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六百五十四章 瞞的我好苦

第兩千六百五十四章 瞞的我好苦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病毒兇猛,這幾天小莫一家子,連人帶狗全生病了,諸位書友要注意保暖。,

整個北域,有一半地方都是冰天雪地的,但並非全部,不過冰心谷傳承的是冰系功法,當年冰雲開創冰心谷的時候自然是選擇在了嚴寒的地方。

小靈兒雖然也開始修鍊了,但年紀尚幼,實力低微,感覺到冷是正常的。

「楊公子」班老在一旁忐忑不安地道:「小丫頭真的能拜入冰心谷么」

雖然他也瞧出來了,楊開與冰心谷的關係似乎非同一般,否則也不至於直接通過空間法陣來到人家谷內,但此事關係到小靈兒日後的前途,他自然有些關心則亂。

「放心,拜入冰心谷絕對沒問題的,不過日後能取得多大的成就,就看她自己的努力和造化了。」楊開微微笑著。

「不求太大成就,只求丫頭一生平安便好。」班老由衷嘆息,得了楊開肯定的答覆,也是有些欣喜。

以前在荒城那種三教九流龍蛇混雜的地方,每一次給人帶路進古地通道,班老都記掛著小丫頭的安危,可是不幫人帶路的話,爺孫兩又無法在那邊立足。

這下好了,只要小丫頭能拜入冰心谷,他就再也不用過以前那種提心弔膽的日子了。

「冰心谷外不遠,便是冰輪城,那是冰心谷的產業」

左右是在等待戰事結束,楊開便與班老閑聊起來,告知他冰心谷這邊的情況,得知冰輪城距離冰心谷真的不遠之後,又是老懷大慰。

如此一來,日後小靈兒若是思念他或者他想見小靈兒的時候。也不會太麻煩,只要他能在冰輪城找個營生,維持自己的生活便可,小靈兒這邊根本無需他來操心。

兩人閑聊中,外面的動靜也越來越小,最終聽不到任何打鬥聲。只有一陣陣女子的歡呼聲傳遍四野。

明顯是冰心谷方面大獲全勝了,所以冰心谷的弟子們才會這般欣喜。

七千對十萬,最終卻是取得了勝利,這簡直就是一個奇蹟。

嗡嗡嗡

一陣陣異響從四面八方傳來,緊接著,一群群匯聚成雲的漆黑蟲豸從冰心谷各個位置衝進冰湖小島中。

楊開見了,自然是取出奴蟲鐲,將這些噬魂魔蟲收進鐲內。

今日這一戰,噬魂魔蟲們的功勞也不小。早在楊開返回冰心谷的時候,就已經將所有的噬魂魔蟲釋放了出去,給它們下達了屠殺敵人的命令。

以噬魂魔蟲如今的實力,雖然無法幫楊開應付太激烈太高層的戰鬥,但對於這種大範圍的殺戮來說卻是最得心應手了。

沒了帝尊境坐鎮的十萬大軍,根本無人能夠抵擋噬魂魔蟲殺戮的步伐,蟲雲所過之處,問情宗聚攏的大軍就如稻草一般倒下。

殺戮有噬魂魔蟲。防守有玄武七截陣,再加上冰心谷的帝尊境和三位妖王出手。冰心谷的勝利不過是既定的結局而已。

「楊少,楊少」

就在這時,一人的呼喊從不遠處傳來。

「楊公子,有人在找你呢。」班老聞聲朝那邊瞧了一眼。

「不理他。」楊開撇了撇嘴,繼續跟班老說著話。

班老察言觀色,雖然不知道楊開為何一副不待見那人的模樣。但也識趣地沒有多問什麼。

片刻後,南門大軍總算是發現了楊開的身影,面色一喜之下,急匆匆地趕了過來,抱拳道:「楊少原來你在這啊。」

也多虧楊開一路行來的時候順手殺了一些敵人。讓冰心谷不少女弟子發現了蹤跡,否則南門大軍恐怕還真找不到這裡,南門大軍也是詢問了不少人,才順著痕迹摸到這裡來的,一見楊開果然在此,頓時心中大喜。

此地乃原先的冰湖禁地,地處隱蔽,一般人還真發現不了。

南門大軍一掃之前的不忿之態,反而變得前倨後恭,諂笑不已,讓不明真相的人看到了,只怕還以為這傢伙是個善於拍馬奉承之輩,哪還有點大師的風範,一身節操都不知道碎成什麼樣子了。

「楊少,你可瞞的我好苦啊,早知那陣法是出自楊少之手,在下何必去麻煩冰雲前輩。」南門大軍面上一片笑容,其實心中苦得不行,酸甜苦辣咸,簡直就是五味雜陳。

他剛才與楊開分別之後,便去找了冰雲,想要打探玄武七截陣的事情,不過那個時候冰雲正坐鎮指揮殺敵,他也不方便打擾,直等到塵埃落定之後,才敢上前。

一番詢問,南門大軍驚了個呆。

原來冰心谷的玄武七截陣竟是楊開在一個多月前傳授下來的,根本不是冰心谷之物,冰雲也明白地告訴南門大軍,陣法一事冰心谷這邊不方便與他做什麼交流,他若想知道詳情的話,只能去問楊開。

南門大軍傻眼了。

也意識到之前與楊開分別的時候,楊開說的最後一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了。

當時他還嗤之以鼻,不以為意,原來人家楊開早就挖了個大坑,就等著他往下跳呢。

一時間,南門大軍又悔又惱,他好歹也是一代陣法大師,雖然沒什麼大背景大靠山,但卻也是受人敬仰的存在,便是那些帝尊三層境級別的宗主門主們見到他,也恭敬有加,畢竟誰家沒有護宗大陣,誰家不需要布置陣法

如今若是為了一門陣法再回頭去求楊開,那不是自己打臉么蠻荒古地一事已經被打過一次,這次豈不是被打了左臉又主動貼上右臉

自己怎麼那麼賤啊南門大軍都在心中狠狠地鄙視自己。

左思右想,實在沒辦法,即便是自取其辱,他也無法隔斷那絕世奇珍對他的誘惑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