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六百二十三掌 恩斷義絕

第兩千六百二十三掌 恩斷義絕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許是那董夫人另覓了新歡,所以想要離開董家主,可董家主怎麼會同意,便帶人抓她回去啦。」

「兄台言之有理啊……」

一時間,眾人都同情地望著董家主,似乎他頭上已經綠油油一片,讓那董家主臉色愈發陰沉,爆喝道:「愚婦,看你乾的好事!」

董夫人臨立半空中,神色凄涼地望著那位董家主,悲愴道:「董海,你當真就一點都不念夫妻之情?」

董海臉皮微微抽搐著,眼中閃過一絲掙扎之色,嘆聲道:「天荷,你若還念一點夫妻之情,就乖乖跟我回董家,從此以後再也不要離開太平城,你我夫妻二人相伴終老。」

董夫人潸然淚下,搖頭道:「董海,你知道我為什麼要離開,你也知道我此去是做什麼的,你不要為難我了。」

董海厲聲道:「你這是在將董家往絕路上逼啊!」

「對不起,對不起……」董夫人的眼淚水大滴大滴地順著臉頰落下,臉上滿是自責和內疚,彷彿真的做了什麼人神共憤之事,直讓圍觀諸人看的稀里糊塗,完全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了。

「跟我回去,今日之事我不追究,董家也不會追究,你還是董家的主母!」董海朝天上伸出一隻手,沖董夫人示意著。

董夫人淚如雨下,只是不斷地搖頭。

董海面上的柔情逐漸消失,慢慢地被冷厲所取代,最終放下伸出去的那隻手,平靜道:「愚婦石天荷,自嫁入董家,百年無出,無後之罪乃大,兼愛慕虛榮,攀比成性,敗壞董家門風。更不知廉恥,盜取董家鎮族之寶,為人不恥,今日我董海。以董家家主的身份在此宣布,將石天荷逐出董家,從此以後夫妻恩斷義絕,再無關聯!」

一言出,全場嘩然。

尤其是那些太平城的本土武者們。個個都瞪大了眼珠子,一臉的不可思議。

他們雖然沒怎麼見過這位董夫人,但市井之中也多有傳言,說這位董夫人為人很好的,心地善良慈悲,嘗嘗接濟城中窮人,卻不想到了董家家主口中,她居然成了不知廉恥,愛慕虛榮之人。

不過傳言畢竟是傳言,人家自己的丈夫都這麼說了。那還能有假?

而且,她居然偷盜了董家的鎮族之寶!這已經不是人品惡劣所能形容了,簡直就是道德敗壞。

一時間,眾人都唏噓不已,不知道這位董家家主夫人好好的日子不過,為何要干出這樣的事,怪不得惹的董家一群長老齊齊出動。

換做任何一個男人,怕都是忍受不了這樣的女子來當自己的夫人吧?

「噗……」一聲輕響傳出,站在半空中的石天荷忽然一口殷紅的鮮血噴出,臉上一片紅暈。鮮血打濕了胸前的衣襟,刺眼奪目。

她身形微微踉蹌,捂著胸口,似乎是在承受那萬蟻噬心之苦。望著下方的董海,眉宇之間一片絕望,壓根沒想到董海竟然真的如此絕情。

一夜夫妻百日恩啊,她與董海二人,可是百年的夫妻了!

當年她更是不惜開罪自己的師尊,被逐出師門。也誓死要與董海在一起,最後雖然如願以償,但那師門她卻已經百年沒有回去過了,那許多記掛在心中的師姐妹,也從未再見過。

她一直待在董家,跟在董海身旁,本以為自己這一生找到了如意郎君,卻不想到頭來自己的心口被他狠狠地插了一刀。

這個她視為天,視為地,視為今生唯一的男人,狠狠地插了他一刀。

「師尊,這事好像沒那麼簡單!」姬瑤觀望了一陣,忽然輕聲跟楊開說道。

楊開撇嘴道:「別人家的事,理會那麼多做什麼?」

話雖然這樣說,心中也是唏噓不已。石天荷那絕望的雙眸,就如被蓋上了一層厚厚的烏雲,看不到半點光明,顯然已經痛心到了極致。

頓了一下,楊開道:「瑤兒,要幫她么?」

姬瑤道:「聽師尊的。」

「哎!」楊開忍不住嘆了口氣,雖然他也不怎麼願意插手今日的事,但董家這些人明顯做的有些過了,尤其是董海,夫妻兩個人,都已經一起生活了百年,誰還不了解誰啊,就算有點摩擦,大家坐下來好好說說不就行了,至於在這大庭廣眾之下將人家給逐出董家,還休了人家么。

這讓人家以後怎麼做人。

這男人沒什麼擔當啊,石天荷也是瞎了眼,居然跟了這樣的男人。

「哈哈哈哈……」那天空之中,石天荷忽然像是發了瘋一樣大笑起來,嘴角邊的鮮血依然在往下流淌著,讓人瞧著觸目驚心。

那笑聲之中,滿是苦澀,聽得眾人心頭一顫。

「董海!」石天荷忽然嬌喝一聲,「為了董家,你能不惜做到這種地步,你這個家主……果然稱職!」

「多說無益!」董海不願繼續糾纏下來,圍觀的武者這麼多,繼續這麼弄下去,丟的還是董家和他的臉面,輕輕一揮手道:「諸位長老,動手吧!」

那幾個長老聞言,都是神色一沉,口中道:「得罪!」

話落之時,紛紛催動源力朝石天荷撲去。

「錚……」

一聲劍鳴響起,不知何時石天荷手上忽然多出了一柄冰寒長劍,長劍一出,四周的溫度陡降,一股冰寒的意境忽然瀰漫開來。

劍光閃爍之時,天空之中忽然落下大片雪花,將那幾個董家長老籠罩,一片片雪花,宛若一柄柄殺人的利器,讓那幾個董家長老紛紛臉色大變,不敢輕纓其鋒。

「下雪了?」

「不對,這是人家的秘術,這是冰系秘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