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六百三十一章 安若雲之怒

第兩千六百三十一章 安若雲之怒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太平城?」安若雲神色一動,「生何事了?」

太平城這三個字對旁人或許陌生,但對安若雲來說卻宛若心中的一根刺。當年石天荷不惜忤逆她,要嫁的那個男人便是太平城的人。

聽到她問話,石天荷嬌軀一抖,怯怯地抬頭瞧了安若雲一眼,卻見安若雲正眼都不瞧一下自己,芳心之中滿是苦澀,知道自己師尊這是一直都沒原諒自己。否則既然早看到了自己,為何一直不召見自己上去問話。

楊開微微笑道:「這事說起來,與安師妹還有些關係。」

安若雲聽了,若有所思地打量了一下那邊臉色蒼白的石天荷,神情淡淡,看不出什麼情緒。

「太平城的事如何與大師姐扯上關係了?楊師兄仔細說來聽聽。」長孫瑩好奇問道。

楊開道:「我與姬瑤師妹前幾日在太平城歇了一夜,第二日準備出城之時,碰到一人喬裝打扮想要離開太平城,卻被人堪破端倪,阻攔了下來……」

他當即將在太平城城門處生的事一五一十地說了一通,說著話的時候一直盯著安若雲,似是在說給她一個人聽。

待聽到董海居然不顧夫妻百年情分,不但污衊石天荷盜取董家鎮族之寶,甚至還在大庭廣眾之下將其逐出董家的時候,安若雲座椅上的扶手一把被她捏碎了。

石天荷雖是她的棄徒,但畢竟是她教養長大的,什麼時候輪到一個董家如此欺凌了。

更何況,石天荷的心性她最知道不過,怎麼可能去干偷盜這種事。

「後來我與姬瑤師妹才知道,那什麼盜取鎮族之寶一事不過是欲加之罪罷了,根本原因卻是天荷聽聞師門有難,想要回谷盡自己的綿薄之力,可如今北域局勢動蕩,但凡與冰心谷扯上一點關係的都不會有什麼好下場。董家不敢讓天荷暴露自己的身份,這才隨意按上一個罪名緝捕於她,並將她逐出董家,藉此讓她與董家脫離關係。免得被牽連其中。」

楊開接著道:「我與姬瑤師妹正是碰到了天荷,這才知道冰心谷的情況,所以一路馬不停蹄地趕了過來。」

說完之後,他便端起身邊的茶水,輕輕地抿了起來。

「欺人太甚!」安若雲再也忍不住了。一巴掌將另外一邊扶手也拍碎了。

大殿之中,眾多冰心谷女子也是聽的一臉怒容。

想當初,整個北域的男子都以能娶得冰心谷弟子為榮為傲,可是如今龍游淺水,虎落平陽,區區一個太平城董家,竟然都欺負到她們頭上來了。

嫁入董家百年的弟子,貴為主母之身,到頭來竟在大庭廣眾之下被逐出家族,還按上了偷盜的壞名聲。

這讓一群女子簡直氣炸了肺。

「天荷你過來!」安若雲眼帘一抬。望著一直站在楊開身後的石天荷。

石天荷聞言,嬌軀猛地一顫,步伐艱辛,有些邁不開,還是虞丹輕輕推了她一把,給她一個鼓勵的眼神,石天荷這才走到安若雲面前,噗通一聲跪了下來。

一言不,卻是淚流不止。

安若雲手掌高高舉起,一臉的恨鐵不成鋼。似是想抽下去,可試了幾次都沒能狠下心,最終一跺腳,收了手。

深深地吸了口氣。安若雲沉聲道:「逆徒,你可知錯!」

石天荷淚流滿面,點頭道:「弟子知錯!」

安若雲恨道:「百年前我就勸過你,不要因為那一次的救命之恩下嫁董家,報恩之法有很多種,沒必要犧牲自己的一生幸福。你偏偏不聽,到頭來卻落到今日這般結局,你為何要如此作踐自己!」

石天荷以頭扣地,匍匐不起,哭泣道:「請師尊責罰!」

安若雲冷著臉道:「不要喊我師尊,百年前我就沒你這個弟子了,你我也早已斷絕師徒關係,今日的果,是你當日起的因,是酸是苦,你都要自己受著,與我沒有關係,與冰心谷沒有關係。」

「請師尊責罰!」石天荷悲慟祈求。

安若雲怒道:「還敢喊我師尊!」

長孫瑩有些看不下去了,站起來道:「大師姐,別動氣了,天荷當年雖然沒聽你的話,忤逆了你,但如今也是吃了苦頭,相信她以後再也不會那樣了。而且……她這一次可是拚死也要回冰心谷的,就是因為聽到了師門有難,憑著這份心志和忠誠,大師姐難道不能原諒她么?」

其他的師姐妹也都紛紛點頭,七嘴八舌地開口勸說起來。

安若雲聽在耳中,卻是一言不。

虞丹見狀,也急忙走上前去,噗通一聲跪倒在安若雲面前,道:「師尊,您就原諒天荷師妹這一次吧。」

紫雨也是嬌軀一晃,同樣來到安若雲面前跪下,道:「師尊,天荷師妹已經知錯了,您就原諒她吧。」

兩人與石天荷一樣,都是安若雲門下,自然是有資格求情的。

「你們……」安若雲見狀,那叫一個怒不可揭,指著虞丹和紫雨,纖細手指不住地點著,咬牙道:「好好好,你們都翅膀硬了,都不聽話了,還有臉喊我這個師尊。」

虞丹和紫雨嬌軀一顫,連聲道:「師尊息怒,弟子不敢。」

「既然不敢,那就趕緊給我站起來。」安若雲怒道。

虞丹和紫雨對視一眼,齊聲道:「那師尊還請原諒天荷師妹。」

「你們還跟我討價還價?」安若雲氣瘋了都。

「好了!」冰雲忽然開口喝了一聲。

她一話,眾人頓時安靜了下來。

冰雲掃了掃左右,這才將目光投到一直匍匐在那,以頭扣地的石天荷身上,道:「你叫石天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