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六百六十一章 有沒有天理?

第兩千六百六十一章 有沒有天理?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帝元涌動,人頭攢動之時,大戰一觸即發。

面對十幾位帝尊境聯手襲殺而來,楊開不但不閃避,反而哈哈大笑,惹的眾人側目不已,不知這小子哪根神經搭錯線了。

不過此刻箭在弦上,即便眾人察覺情況有異,也是停不下手,個個都盯著楊開手上的空間戒而去。

霎時間,十幾人撲到楊開面前,各施手段,兇猛攻擊狂暴襲來。

「凝!」一聲冷哼響起,空間法則縈繞之下,方圓百丈範圍,空間瞬間變得粘稠凝固。

這一番變故讓襲來的十幾人大驚失色,體內帝元一下子運轉不靈,好似陷入了深潭泥沼之中,竟讓人生出一種舉步維艱的錯覺,出手的招式威力大減,連帶著祭出的帝寶都光華暗淡。

「什麼!」眾人臉色狂變,察覺不妙正欲抽身而退時卻是為時已晚。

楊開抬起雙手,化作漫天掌影朝前轟去。

一陣爆響,一道道身影狼狽不堪地飛跌出去,個個都在半空中口噴鮮血,臉色蒼白如紙。

啪啪啪……

十幾個帝尊境,如餃子一樣落了一地都是,待重新站起之後,每個人都面如土色,神魂震駭。

反觀楊開,一下子擊退這麼多帝尊境,似乎也費力不小,身形微微一晃,卻沒有後退的跡象,臉上血色也是稍稍白了一下而已便恢復如初。

不過那身影依然挺拔地屹立在山門前,猶如一桿定天神針。淵渟岳峙。鎮守著這一方大地。

「怎麼可能!」

「他是帝尊一層境?」

「這…這是怎麼做到的。」

……

十幾個帝尊境,內心深處湧出一股及其不真實的感覺,仿若生出夢境一般。

之前他們雖然不知道楊開的深淺,但看楊開的年紀不大,也知道他修為不高,所以才不太把他放在眼中。事實證明他們猜的也沒錯,楊開這一動手。修為便暴露了出來。

確實是帝尊一層境無疑,比他們這些人只弱不強。

可偏偏就是這個帝尊一層境,竟以一己之力一下子將十幾人的聯手攻擊擊潰,並讓每個人都受了傷。

此事若非發生在自己身上,只怕沒人敢相信,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尤其是李慶遠這樣的帝尊兩層境,他縱橫北域這麼多年,還從未碰到過如此離奇之事,帝尊一層境他也交手過不少。從來都是他碾壓別人的份,可誰又有眼前這青年這般兇猛?

貪婪覬覦的目光逐漸收斂,取而代之的無限的凝重。

傳聞在這世上有些武道天才,雖然修為不高,卻能做到越階作戰乃至殺人,李慶遠也見識過這樣的人。不過那些所謂的天才。頂多跟自己戰成平手而已。與眼前這個人比起來,簡直就是庸才。

眼前這個人,不但是越階作戰,甚至是以一對十幾人根本不落下風。

李慶遠甚至懷疑這青年並沒有使用全力,若是他真的使用全力的話,說不定十幾人一下子就要死掉一半!

念及此處,李慶遠的額頭忽然生出了冷汗……

帝尊一層境就如此了得,若是叫他晉陞到帝尊兩層境乃至三層境,豈不是無敵天下了?到那時候恐怕只有那些登臨大帝之位的強者才是他的對手。

「小子你到底是何方神聖!」

有人撕心裂肺地喊叫起來,似乎還不願接受自己被擊飛的命運。覺得楊開是不是投機取巧了,心中很是不服氣。

這個問題也是所有人想知道的,如此了得的青年俊彥,不可能是默默無聞的後起之秀,最起碼大家應該聽說他的名號才對。

扭頭望了那問話之人一眼,楊開咧嘴一笑,朗聲道:「本少楊開,想必諸位應該不會陌生!」

「嘶……他就是楊開?」

「那個在碎星海中殺了封溪,惹的封玄大怒的楊開?」

「冰心谷與問情宗兩派大戰,皆因他而起。」

「聽說這次問情宗全軍覆沒也是他一手策劃的功勞,不知從何處拉來了強援,一舉將封玄與姚卓等人殺個乾淨!」

不得不說,在北域這片大地上,楊開也頗有些知名度了,這也多虧了封玄此前的大肆宣揚。畢竟兩派大戰事關重大,問情宗不可能師出無名,而楊開殺了封溪,冰雲包庇楊開便是問情宗向冰心谷開戰的理由。

在此之前,北域武者都很好奇這個叫楊開的傢伙到底是什麼人,居然有膽子殺了封溪,暗暗覺得這小子怕是無法善終。

可誰也沒想到,最後的結局竟是問情宗被滅門,而始作俑者居然跑到問情宗的基業來開宗立派,鳩佔鵲巢,欲要創建一個凌霄宮!

此事若是叫問情大帝知道,只怕就算是死了也要氣活過來。

一時間,山門外鴉雀無聲,無論是那十幾個帝尊境,又或者是外面的幾千武者,皆都怔怔地朝楊開望來。

刷刷刷……

幾道破空聲響起,緊接著,三道身影忽然出現在楊開身邊,那三道身影悠一現身,便捲起了滔天的威壓,這威壓之盛,似乎讓整片天地都暗淡一分,所有人都感覺呼吸一滯,胸口處仿若被壓下一座大山,表情艱辛。

一雙雙目光朝那三道身影引凝視過去,個個都眼眸顫抖。

儘管看不清這三人的虛實,可那強盛的威壓卻告訴在場的所有人,這三個傢伙隨便誰出手,都能將這裡所有人斬盡殺絕,屠戮一空。

一股寒氣瞬間從腳底板湧上來,直衝頭頂,數千人面色灰敗,宛若死了爹娘一樣,有心立刻逃走卻根本不敢妄動,只能站在原地承受煎熬。

「楊少,發生何事了