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六百二十章 春風八面

第兩千六百二十章 春風八面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楊開目光掃來,冰冷地落在兩人身上。

白路冷汗淋漓,顫聲道:「你想幹什麼,我可是玄雷閣的少閣主,我若出事,你必定完蛋」

自覺不是對手,他只能搬出自身背景,想讓楊開投鼠忌器。

「滾」楊開口中吐出一個字。

白路渾身一個激靈,如蒙大赦,轉身便逃,臨走之時,連嚴雪曼都忘記了,結果還是嚴雪曼自己跺腳追了上去。

不遠處,晏青臉色蒼白地從地上爬起,忌憚無比地朝楊開所在的方向瞧了一眼,身形一縱,急忙朝白路追去,他雖被廢去一隻胳膊,但帝尊境的底子還在,並無性命之憂,只是這一輩子怕是要殘疾了。

「瑤兒」楊開轉過頭,輕聲呼喚。

簡單的兩個字,卻彷彿一柄利劍刺入姬瑤的雙眸,撥開了那遮擋在眼前的光明。

姬瑤嬌軀一震,猛地驚醒過來:「師尊?」

楊開忍不住呼了口氣,試探地問道:「你剛才……怎麼了?」

姬瑤皺了皺眉,道:「剛才?剛才怎麼了?」

她似乎對剛才的事情沒什麼印象,轉了轉頭,倒是驚奇道:「咦,那三個討厭的人呢?」

楊開微笑道:「被為師打跑啦,不用找了」

姬瑤瞧了一眼地上的鮮血,知道楊開所言不虛,這才道:「那幾個傢伙,應該殺了才是,瑤兒都說不賣樓船了,他們卻非要胡攪蠻纏,也不知道干過多少強買強賣的事。」

「是是是,應該殺了。」楊開也不敢多說什麼,只能順著她的意,有些忐忑地問道:「瑤兒,現在感覺如何?」

姬瑤好奇地望著他,道:「瑤兒很好啊,師尊還是先進去休息吧。再過幾日,我們便能回谷了。」

楊開道:「你把樓船收起來吧,我們先找個地方休息一下。」

姬瑤忽然又出了狀況,楊開也不知道是不是她這段時間一直在動用力量的緣故。也不敢再讓她驅使樓船了。萬一她再變得神志不清,事情就麻煩了。

讓她休息一下,對她或許有好處。

楊開發話,姬瑤自然遵從,當下便收起了樓船。與楊開兩人一併朝前飛行。

半日後,前方出現一座城池。兩人落下,來到城門前,繳納了一些源晶順利進了城內。

這城池似乎極為繁華,城內人群熙熙攘攘,街道寬敞至極,兩旁店鋪林立,所賣貨物更是琳琅滿目,讓人瞧得目不暇接。

尋了一家客棧,兩人走了進去。

客棧的掌柜站在櫃檯後方。瞧了一眼楊開和姬瑤,笑嘻嘻地問道:「兩位住宿?」

「不住宿來這裡幹什麼?」楊開哼了一聲。

掌柜的乾笑道:「那兩位要一間房還是兩間房?」

楊開皺了皺眉,瞧了姬瑤一眼,道:「一間上房吧。」

他現在還真不敢讓姬瑤脫離他的視線,住在一起好歹也能多觀察一下,倒也沒別的心思。

姬瑤自然也沒意見,在她想來,與自己師尊住一間房是理所當然的事。

倒是那掌柜的大有深意地瞧了楊開一眼,露出一個會心的笑容,取出一個房牌。恭敬遞過來道:「五樓,甲字三號房,客人但請放心,小的這客棧可是請過陣法大家在每間客房內布置過陣法的。絕對保護**,裡面無論鬧出什麼動靜,外面都不會聽到。」

說到後面更是一陣眉飛色舞,模樣**

「呵呵……」楊開皮笑肉不笑地接過房牌,問道:「價錢」

「一萬下品源晶」掌柜的笑眯眯地答道。

楊開揮手取出一萬下品源晶丟在櫃檯上,這才領著姬瑤上了樓梯。

待到五樓處。找到了甲子三號房,用房牌打開房間的禁制,走了進去。

左右觀望了一下,客房雖不算多寬敞,但所用傢具倒也一應俱全,地上大紅毛毯,床上金絲被褥,給人一種奢華的感覺。

一萬下品源晶,倒也物有所值。

瞧了一陣,楊開便坐了下來,姬瑤很熟練地從空間戒中取出一套茶具,煮起了茶水,不大片刻功夫,房間內便瀰漫著一股醇厚的茶香。

熄火,切水,斟茶,姬瑤恭敬地將茶杯遞給楊開道:「師尊請用。」

「嗯。」楊開大喇喇地接過,慢慢地品嘗起來。

良久,他才恍然醒悟,道:「你也坐下吧。」

「弟子站著就行了。」姬瑤目光一瞬不移地望著楊開,對她來說,似乎能看著師尊喝下自己煮來的茶水,便是最幸福的事了,臉上滿是甜蜜的笑容。

「讓你坐你就坐。」楊開態度強硬道。

「是」姬瑤拗不過他,只能依言坐了下來。

沉默了一會兒,楊開忽然道:「瑤兒。」

「弟子在。」姬瑤連忙應道。

楊開握拳在嘴邊乾咳了一聲,這才神色尷尬地道:「若有哪一日……你發現為師在某些事情上對你有所隱瞞和欺騙,還望你能體諒為師的一番苦心。」

「隱瞞和欺騙?」姬瑤眉頭一皺,好奇道:「師尊有什麼事要隱瞞和欺騙瑤兒的么?」

楊開訕笑道:「我就是隨口一說,不過若真有那個時候,你可別怪我。不過你也放心,為師不會做對不起你的事,更不會傷害你。」

距離冰心谷也只有幾日路程了,一旦回到冰心谷,見到了冰雲,楊開也不知道姬瑤會是什麼反應。最好的情況便是她忽然醒轉過來,意識到自己不過是個冒牌貨。

真到了那個時候,姬瑤肯定會回想起自己這段時間口頭上占她便宜的事。

這倒也就罷了,自己也是為了穩住她,相信她會體諒的。關鍵是在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