在又想反悔了?男子漢大丈夫,一口唾沫一個釘,看樣子白少爺這信譽不太好啊。」

姬瑤在旁抿嘴一笑。

先前楊開說把樓船賣了,她雖然心中有些不舍,但師尊的話卻又不能不聽,直到此刻她才知道,楊開壓根就沒有要賣她樓船的意思,只是在戲弄人家而已。

師尊什麼時候也有這閑情雅緻了……

在她的記憶中,師尊一直都是冷冰冰的模樣,唯有在面對她們幾個弟子的時候,那臉上的冰冷才會融化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