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六百四十八章 砸

第兩千六百四十八章 砸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readx以那些混蛋妖王和聖使們的實力,最後脫穎而出的絕對不是自己。

一時間,無論是謝無畏還是鷹飛,都不免有些慶幸起來,尤其是鷹飛,愈發覺得自己幾日前特意送了楊開一程的做法是對的。

這個時候犀雷也發現了異常,瞪大眼珠子瞧著鷹飛和謝無畏道:「你們沒有受傷?」

鷹飛樂了,道:「我們為什麼要受傷?」

犀雷搖頭晃腦道:「可別告訴我,那些傢伙會平白無故地將這份美差讓給你們,老牛能得到這個機會,也是費了好大的力氣。」

鷹飛得意道:「蒼狗大人指派,那些混蛋豈敢有什麼意見?至於謝兄……我就不知道了。」

謝無畏哼了一聲,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也不去解釋。

犀雷憤憤道:「沒天理沒天理,簡直太沒天理了!」

要知道,前幾日那個消息傳出來的時候,整個古地三十二路妖王,八大聖使全都沸騰了,個個摩拳擦掌,誰不盯著那差事眼紅?犀雷跟他們好好乾了一架,最後以武力勝出,到了鷹飛這邊,卻是蒼狗大人親自指派,省了多大的事啊。

一對比下來,犀雷心裡能平衡才是怪事。

不過轉念一想,不管過程怎樣,反正自己接了這差事,結果總是好的。

三人正聊著,宮殿大門打開,一個宮裝女子從中走出。

三位妖王一瞧,都紛紛抱拳道:「天瓏姑娘!」

天瓏的修為雖然不如他們,但卻是鸞鳳的心腹,三人自然不敢無禮,否則天瓏隨便在鸞鳳耳邊嚼嚼舌根子,也足以讓他們日子不好過。

「夫人讓你們進去。」天瓏說了一聲,便在前頭帶路去了。

三人急忙跟上。

進了大殿,見到鸞鳳就端坐在上方,楊開坐在下方,背後還站著一個老頭和一個小丫頭。

三人目不斜視。齊齊抱拳道:「屬下見到鸞鳳大人!」

「嗯。」鸞鳳輕輕頷首,盡顯雍容,輕啟朱唇道:「事情你們應該都了解了,此番召你們過來。就是要隨楊公子去一趟北域,解那冰心谷之危,本宮希望你們能聽從楊公子號令,若敢陽奉陰違,必定嚴懲不貸。」

三人連忙沉喝道:「屬下等人必不負所托!」

哪敢有什麼陰奉陽違。能接到這份美差那是祖墳冒青煙了,就算沒有鸞鳳的叮囑,他們也必會效犬馬之勞。畢竟能與楊開搞好關係,這可是一份機緣。

鸞鳳滿意頷首道:「楊公子也不是外人,都見見吧。」

三人這才一轉身,抱拳道:「見過楊公子。」

楊開面上含笑,瞧了一眼面前的三位妖王,心裡跟明鏡似的。

眼前這三個妖王,其中兩個他知道底細,謝無畏是梵蜈手下。鷹飛是蒼狗手下,那麼剩下的一個應該是鸞鳳的手下了。他這趟過來請鸞鳳幫忙,卻不想鸞鳳居然從另外兩位聖尊那裡各調了一個妖王過來,這分明是想風險公攤啊。

他也不去點破,只是開口道:「三位不用客氣,往後還要仰仗三位。」

三個妖王,也楊開的意料之中,所以並不失望。鸞鳳真要是給他指派七八個妖王隨行,那才是痴人說夢。

謝無畏等人自然連成不敢,態度極為恭敬。

楊開起身道:「鳳夫人。人已到齊,那楊開就告辭了。」

鸞鳳巴不得他趕緊滾蛋,自然沒有挽留的意思,一併站了起來道:「本宮送送你。」

送他是假的。主要是想看看楊開的笑話。

這小子上次從古地颳走了一大批財富,又在黃泉宗把自己拉下水了,這次更厚著臉皮跑來找自己求助,鸞鳳不能把楊開怎麼樣,看個笑話出口惡氣總是行的。

那所謂的跨域空間法陣她親自試過,根本就是個不能用的垃圾。

她倒是很期待楊開發現這一點之後會是什麼表情。

一行眾人直奔空間法陣所在之地。待到了地方之後,楊開指示他們上去站好,這才取出上品源晶鑲嵌進陣基凹槽之中。

「鳳夫人,告辭,他日若得閑暇,小子必會再來看望。」

「去吧去吧,別耽誤時間了。」鸞鳳抿嘴微笑,揮手道。

楊開微微皺了皺眉,總感覺鸞鳳表情怪怪的,可到底怪在哪裡卻又說不上來,瞧了一眼站在旁邊的天瓏,天瓏居然也是一臉憋著笑的表情。

搞什麼鬼?

楊開一肚子疑惑,卻也不方便仔細詢問,站在法陣之中,一催空間法則,下一刻,一蓬光芒忽然爆閃出來,將所有人籠罩。

待到光芒散去之時,眾人已經消失不見。

鸞鳳一臉驚愕地望著那空蕩蕩的空間法陣,不過她倒也不笨,回過神後,立刻咬牙道:「小子竟還留了一手!」

那空間法陣她都開啟不了,楊開卻輕而易舉就能動用,分明是被他布置了什麼禁制。換句話說,空間法陣是好的,可除了楊開之外,其他人根本用不了。

這直讓鸞鳳恨的牙痒痒,本能地懷疑楊開知道自己會去冰心谷證實消息,所以才會耍這些手段。

「真的能用!」一旁,天瓏驚的幾乎合不攏嘴。

僅僅只花費一天不到的時間布置出來的空間法陣,居然能夠啟動,這簡直就是一個奇蹟啊。

「能用又如何?」鸞鳳冷哼一聲,「給我砸了。」

「砸……砸了?」天瓏嚇了一跳。

「砸!」鸞鳳肯定地點頭,「有這東西在這裡,那小子以後想進古地豈不是想來就來,想走就走,這天底下哪有這麼便宜的事情。」

她是被楊開給折騰怕了,為免楊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