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六百三十二章 師兄變師叔

第兩千六百三十二章 師兄變師叔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問情宗副宗主?」楊開愕然,腦海中很快浮現出一道身影,沉聲道:「姚卓?」

冰雲點頭道:「對,就是他!」

一直沉默不語的姬瑤奇道:「你認識姚卓?」

楊開頷首道:「上次來冰心谷的時候,可沒少跟他打交道。」

上次他來冰心谷,恰好趕上問情宗與冰心谷兩派聯姻的事。問情宗少宗主封溪看上了紫雨,千方百計地想要得到,冰心谷這邊迫於壓力,逼不得已答應了親事。

當時就是那個姚卓,帶著封溪來冰心谷迎親的。

那個時候的姚卓,是帝尊兩層境,楊開不過道源三層境,彼此實力差距巨大。

可是姚卓還是被楊開用冰雲送的帝絕丹所傷,那帝絕丹中,封印的正是冰心谷秘術——冰雪梨花劍。

再後來,楊開連姚卓的空間戒都搶了,那空間戒中,可是有問情宗準備的彩禮,著實讓當時的楊開發了一筆橫財。

這不過是幾年前的事,楊開自然記憶猶新,所以此刻一聽冰雲提起問情宗副宗主,他便想了起來。

另一邊,長孫瑩嘴唇蠕動,悄悄地給姬瑤傳音,說了一下幾年前發生的事。

姬瑤聽了也是一陣無語,她忽然發現楊開這人簡直就是一個強盜,幾年前不過道源三層境,就搶了一個帝尊兩層境的空間戒,而前段時間在蠻荒古地,更是敲詐勒索了四大聖尊的大量財富。

這人就是天生一個強盜的好料子。

「姚卓怎麼會突然晉陞帝尊三層境!」楊開眉頭微皺。

幾年前的姚卓雖然是帝尊兩層境,但想要突破晉陞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尤其是到了帝尊境這個層次,往往千百年都不得突破的。

這才沒多久功夫,姚卓的修為按道理不可能提升的這麼快。

冰雲搖頭道:「這個我也不知,或許他有自己的機緣。」嘆了聲接著道:「原本我冰心谷與問情宗確實勢均力敵,但自從姚卓突破到帝尊三層境後,這個平衡便被打破了。我敵不過封玄與姚卓二人聯手,冰心谷自然會受到壓制。再加上問情宗拉攏的那些爪牙,冰心谷就顯得有些勢單力孤了。」

楊開點點頭道:「那前輩打算怎麼辦?難道一直躲在谷內么?」

冰雲搖頭道:「暫時也沒什麼好辦法,只能先依託護宗大陣守護一段時間了。」

「護宗大陣怕是支持不了太久了。」楊開沉聲道。

「此話怎講?」冰雲一驚。

楊開道:「之前我與姬瑤師妹在外面碰到了這個人,聽這人說。問情宗請了一個什麼南門大師,正在研究破陣,似乎是個陣法大家,前輩可曾聽聞過這人?」

「南門大師……」冰雲黛眉一皺。

安若雲卻是驚呼道:「南門大軍?」

孫芸秀和長孫瑩也都是俏臉一白,似乎知道這南門大師是什麼人。

冰雲將詢問的目光朝安若雲投去。安若雲連忙道:「師尊,這南門大軍確實是個陣法大師,名享北域,在陣法一道上的造詣十分了得。」

冰雲也是俏臉一變,問道:「這人什麼來頭,與問情宗是什麼關係?」

她之前離開北域太久,南門大軍這個名字還真沒聽說過。

安若雲道:「他與問情宗應該沒關係,據弟子所知,南門大軍這人出身草莽,早年似乎得了一部陣法奇書。自學成才,並沒有任何宗門背景。而且也因為早年吃過苦,受過欺負的緣故,所以這傢伙向來見財眼開,只認錢不認人,只要有足夠的財富,誰都可以請動他。」

孫芸秀也點頭道:「只不過這人一向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不曾想問情宗居然把他給找到了,看樣子付出的代價不小。」

冰雲的臉色也嚴肅下來,問道:「楊開。這個消息可做准?」

楊開道:「我也是聽他說的,準不準,前輩自己問問吧。」

說話間,踢了一腳一直趟在地上的方明輝。冷哼道:「起來,再裝死我叫你真死!」

看似昏迷不醒的方明輝一聽,渾身激靈了一下,連忙爬了起來,臉色蒼白地抱拳道:「見過冰雲前輩,見過諸位神女前輩。小的方明輝,是雙玉城方家的人,與問情宗可沒什麼關係,諸位前輩明鑒。」

也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醒的,明顯聽到了不少之前的談話,所以才知道坐在上方的是冰雲。

「讓你說這個了么?讓你說這個了?」楊開上去就是一頓拳打腳踢,一邊打一邊道:「再敢胡言亂語,立刻碎屍萬段。」

方明輝躲不過,結結實實挨了幾下,哭喪著臉道:「大人要我說什麼我就說什麼!」

楊開哼道:「冰雲前輩有些話要問你,老實回答,要不然有你好看。」

「是是是!」方明輝不迭地頷首。

雖說他已預料到另外幾個方家弟子下場,但此刻卻是連半點報仇的心思都生不出來,誰讓他實力低微,誰讓他們主動攙和到這兩派大戰之中。

冰雲望著方明輝,道:「那南門大軍是怎麼回事?」

方明輝苦著臉道:「前輩,這事我也不太清楚啊,小的只是聽別人說,封玄宗主……嗯,那老匹夫請了一個南門大師過來,正在研究破陣,短則半月,長則一月,必能破陣,到時候外面十萬弟子傾巢而入,將冰心谷踏為平地。」

「你知道的只有這些?」冰雲皺了皺眉。

方明輝道:「前輩明鑒啊,我方家幾人實力不高,雖一時糊塗投靠了問情宗,但也只是負責在外圍巡邏,機密要事我等真的不知啊,更沒有做過什麼對不起冰心谷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