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六百五十九章 雪中送炭?

第兩千六百五十九章 雪中送炭?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半日之後,一座空間法陣便已成型。

楊開招呼一聲姬瑤道:「瑤師妹,勞你回一趟冰心谷,告訴南門大軍,讓他修補好冰心谷的護宗大陣之後過來一趟。」

說著話,便將一枚特質的令牌遞給姬瑤。

姬瑤接過,狐疑道:「這令牌何用?」

她一眼就看出,這令牌應該是新煉製出來的,而且是出自楊開之手,因為上面還有他殘留的氣息。

楊開微笑道:「但凡我布置出來的空間法陣,沒有這個令牌或者我本人開啟,旁人是無法動用的。」

這也是為什麼當日鸞鳳在鳳羅宮裡試驗空間法陣卻沒能啟動的緣故,因為她手上沒有楊開的禁制令牌,導致她誤以為那法陣是殘缺的,本想看個笑話,結果卻讓她大失所望。

姬瑤聞言,目光閃了閃,也沒多說什麼,直接走到空間法陣上。

楊開一邊鑲嵌源晶一邊道:「此事暫且不急,一切等他修補好冰心谷的大陣為先。」

「我知道了!」姬瑤微微頷首,下一刻身形便被白光籠罩,消失不見。

待姬瑤走後,楊開才左右打量了一眼,身形一晃,也消失在原地。

既然有在這裡紮根的打算,楊開當然是要將這本屬於問情宗的基業好好探查一番,之前雖然走了七七八八,但一直都是在尋覓那隱藏的寶庫,倒也沒怎麼仔細查探。

如今得了空閑,楊開當然要以主人的身份來審視一下這一片大地。

心態上發生了改變,所看的一切都大不相同了。

如果說之前查探的時候覺得這片基業很不錯,那麼現在楊開的心情只有兩個字可以形容,那就是滿意。

問情宗內,天地靈氣濃郁。風景秀美,奇峰矗立,山野之中多有奇珍異獸奔走,一處處靈泉靈眼,皆是武者們所嚮往的修鍊聖地。

如此大的一片基業,足以安置十萬弟子也不顯擁擠。他在幽暗星上的親朋好友們可沒這個數字。

一連逛了好幾天,楊開總算是將這一片大地仔細查探了一遍,每一個角落都沒有放過,心中隱隱有了些盤算。

他重新回到進入問情宗的山門前。

此前這裡矗立著一塊匾額,上書問情宗三個大字,傳承幾萬年,不過被楊開直接打爛了。

重新回到這裡,楊開自然是有打算的,可他神念一掃。卻發現四周竟有許多人的氣息。

這些人實力良莠不齊,有的偷偷摸摸地隱匿在暗處,有的卻是堂而皇之地站在不遠處,都在朝問情宗這邊觀望,時不時地交頭接耳一陣,人數不少,足有幾千人之多,而且還有更多的人正在朝這邊靠攏。

問情宗與冰心谷大戰。一戰之後,問情宗全軍覆沒。招攬過來的幫手們也是死傷慘重,這個消息可謂掀起了軒然大波,沒用多久便傳遍了整個北域。

這些人忽然出現在問情宗的山門外,無非都是因為聽到了消息,想過來看看能不能打個秋風。

問情宗鼎盛之時,他們只有仰望的份。哪敢靠近此地?可是今時不同往日,問情宗註定覆滅,傳承幾萬年的頂尖宗門,到底蘊藏了多少財富?

自古以來,財帛動人心。一想起問情宗內隱藏的巨大財富,自然有不少人坐不住了,想過來查探下,看能不能撿個漏。

問情宗這等龐然大物,隨便漏點油水出來,也足夠他們享用無窮了。

可又不知道問情宗內部到底是什麼情況,沒人敢當這個出頭鳥,自然都只能站在山門外觀望。

這一群人,都是這幾日陸陸續續趕過來的,大小宗門,家族勢力不一而足。

躊躇了好幾日功夫,大家總算想起推舉出幾個領頭人來一同參謀策劃此事,可還沒商量出個道道來,便忽然見到楊開從問情宗里慢悠悠地走了出來。

一時間,幾千上萬雙目光都定格在楊開身上,議論聲戛然而止。

下一刻,人群嘩然。

「有人從裡面走出來了,該不會是問情宗的強者吧?」

問情宗在北域的名頭實在太大了,如今忽然看到一個人從裡面出現,不少人下意識地以為這是問情宗的餘孽,不免都有些膽戰心驚,唯恐被遷怒上。

「放屁!問情宗自宗主以下,高層盡墨,就算有人逃過一劫,又怎可能返回宗門,這不是自投羅網?」

「不錯不錯,沒看到這問情宗的萬年招牌都被人打爛了,哪還有問情宗的人敢留在這裡?」

「依我看,這人定也是來打秋風的,只不過比我們先一步到了此地,而且……定有收穫!」

「可惡啊可惡,這人何德何能,竟敢擅闖問情宗基業,實在可惡!」

此言一出,不少人頓時不淡定了,望著楊開的目光充滿了羨慕嫉妒恨,彷彿這問情宗是他們的地盤一樣,楊開敢進出此地就是對他們的不敬。

他們這些人在外面逗留了好幾日,一直沒膽子真的衝進去,可如今看來,竟早有人當這個出頭鳥了。

既然如此,他們還在這裡磨蹭什麼?

一時間,無論是明面上的還是隱藏在暗處的那些武者,都紛紛現身出來,更有一些自詡實力不俗的人飛身而出,朝楊開迎上。

楊開畢竟只是一個人,而且看起來年紀不大,不免會讓人看輕,他們這些聯合在一處準備打秋風的傢伙人多勢眾,自然不會懼怕什麼。

一下子有十幾人飛到楊開面前三十丈處站定,領頭的一個中年男子居高臨下的俯視楊開,道:「小子,你剛才是從問情宗裡面走出來的?」

楊開撇了他一眼,心中冷笑,哪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