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六百五十一章 三妖王駕臨

第兩千六百五十一章 三妖王駕臨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上次他帶著封溪來冰心谷迎親,結果在楊開手上吃了大虧,不但被楊開利用帝絕丹狠揍了一頓,連藏有聘禮的空間戒都被搶了。strong網/strong

那個時候楊開不過道源三層境而已。

此事可是奇恥大辱,今日仇人見面,自然是分外眼紅。

姚卓實力本就不俗,如今晉陞到帝尊三層境,出手之時更是氣勢磅礴,大有撕裂天地之勢。一般的帝尊一層境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對手,長刀劈下,硬撼者只怕會當場斃命。

「楊開小心。」

「楊師兄小心啊!」

冰雲與姬瑤等人都紛紛驚呼,擔憂不已。

而反觀楊開,卻是八風不動,只是站在那裡,似乎還沒反應過來一樣,連要躲閃的意思都沒有。這樣的一幕讓冰雲等人愈發緊張不安了。

姚卓大喜,手上力量再盛一分,璀璨刀光似流星隕落,耀人眼帘。

就在這時,眾人視野一花,似有一道神鬼莫測的身影與姚卓擦肩而過,化作一縷青煙,出現在他的身後。

與此同時,氣勢洶洶朝楊開撲去的姚卓竟彷彿中了定身術一樣,一下子僵硬在原地,手上帝寶長刀的光芒轟然崩碎開來,一身帝尊三層境的氣勢也猶如被戳破的氣球,急速萎靡下去。

「噗……」莫名其妙地,姚卓一口血霧噴了出來,臉色變得蒼白如紙,身形搖搖欲墜。

「什麼?」問情宗眾人大驚,目光溢滿了駭然。朝姚卓身後的那一縷青煙凝視過去。

只見那一縷青煙慢慢舒展開來。一道身影逐漸顯露,此時此刻,這不知道從哪個疙瘩處蹦出來的身影就站在姚卓身後,神態悠然,手上握著一物。

咚咚……咚咚……

一聲聲跳動的聲響,自那物之上傳出,卻讓所有人都頭皮發麻。膽戰心驚。

他們看清楚了,這人手上握著的東西不是別的,竟是一顆還在跳動,依然散發著溫熱的心臟,那心臟約莫拳頭大小,粗壯的血管清晰可辨,每一次跳動,都有殷紅的鮮血從心臟之中流出。

咕咚……

一聲聲吞咽口水的聲音響起,眾人的目光自然而然地朝姚卓的後背心處凝視過去。只是一眼,便讓他們面如死灰,渾身戰慄。

因為姚卓的後背心處,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窟窿,那窟窿直接在姚卓身上對穿而過,從後背處竟能看到前面的景色。而那胸腔內。原本心臟所在的位置,竟是空無一物!

眼前的事情已經很明顯了,姚卓的心臟竟被這個身穿青衫的中年男子一把抓了出來,這是何等了得的手段?要知道,姚卓如今也是個帝尊三層境啊。

「此人是誰?」

「北域有這號人么?」

一個個疑問,自眾人心中冒出,卻根本找不到答案。

「妖王!」封玄忽然沉喝了一聲,似是認出了什麼。

與此同時,姚卓艱辛地低頭,瞧了一眼自己胸膛處的窟窿。一下子面無血色,回頭顫聲道:「宗主救命……」

得虧他實力夠強,否則心臟被抓出來,只怕立刻就會死去。若是封玄能幫他將心臟搶回來,再輔以一些療傷聖葯,他或許還能夠起死回生。所以姚卓硬是以莫大的修為封住了自己血液的流通,急切地求救起來。

「你們宗主已經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了,哪有功夫來救你!」楊開冷笑一聲,屈指一彈,一道月刃便朝姚卓襲去。

換做平常時候,這樣的攻擊姚卓就算躲不開,也肯定有辦法化解,但如今他一身修為大半都用來壓制自身傷勢,哪還有餘力躲閃化解?

嗤地一聲,月刃襲過,直接將姚卓斬成兩截。殘軀從空中墜落,摔在地上成了一灘肉泥。

帝尊三層境,就這麼輕而易舉地被殺了!

問情宗諸人無不噤若寒蟬,目光驚恐。

噗……

鷹飛一把捏碎了手上的心臟,鷹隼般的目光掃過問情宗眾人,開口道:「楊少,就是這些人?」

楊開點頭道:「嗯。」

鷹飛嘴角一樣,淡淡道:「怎麼處置,楊少一句話。」

楊開哼道:「還能怎麼處置,自然是殺光!」

鷹飛頷首,下一刻,身形忽然化作一縷青光,直接衝進了問情宗那二十多位帝尊境的陣營之中,來回悠忽,宛若無人之境,氣勢捭闔。

諸人大亂,紛紛施展手段躲避抵擋。

封玄更是暴跳如雷,風雷神矛化作風雷之力,朝鷹飛轟去。

在場諸人中,也只有他的修為與鷹飛相當,或許能夠抵擋一二,可鷹飛的本體乃是一隻巨鷹,天生以速度見長,鷹飛似有意製造恐慌,並不與封玄正面接觸,只是在人群中來回晃了幾下,然後又忽然閃了回來。

「噗噗噗……」

幾聲悶響傳出,卻是幾個帝尊境仰面鮮血狂噴,而其他人望去之時,卻見這幾人的胸口處都破開一個窟窿,那胸腔內原本心臟所在的位置,空無一物。

這情景,與姚卓之前所遭遇的一模一樣。

再望向鷹飛的大手,果不其然,那手上攥著幾個還在跳動的心臟,大小不一,正在碰碰跳動。

他用力一捏,直接將這幾個心臟捏的粉碎。

那受傷的幾人瞧了,頃刻間面如死灰,身形晃了晃,便從空中墜落下來,雖說這樣的傷勢以他們的修為也能堅持片刻,但心臟都被人家挖了,再怎麼堅持也是苟延殘喘,早晚逃不過一個死字。

眨眼功夫,便有四五位帝尊境慘遭毒手,恐慌一下子在問情宗的陣營中蔓延開來,剩下的帝尊境望著鷹飛的目光就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