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六百三十五章 神乎其技

第兩千六百三十五章 神乎其技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眾目睽睽之下,楊開的樣貌很快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原本的他還算英俊瀟洒,丰神俊朗,可被石天荷這易容之術一弄,模樣竟是變得普通至極,瞧的安若雲等人都瞪大了眼珠子,嘖嘖稱奇。

這種改變若不是生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只怕沒人敢相信區區易容之術居然能做到這種程度。

前後不過半個時辰的功夫,石天荷最後在楊開臉上抹了一把,再仔細地打量打量,頷道:「好了。」

她退了幾步,安若雲和姬瑤則一下子湊了上來,近距離地觀察著,可駭然地現竟是瞧不出半點破綻,面前這個樣貌普通的男子,似乎天生就是這副容顏。

唯獨沒能改變的,是楊開本身的氣息。

不過問情宗中,與他打過照面的人不多,封玄和姚卓算是與他正面打過交道,可只要不在他們面前展露氣息的話,想必他們也不會現什麼。

冰雲美眸明亮道:「神乎其技,天荷,你這易容之術有些不得了啊。」

連她都如此稱讚,可見石天荷這技藝有多麼了得。

安若雲奇道:「天荷,這本事你跟誰學的?那太平城董家有這等手段?」

石天荷是她的弟子,可她並沒有教過石天荷這些東西,明顯是人家去了太平城之後才學到的,可是區區一個董氏家族,何德何能擁有這樣的奇術。

石天荷搖頭道:「這易容之術並非來自董家,是弟子從一個奇人手上學來的。」

「奇人?」安若雲聽的一怔。

石天荷面上露出回憶的神色,道:「那是差不多六十年前的事了,太平城來了個乞丐,蓬頭垢面,遭人嫌棄,有一日他被人毆打成傷,摔倒在董家門前,弟子外出辦事回來看見了,便讓人將他扶到柴房安頓。後來他臨走之時,特意來尋了弟子,便將這易容之術傳授給了弟子做為謝禮,弟子當時也沒當回事。後來閑暇無聊折騰的時候,才現這易容之術的高明。」

「乞丐……」安若雲與姬瑤對視一眼,都頗是感覺不可思議。

「那可不是什麼乞丐,應該是某位高人。」冰雲美眸一閃,「天荷你能得此機緣。倒也是好人好報,一番造化。」

安若雲和姬瑤都紛紛點頭。

若那人真的是普通的乞丐,怎麼會擁有這般神奇的易容之術,明顯是什麼厲害的強者在遊戲人生。有些強者脾氣就是這麼古怪,放著好好的日子不過,偏偏熱愛這樣扮豬吃虎。

「可惜了……」冰雲又嘆息一聲。

「師尊在可惜什麼?」安若雲狐疑問道。

冰雲道:「那高人或許是在以這種方式尋找衣缽傳人,可惜天荷興許不符合他的條件,所以他並沒有傳下衣缽,反而只是傳授了易容之術作為謝禮。」

安若雲恍然頷道:「確實可惜。」

若真能得那高人的衣缽傳承,或許石天荷如今與紫雨一樣。都已經是帝尊境了。董家也不至於會遭遇滅門之災。

「那乞丐……是不是生的獐頭鼠目,滿口黃牙?」楊開聽了一陣,忽然在旁邊問道。

石天荷驚奇道:「楊師叔知道那位高人?」

「大概知道了!」楊開點點頭,一臉黑線。

能將一門簡單的易容之術是升華到這種程度,又是個獐頭鼠目的乞丐,這人到底是誰,楊開心中已經有底了。

這奇術出自那人之手,能有如此神奇的效果,倒也說得過去。

見楊開沒有要仔細說說那奇人的意思,冰雲也沒去問。只是點頭道:「這易容之術確實了得,便是本宮,若不仔細查探的話,說不定也要被矇騙過去。」

楊開笑道:「那這一計便可行了。」

冰雲還是擔憂道:「可外面強敵如林。你一旦失手,如何脫身。不如讓天荷將本宮易容了,本宮親自出手,把握也更大一些。」

楊開連忙搖頭道:「這大概不行,前輩你乃帝尊三層境,真的去接那招賢令。只怕立刻就會驚動封玄和姚卓,到時候兩人一來查探,你非得暴露不可。我不一樣,我只有帝尊一層境,修為不高不低,一旦投奔過去,不但會得到那邊的重用,也不至於驚動太多人,正好方便下手。前輩不用多說了,這事就這麼定了,也不必擔心我的安全,若真的事不可為,我會立刻遁走的。」

冰雲嘆了口氣,知道楊開去意已決,倒也不好再勸說什麼,只是感激道:「那你一定要小心為上。」

楊開點點頭,道:「還有一事需要前輩幫忙!」

「你說。」

「我需要大量的空靈晶,若有空靈玉那最好不過。」

「好。」冰雲點點頭,「我這就讓人去查探庫房,若有空靈晶和空靈玉,都給你取來。」

無論是空靈晶還是空靈玉,在整個星界都是大量需求的東西,因為這兩樣東西是煉製儲藏秘寶的主材料,空間戒指,空間手鐲,都是用這兩樣東西煉製出來的。

相比而言,空靈玉要比空靈晶的檔次更高上一層。

冰雲雖然不知道楊開要空靈晶和空靈玉做什麼,但也沒有多問,只是爽快應下。

「天荷給你姬瑤師叔也易容一下吧。」楊開沖石天荷說道,轉頭又沖姬瑤道:「瑤師妹,我先去準備一下,等晚上咱們再出。」

姬瑤瞧了他一眼,不疑有他,微微頷。

楊開身形一晃,立刻便出了大殿。

離了大殿,他並沒有回自己的小院,反而直接朝冰心谷外衝去。

不多時,便到了護宗大陣的邊緣地帶,也正是此前他與姬瑤一起進來的地方。

「什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