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六百五十七章 寶庫

第兩千六百五十七章 寶庫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問情宗基業佔地廣袤,楊開帶著姬瑤等人足足在這裡轉悠了兩日功夫,才總算將這偌大基業走的七七八八。

越是觀望,楊開對這地方越是滿意。

之前他說這裡可能是北域天地靈氣最濃郁之地,也僅僅只是因為問情大帝偌大的名頭罷了,可如今看來,這話倒有可能一語中的。

因為這裡的修鍊環境比起青陽神殿來還要優越許多。

青陽神殿也是頂尖宗門,論地位實力與問情宗相差無幾,可偏偏在這環境上還是略差了一籌。

恐怕只有那些大帝創建的宗門,才能與問情宗一較高下了。

如此基業,還有這麼多現成的建築,更有問情宗幾萬年遺留下的底蘊,讓楊開愈發捨不得拱手讓人,心中暗暗盤算起來。

走過的地方雖多,卻沒發現什麼值錢的東西。

最後還是在姬瑤的帶領下,幾人來到一座巍峨的山峰上。

姬瑤早些年跟冰雲來拜訪過問情宗幾次,知道這山峰是問情宗最機密之地,如果說問情宗有儲存財富的庫房的話,那麼這個庫房必定就藏身在這山峰之上。

楊開等人抵達之時,只見這山峰外一層光幕籠罩,顯得堅固至極,顯然是開啟了禁制陣法的緣故。

這讓楊開眼前一亮,不驚反喜。

光幕完好無損,就說明自開啟之後沒人攻破它,如果裡面真有什麼好東西的話,絕對還留在其中,不至於被那些逃跑的問情宗弟子帶走。

制止了幾位妖王欲以蠻力破陣的打算,楊開在空間戒里一陣翻找,找出好幾塊看起來極為不凡的令牌來,旋即一塊塊的灌入帝元試驗著。

不大片刻功夫,其中一塊令牌之上晃出一道光芒,激射進光幕內,那光幕頃刻間裂開。

這些令牌。都是楊開從問情宗高層武者死後的空間戒中翻找出來的。尤其是那能開啟禁制的令牌,應該是封玄的宗主之令。

「進去看看,裡面都有什麼好東西。」楊開精神振奮,率先走了進去。

山峰之上。殿宇一座,建造的氣勢恢宏。大氣不凡。

幾人進了殿宇之中,只見其中擺設裝飾盡顯古樸之風,似乎那些傢具什麼的都有及老的年頭。歲月流逝的痕迹顯而易見。

神念掃過,沒發現有什麼特別的地方。楊開沉吟了一下道:「分頭找找,有什麼可疑的地方就招呼一聲。」

「是」三位妖王當即分散行動起來。

姬瑤沒走,只是跟在楊開身後四下轉悠。

「你真要在此開宗立派」

走了一陣。姬瑤忽然開口問道。

三位妖王都是粗狂豁達之輩,所以沒怎麼留意楊開這幾日意動的神色。倒是姬瑤一直默默觀察,發現楊開是真的動了心,想要在這裡開宗立派了。

「有一點點想法。」楊開回頭望了一眼姬瑤。咧嘴笑道:「怎麼了」

姬瑤輕輕搖頭:「沒什麼,只是你若要在此開宗立派的話,倒也是不錯的選擇。」

「你也覺得不錯」

姬瑤道:「問情宗與我冰心谷都在北域,你若能在這裡紮根,倒也可以與冰心谷守望相助,而且你也有這個資格了。」

楊開雖然只有帝尊一層境的修為,但姬瑤卻知道,他這個帝尊一層境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便是自己與他單打獨鬥,也決然不是對手,這世上能與他交手的,唯有那些帝尊三層境強者。

如果連他都沒資格開宗立派的話,那這世上大多數宗門都沒資格存在。

楊開笑了笑道:「我也是這麼想的,只不過還沒有完整的計劃,而且真要實施起來肯定有很多麻煩。」

姬瑤淡淡微笑,道:「這個沒什麼,你到時候與師尊說一說,她會給你提供幫助的,冰心谷也會助你一臂之力。」

楊開點點頭,道:「此事不急,我也只是簡單地想一想罷了,真有那一日的話,必定會請冰雲前輩出山指點的。」

姬瑤頷首,心中生出一絲期待。

楊開與冰心谷關係密切,與自己的師尊冰雲更淵源頗深,一旦他真的在問情宗的祖業上紮根下來,那麼就真的可以與冰心谷互為犄角,互相扶持,到時候兩尊龐然大物在此,又有誰敢來招惹也絕對不會發生這一次冰心谷被圍困的事情了。

這一次冰心谷之所以遭此劫難,主要就是因為一直以來有些故步自封,與外界交流太少,與外面宗門勢力關係太淺的緣故。

「不過這宗門的名字你得仔細想想,總不能繼續用問情宗的名號吧。」姬瑤提示道。

楊開微微一笑,頷首道:「我自有打算。」

宗門的名字,他早有腹案。

就在這時,一聲鷹嘯忽然從一個方向傳來。

楊開轉頭朝那邊望去,開口道:「鷹飛似乎是發現了什麼,過去看看。」

姬瑤點頭跟上。

不大一會功夫,兩人便來到了一面絕壁之前,這絕壁屹立在山峰之上,看起來毫不起眼,但鷹飛卻是目光灼灼,一副興緻勃勃地打量著,時不時地還伸手拍拍在這裡,摸摸那裡。

見到楊開到來,鷹飛忙道:「楊少,這裡有古怪。」

楊開聞言掃了一下面前的絕壁,神念放出查探了一下,頷首道:「果然有古怪。」

這絕壁乍一看毫不起眼,但其實卻有極為高明的禁制籠罩,讓人不經意間根本發現不了。

若是楊開來此的話,說不定一個粗心大意就忽略過去了,可是鷹飛的本體乃是巨鷹,不但以速度見長,眼力更是不俗,一下子就瞧出了不對勁的地方。

「卻不知那些令牌是否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