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六百五十三章 回頭別來求我

第兩千六百五十三章 回頭別來求我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風雷神矛乃是問情大帝當年留下來的遺物,自然不俗。strong/strong,最新章節訪問:.。

不過楊開如今身懷異寶無數,倒也不是太看的上眼,收起來等日後看有沒有機會送人。

「去幫冰心谷處理下殘局吧。」楊開偏頭沖三位妖王道。

三位妖王一言不發,晃身而逝。

冰心谷內,不時地傳出大小不一的戰鬥『波』動,間或夾雜著一聲聲慘呼,不過聽那聲音,基本上都是男子的聲音,應該是入侵之敵被殺的動靜。

放眼四周,地面上更有三十多位帝尊境強者的屍體,恐怕沒人想到,就在一炷香之前,這三十多人還都是活蹦『亂』跳的,可短短一炷香時間,他們卻已魂歸地府。

楊開一一將他們的空間戒收起。

「楊公子,楊少!」

就在這時,一個呼喊聲從旁傳來。

楊開扭頭瞧去,淡淡道:「怎麼,南『門』大師欣賞了一出好戲,這還沒走呢,不會是還想留在冰心谷做客吧?冰心谷素來不79,m.歡迎男子,南『門』大軍還是早點辭行為妙。」

南『門』大軍一直在旁邊觀望,無論是冰心谷方面還是問情宗方面都沒有要為難他的意思,所以直到此時他也是安然無恙。

聽出楊開口中的警告之意,只是嘿嘿一笑,道:「楊少不也一樣是男人么。」

楊開嗤聲道:「你如何能與本少相比。」

這般大言不慚,南『門』大軍到也不以為意,絲毫沒有傳說中陣法大師的倨傲派頭,畢竟站在冰心谷的立場來看,他確實無法跟楊開相比,冰心谷之所以能夠保存下來。完全是楊開的功勞啊,這對一個宗『門』來說,簡直就是恩同再造,只是搓著手道:「楊少,在下想跟你打聽個事……」

「無可奉告!」楊開冷哼一聲,絲毫沒有跟他說話的興緻。

雖說南『門』大軍是一代陣法大師。但楊開的本事也不差,他可是帝丹師,沒必要自降身份給別人臉面,尤其是冰心谷這次的危難,很大一部分原因來自此人,沒殺他已是萬幸,居然還得寸進尺想打聽什麼消息。

「楊少別這麼不近人情嘛。」南『門』大軍乾笑一聲,頗有一股百折不撓的意志,「只是打聽一些事罷了。楊少若能告知,在下必有重謝。strong/strong」

說完也不等楊開拒絕,忽然低聲道:「楊少,那三位妖王大人……來自東域的那個地方吧?」

此言一出,楊開目光陡寒,凌厲的目光朝南『門』大軍『逼』視過去,森聲道:「看不出你一把年紀,說話卻是這般冒冒失失的。小心禍從口出啊。」

犀雷等三位妖王是他從蠻荒古地裡帶出來的,雖然人數不多。但三大妖王出山之事若是傳言出去,只怕會引起人族強者的反感,尤其是來自蠻荒古地那種地方。

多疑之人或許會猜想是不是蠻荒古地里的妖族按捺不住寂寞,跑出來禍害人族的宗『門』,真要是發生這種事,對楊開來說也是個麻煩。

「果然來自那個地方?」南『門』大軍對楊開的威脅置若罔聞。反而聽的眼前一亮,正『色』抱拳道:「楊少放心,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在下絕對不會對外宣揚的。」

「哼!」楊開一臉不爽地瞧著他,心裡在想是不是要殺人滅口了。

南『門』大軍看似莽撞。其實心裡跟明鏡似的,楊開殺機一出,他便有所察覺,頓時心中一凜,急忙道:「楊少息怒,在下只是對那個地方暗藏的許多遠古禁制和天然陣法頗感興趣,以前也進出多幾次去研究,無奈實力低微,不敢太過深入,沒研究出什麼名堂來,不免讓人扼腕嘆息!在下看楊少與那三位大人的關係似乎……非同一般,能不能請楊少開口……」

「你說什麼本少聽不懂,此事休得再提!」楊開不客氣地打斷了他。

南『門』大軍說到現在,楊開也聽出他的意思了,無非就是想借楊開之力與犀雷等人拉攏關係,方便他日後進蠻荒古地去研究那些遠古遺留的禁制和陣法。

他乃一代陣法宗師,對旁的不感興趣,但對跟陣法有些的卻是趨之若鶩。

南『門』大軍張著嘴,似乎還想說什麼,最終還是重重地嘆息一聲,心中安慰自己來日方長,總是有機會的。

話題一轉,又開口道:「既然楊少不願意多談此事,那就當在下口不擇言了。不過,還有另外一事想要楊少賜教,是關於那玄武七截陣的。」

「哦?」楊開不禁訝然,「你還知道玄武七截陣?」

冰雲等人之前就在這裡結過玄武七截陣,南『門』大軍自然看的清楚,楊開倒是沒想到他的眼力如此高明,幾萬年前玄武宗的不傳之秘他居然都能認出來,看樣子這個陣法宗師之名,倒也名至實歸,不是沽名釣譽之輩。

換句話說,若真是沽名釣譽之輩,也無法破開冰心谷的護宗大陣了。

「楊少說笑了,在下就是干這個的。」南『門』大軍嘿嘿一樂,「如此大名鼎鼎的陣法出現在眼前,若是認不出來,在下這雙眼睛不是瞎了?」

「玄武七截陣怎麼了?難道你想要布陣之法?」楊開饒有興緻地望著他。

南『門』大軍搓著手,不好意思道:「若有機會的話,自然是想研究研究的……」

「哼!」楊開冷笑,「這個你就別想了。」

南『門』大軍一怔,道:「為什麼?」

「不為什麼,反正就是別想了。」楊開擺了擺手。

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