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六百三十九章 未婚妻駕到

第兩千六百三十九章 未婚妻駕到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半日之後,另外四百武者也轟隆隆地趕來了,一併歸入楊開麾下聽令。

楊開從木屋裡走出瞧了一眼,稍稍訓斥了幾句話便沒再管他們了,轉身又走進木屋內。

進了木屋,楊開不禁陷入沉思。

他這一趟過來,冒充蕭白衣混進此地,最大的目的就是尋找南門大軍,一旦找到,能殺則殺,不能殺則擄,可他也沒想到,自己會被安排一個守護陣旗的任務,一下子被栓死在原地。

既是要守護陣旗,那自然不能到處亂跑,更何況,他連南門大軍如今身在何處都不知道。

一時間,楊開不免焦急起來。

瞧問情宗這邊的架勢,陣旗陣盤都已經布置出來了,只怕用不了多久就可以破開冰心谷的護宗大陣,一旦動手晚了,只怕無力回天。

想到這裡,他面上閃過一絲堅毅的神色,推門又走了出去。

五百武者,此刻都分散在陣旗四周,盤膝打坐。一見楊開現身,又紛紛都站了起來,不知他有什麼命令。

哪知楊開瞧都沒瞧他們一眼,只是轉身就朝外行去。

「蕭公子……」一聲朗喝傳來,卻是那霍汗抱拳喊出聲來。

「什麼事!」楊開眉頭一皺,顯得頗為不悅。

「不知蕭公子要去何處?」霍汗沉聲問道。

楊開冷哼一聲,道:「本少去哪,也是你能管的。」

霍汗面色惱火,卻是不卑不亢地道:「蕭公子此言差矣,封長老既要你坐鎮此地看守陣旗,那蕭公子自當聽從調令,無故擅離職守,只怕封長老知道了會不高興啊,此地萬一出了什麼事,誰又能承擔責任?」

「這裡風平浪靜,又能出什麼事?」楊開冷眼望著他。

霍汗微微一笑道:「誰知道呢。我也說是萬一了……」

楊開道:「我不過是隨便去走走看看,馬上就會回來的。」

霍汗道:「離開一刻也是擅離職守,蕭公子若是執意如此,說不得我要將此事上報了。」

先前楊開讓他吃了苦頭。他記恨在心,如今找到機會自然是要噁心一下楊開。更何況,他們這些問情宗弟子駐守此地,不但是協助那些接著招攬令的帝尊境看守陣旗的,同時也肩負著監視那些帝尊境的任務。

畢竟知人知面不知心。誰知道這些帝尊境靠譜不靠譜,還是自己門下弟子的忠誠讓人放心一些。

所以每一位接了招攬令的帝尊境麾下,都有問情宗的弟子,人數雖然不算多,可封遲卻正需要這些弟子來制約那些帝尊境們。

看著霍汗認真而又得意的表情,楊開心裡別提多膩味了。

他也知道對方是在報復自己,可霍汗既然把話撂出來了,他也不能硬來,一旦真的引起封遲的注意,只怕到時候這邊會被盯的更緊。

「不看就不看。有什麼大不了的。」楊開撇嘴輕笑,轉身又返回了木屋,關閉的房門。

霍汗站在原地,露出一絲快意的笑容。

很快,夜色降臨。

正在思索對策的楊開忽然聽到外面傳來一陣嘀嘀咕咕的聲音,仔細聽了一陣,楊開臉色頓時一黑。

外面那五百武者小聲議論的不是旁的事,居然是自己。

「聽說了沒?咱們這位蕭大人雖然來頭不小,但卻是個妻管嚴啊。」

「這事都已經傳開了,聽說他那未婚妻其丑無比。簡直讓人不忍直視,而且性格暴躁,這位蕭大人在青陽神殿被那未婚妻折騰的受不了,這才跑到北域來的。」

「哈哈。我還以為他有什麼大能耐,原來怕女人啊。」

「真的假的,還有這事?」

「此事乃他在招賢館親口說出來的,那還能有假,當時好多人都在場的。」

「我看吶,這位蕭大人大概是一輩子都沒見過美女。所以才巴巴地跑來接了招賢令,指望著能在踏平冰心谷之後挑幾個美貌女子回去。」

「帶回去又如何?家有悍妻,只怕他也沒膽子放肆啊,也只能過過眼癮。」

「可憐吶可憐,說起來還是個帝尊境,真是丟男人的臉啊。」

……

絮絮叨叨一陣,也不知道是哪個王八蛋傳出來的信息,現在似乎鬧的風風雨雨,滿城皆知了。

楊開當時在招賢館內也就是隨口一說,哪曾想這事都被人給挖出來來取笑他。

不用說,絕對是霍汗那混蛋乾的好事。

雖然是子虛烏有的事,但被人這般背後議論,尤其是名義上自己的手下,楊開還是一肚子惱火,大感沒面子,忍不住哼了一聲。

聽到聲音,外面的議論聲才戛然而止,不過眾人對視一眼之後,都忍不住撇嘴冷笑起來。

「惱羞成怒!」霍汗凝視著木屋的方向,輕輕冷笑一聲。

接連兩天時間,楊開一直都待在木屋內,霍汗的阻攔和監視讓他不得不另做打算。

身負空間神通的楊開真想離開,區區一個道源三層境武者又如何能夠察覺,只不過這裡畢竟深處敵人腹地,楊開行事只能一再小心。

第三日,正在木屋內打坐的楊開忽然察覺到外面傳來一陣腳步聲,緊接著曹旭的聲音傳來:「蕭公子,曹旭求見。」

楊開眉頭一皺,不知道曹旭又跑來幹什麼,自從前幾日他領著自己到了這裡之後,便沒再現身過,卻不想今天又來了。

狐疑間,打開房門,搖著摺扇就走了出來。

還沒站穩身形,對面就傳來一聲清冷的哼聲,似是蘊藏著極大的怒意,緊接著,一股排山倒海般的氣息迎面撲來過來。

楊開臉色一變,蹬蹬蹬往後退了幾步,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